你的位置:首頁仙俠修真›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連載中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

來源:外網 作者:慕言深溫爾晚 分類:仙俠修真

標籤: 仙俠修真 慕言深溫爾晚

「溫爾晚,溫家欠我的,由你來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慕言深將溫爾晚扔進精神病院,折磨羞辱。兩年後,他卻娶了她:「別妄想,你只是換一種方式在贖罪。」他恨她,而且只許他欺負她。溫爾晚一邊忍受,一邊尋找真相,還溫家清白。後來,溫爾晚將證據扔在慕言深臉上:「我從不曾虧欠你。」後來,慕言深一夜白頭。他日日夜夜在耳畔低喃:「晚晚,不要離開我。否則你見到的[溫糖糖]展開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試讀:

第8章

「是啊,張姨,事情是我們兩個乾的,」唐靜如說,「你不能在旁邊站着看啊。」

「靜如,我這都一把年紀了」

溫爾晚立刻打斷道「你看,張荷壓根不想動手!」

一邊說著,她一邊暗暗的試圖掙開繩子。

唐靜如也覺得溫爾晚說得有道理,她把刀遞給張荷「這樣你劃左邊,我劃右邊。」

「行。」張荷答應了,「你先劃,我去按着她,別讓她亂動!」

「可以。」

兩個人一拍即合。

溫爾晚的手腕都勒紅了,繩子也不見一點鬆動的跡象。

張荷走過來固定住她的頭「老實點,還能少吃點苦頭。這刀子可不長眼!靜如,快來!」

ps://vpkan

「這張臉真是白嫩,難怪能勾引言深哥哥我今天非要劃個稀巴爛!」

唐靜如獰笑着靠近。

那把刀越來越近,最後貼在溫爾晚的臉頰上,冰冰涼涼帶着冷意。

「只要我一用力,你的美貌就沒了」

溫爾晚緊張得直咽口水「你,你真的不怕慕言深嗎!」

「有唐家在,他不會動我的。」

說著,唐靜如手上就要用力劃一刀。

在這千鈞一髮的關鍵時刻,低沉威嚴的熟悉男聲遠遠傳來「住手!」

這個聲音

溫爾晚一喜,竭盡全力的喊道「慕言深,救我!」

輪胎摩擦地面的刺耳聲音響起,車子還沒停穩,慕言深已經跳了下來。

他步伐飛快,西裝下擺高高揚起,眉眼裡都是戾氣。

「唐家?算什麼?」慕言深薄唇一掀,「明天,我就能讓整個唐家從海城消失!」

「言深哥哥啊!」

慕言深一腳踢開唐靜如,看都沒看她一眼。

他徑直走到溫爾晚身邊,將她抱起「受傷了嗎?」

她搖搖頭「沒有,差一點。」

「亂跑什麼?」慕言深問,「慕氏裝不下你嗎?」

「我」

她總不能說,她是去找工作才遇見張荷她們的吧。

溫爾晚只好保持沉默。

「言深,你,你怎麼來了啊。」張荷滿臉堆笑,「我跟兒媳婦鬧着玩呢。」

慕言深眉頭一挑「玩?」

「是啊是啊。」

他撿起地上的刀,扔在張荷腳邊「你現在劃自己的臉玩玩。」

「這」

「劃!」

「言深哥哥!」唐靜如跺腳,「你憑什麼這麼維護這個女人啊!」

「憑她是我妻子!」慕言深目光比刀還冷,「不維護她,難道維護你?」

唐靜如滿臉嫉妒的看着溫爾晚。

溫爾晚卻是有苦說不出,之所以慕言深這麼生氣,只是因為能欺負羞辱她的人,只有他。

他再恨她折磨她,也不會讓別人動手,必須要親自。

慕言深的情話,聽聽就好,她不必也不敢當真!

正想着,身子忽然一輕。

慕言深將她打橫抱起,溫爾晚驚呼一聲,下意識的勾住他的脖子。

意識到這樣的姿勢太過親密,她又趕緊鬆手。

「你們應該慶幸她沒受傷,」慕言深面無表情,語氣極冷,「唐靜如,我代替唐家好好管教一下你!滾回去面壁思過一個月!不準出門!」

「張荷!」他直接喊名字,「今年你的生活費,一分都別想拿到!」

這對張荷來說,真是最痛苦的懲罰。

她嫁給慕父之後,過慣了奢華的生活,哪怕慕父死了,她每個月都可以從家族基金裏面領取二十萬的生活費。

慕言深一下子斷掉她一年的錢,她大手大腳慣了,還怎麼活!

「不行,那是你爸給我的錢。」

「兩年!」

「言深,你你」

「三年!」

慕言深向來說到做到。

這下,張荷和唐靜如是徹底沒好日子過了。

回到帝景園,管家看見溫爾晚狼狽的樣子「太太,您這是」

「沒什麼。看着嚇人,其實我沒受傷。」

慕言深坐在沙發上,扯了扯領帶「沒受傷?那掌心的是什麼?」

溫爾晚一驚,原來他早就發現了。

「你除了會給我添亂,還會做什麼?」慕言深目光沉沉的望向她,「我為了你,懲罰張荷和唐靜如,你很驕傲吧?」

她連忙擺手「我沒有這麼想。」

他冷笑道「溫爾晚,誰也別想動你這張臉,要劃爛那也必須是我親自來!」

慕言深看向茶几上的水果刀。

溫爾晚瑟縮了一下。

「發什麼愣?不會看眼色?」

她只好將水果刀雙手遞給他,小聲辯解「我今天沒做錯事情。」

「亂跑就是你的錯。」

溫爾晚咬着下唇,低垂着眼。

慕言深就是她的天,他的話,她只有服從的份。

冰涼的刀刃再一次的貼在溫爾晚的臉頰上。

「溫爾晚,你看,一旦離開我,想對付你的人那麼多。」慕言深輕輕的用刀尖拍着她的臉,「而在我身邊,只有我折磨你。」

她緊緊閉着眼睛,不知道慕言深什麼時候就手起刀落。

大概是被壓迫得太久了,又或者是橫豎都是毀容,溫爾晚竟然反駁了他「任何人欺負我,我可以反抗,可以還擊。可是我卻反抗不了你!」

「因為,這是你欠我的!」

不,我不曾欠你,溫家也不欠你!

溫爾晚在心裏無聲的吶喊。

刀一點一點的壓下來,稍稍用力,就能劃破皮膚。

「叮鈴――」旁邊的座機,忽然急促的響了。

慕言深拿起話筒「喂,爺爺。」

「你馬上過來老宅一趟!」慕老爺子大聲的吼道,「現在立刻馬上!」

「什麼事。」

「還有,帶上你那位新婚嬌妻!」老爺子掛了電話。

慕言深意味深長的看着溫爾晚。

她眼神驚慌,又極力保持鎮定的樣子,倒是有趣。

「算你運氣好。」慕言深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這臉,暫時先留着,免得血淋淋的嚇到爺爺。」

爺爺?

「收拾一下,跟我去老宅。」慕言深架着二郎腿,「給你五分鐘。」

溫爾晚踉蹌着爬起來,以最快的速度換好衣服,紮好頭髮。

慕家老宅。

比起帝景園奢侈華貴的城堡風格,老宅是沉穩大氣的四合院,有山有水古色古香。

一進客廳,張荷指着溫爾晚尖叫道「對,老爺子,她來了!她就是溫醫生的女兒!慕言深竟然娶了她!」

《閃婚罪妻慕總夫人帶球跑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