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深情已遲暮
深情已遲暮 連載中

深情已遲暮

來源:外網 作者:姜瓷陸禹東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姜瓷陸禹東 都市言情

實習生薑瓷在一次公司團建中,不小心把總裁陸禹東給睡了。她知道陸禹東心裏有個白月光,這次意外,不過是酒後的意亂情迷。因此她悄悄溜了,想當一切都沒有發生。然而沒想到,兩周後,她卻被陸禹東叫去,結婚。姜瓷嫁入了豪門,得到了陸家人的喜愛,但唯獨陸禹東,沒給過她一天好臉色……展開

《深情已遲暮》章節試讀:

媽媽的手術費跟住院費還沒交,姜瓷心裏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傅醫生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了。
但她看到財務總監邢寶華去集團會議室開會還沒回來,姜瓷猜陸禹東也在開會,知道這時候給他發微信不是好時機,說不定惹惱了他會雞飛蛋打。
姜瓷只能耐着性子等。
晚上十點多姜瓷加完班,疲憊不堪地走進電梯,好巧不巧,她進電梯的時候,陸禹東已經在電梯里了。
看到陸禹東,姜瓷瞬間精神了,她站到了電梯的角落裡。
錢的問題已經在她的心裏窩藏了好久。
「陸總,」看到四下無人,姜瓷鼓了鼓勇氣。
「嗯。」陸禹東站在姜瓷的前面,漫不經心地答道。
他們之間的問答關係,全然不像是有了夫妻之名也有了夫妻之實的人。
「我記得協議上說,簽訂協議後,會有二十萬定金的,這錢……」畢竟是要錢的事兒,再加上姜瓷還沒畢業,麵皮薄。
「還沒打給你?」陸禹東自始至終都沒有回頭,壓根兒沒瞅站在他後方的姜瓷一眼。
「嗯,還沒。」
「你很急?」
姜瓷……。
她急得都要跳牆了,今天馬上就要過去了。
「我以為關律師已經發給你了。你卡號發給我。」陸禹東很爽快,他沒有繼續糾纏「急還是不急」的問題,直接要卡號。
這種爽快的態度,讓姜瓷總算放下心來,「我上了公交車就把卡號給您。」
到了一層,陸禹東一句話沒說,就下電梯了。
公交車上人不多,姜瓷上車以後,拿出自己的銀行卡,給陸禹東拍了一張,卡號清清楚楚。
不多時,姜瓷收到了二十萬的轉賬。
就在姜瓷心裏稱讚陸禹東「真痛快」的時候,她又收到一條他的微信【如果你稍微勤快點兒,把數字打下來,說不定打錢的速度會快三十秒。】
姜瓷……。
他這是在說她懶么?
姜瓷擔心,會因此影響婚姻績效,便有些畫蛇添足地說道【哦,是這樣的,陸總,公交車上人很多,不方便打字。】
【你這麼急,還怕不方便?】
姜瓷……。
說來說去,還是她迫不及待想要錢么。
就在姜瓷憋詞兒回答的時候,又收到了陸禹東的一條微信【本周六,跟我回一趟慶城,去看爺爺。】
姜瓷的心裏悶了一下,然後問【去幾天?】
【周六上午去,住一宿,周日回來。】
說實話,看到要去爺爺家的時候,姜瓷是開心的,畢竟,所有的績效工資都圍繞「爺爺」產生,只有見到「爺爺」,姜瓷才能拿更多的錢。
周五,姜瓷去醫院看了媽媽,動過手術以後媽媽已經好多了,姜瓷也跟傅醫生說了,讓他留意一下醫院的護工,如果有合適的,趕緊幫忙請一個。
不過,今天在媽媽的病房裡,姜瓷看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哥哥姜義了。
姜義不學無術,最近找了個新工作,給一家科技公司的老闆當司機,他的開車技術倒是不錯。
「姜瓷,給你介紹個對象怎麼樣?」姜義嬉皮笑臉地說道。
姜瓷不搭理姜義,姜義的酒肉朋友能好到哪裡?而且,現在,她名義上已經結婚了,絕對不會幹這種「出軌」的事情,給陸禹東把柄。
「不怎麼樣。我現在沒有心情,等媽好了。」姜瓷把媽的手握在自己手裡,貼在臉上。
「等媽好了?你可等到天荒地老吧。」姜義隨口說道。
這話讓姜瓷不高興,她沒搭理姜義。
「我可是記得,以前追你的人挺多的。再說那個誰……他已經死了,你還能為了他一輩子不嫁人?」姜義來媽媽病房的目的,就是來堵姜瓷的,他極少來看媽。
「我不准你提他!你不配!」姜瓷義正言辭地說道。
看到姜瓷沒好臉,姜義也就不提了,那是妹妹的傷心事,他也怕把人惹急了。
他頓了一頓,又說,「好好好,不提就不提,看把你急的。不過,這次我給你介紹的人,可是初總的兒子,標準的富二代,人長得帥又有錢,你真的不考慮一下?」
姜瓷沒應聲,根本不理姜義這個茬兒。
姜義看到姜瓷骨頭這麼硬,不由得惱羞成怒,「姜瓷,人啊,還是得認識自己到底有幾斤幾兩!你雖然有點兒姿色,但像你這種檔次的多了去了,別自視甚高!再說媽的病需要錢,你作為女兒,竟然半點也不為媽的醫藥費考慮,你也太不像話了!」
姜瓷閉了閉眼,自動讓姜義的聲音從右耳朵里出去。
「不知好歹的東西。」姜義看到姜瓷不理人,惡罵了一句,走人了。

《深情已遲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