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神王婿秦天蘇酥宮
神王婿秦天蘇酥宮 連載中

神王婿秦天蘇酥宮

來源:外網 作者:秦天蘇酥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秦天蘇酥 都市言情

他消失的五年,世界上多了兩塊神秘的令牌,一塊閻王令,見之必死;一塊神王令,雞犬升天,而他,便是兩塊令牌唯一的主人......展開

《神王婿秦天蘇酥宮》章節試讀:

秦天皺眉「我不過是進來買葯,怎麼冒犯你爺爺了?」

「你――」鐵凝霜氣結。

因為秦天,她爺爺都犯病了,這還不是天大的罪孽嗎?

要知在這龍江城,鐵家老爺子跺一跺腳,整座城都要顫三顫。

可恨這個傢伙,一臉無辜。是真不懂,還是跟本小姐裝傻?

但是,自始至終,秦天似乎也真的什麼都沒有做。

看着蘇酥抱着的玉竹,鐵凝霜情急生智,道「這間藥店所有的東西,都已經被我們買下來了。」

「包括這盆綠植。」

「你想要也可以,跪下,給我爺爺磕頭道歉!」

旁邊,武山也仍舊如臨大敵。

他方才出其不意,被秦天擺了一道。心中不服氣,十分想找回場子。

秦天不想當著蘇酥的面打架。重要的是,他隱約猜到了鐵雄的身份。

孫女和手下不懂事,但是這個鐵雄,還是很明事理的。

此刻的鐵雄,服藥之後,臉色有些蒼白。可以感覺到,氣息很亂。

秦天沉吟了一下,冷聲道「這盆玉竹,我不白拿。送你一句話,不想死那麼快,就別再吃方才那種藥丸了。」

「臟腑受損,卻服用大補之葯,糊塗!」

「你說什麼?!」鐵雄愕然。

鐵凝霜怒道「我爺爺吃的藥丸,乃是京都名醫親手配置的。你敢咒我爺爺,我殺了你!」

武山直接跨前一步,沉聲道「小子,你究竟是什麼人?今天不說清楚,別怪我不客氣!」

秦天看着武山,冷笑「黑龍十八手哪怕在軍中,也是禁術。未經允許,不得擅自使用。」

「你再敢在我面前張牙舞爪,我就廢了你。」

宛如當頭棒喝!

武山傻在當地!

「你怎麼知道山叔用的是黑龍十八手……」鐵凝霜看着秦天威嚴的面容,忽然沒有了動手的勇氣。

秦天哼了一聲,忽然出拳,對着鐵雄的胸口擊了一下。鐵雄大叫一聲,仰面栽倒。

「爺爺!」

「將軍!」

鐵凝霜和武山驚呼來救。

「練舊版七傷拳的那批人,都是國家的功勛之人。老將鐵雄,既然讓我遇見了,也算是緣分。」

「六個時辰後,到幸福小區北門接我。賜你一段造化。」

朗吟聲滿堂回蕩。

武山追出來,已經不見了秦天的蹤影。

「武山!」

「我送爺爺去醫院。你立刻報警,全城封鎖,無論如何要抓到兇手!」

「我要親手宰了這畜生!」

鐵凝霜怒喝。

別看她嬌滴滴一個大姑娘,因為成長在軍伍之家,從小習武,此刻紅顏一怒,煞氣爆棚。

武山卻冷靜了下來。

他發現鐵雄雖然昏迷了過去,但是呼吸低沉,脈搏也很平穩。就好像是酣睡了一樣。

回想秦天臨走說的話,他猶豫了一下,道「大小姐,此人必非常人!」

「能看出我的黑龍十八手,還知道老爺子是因為練老版七傷拳導致臟腑受損。」

「莫非,也是來自北境?」

鐵凝霜楞了一下「那他說,讓我們六個小時後去幸福小區北門接他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武山有一個大膽的推斷,但是不敢說出來。

「小姐,此事不宜聲張。我們先把將軍送回家,看情況再說!」

鐵凝霜這才點頭。不過她還是咬牙道「我發誓,爺爺如果有任何閃失,必定親手宰了那傢伙!」

有了這盆玉竹草藥,似乎不用再買別的中藥了。

秦天推着蘇酥,又到附近的一個古玩市場,買了一些上了年頭的安神檀香。

蘇酥可能是累了,抱着玉竹,聞着檀香,很快就睡著了。

秦天看着她睡着之後,似乎又恢復了昔日絕代女神的模樣。

他心中默默的道「蘇小姐,當日雖然是陰差陽錯,但你我畢竟有了肌膚之親。」

「承蒙不棄,你願意下嫁。還有你媽媽,也沒有把我當外人。」

「是你們,在我生命至暗的時刻,給了我一道光。」

「我秦天發誓,一定會治好你,許你們母女,萬丈榮華!」

「所有的虧欠,我加倍償還。所有傷害你們的人,我會送他們下地獄。」

……

擔心外面嘈雜的環境,會影響了蘇酥休息,秦天推着蘇酥回到了幸福小區的家。

幾個小時後,楊玉蘭下班回來,買了菜,親手做了兩個菜。

以前,她跟蘇酥相依為命。現在,秦天回來了,日子雖然還是孤苦,但是多了個人,多了個幫手。

楊玉蘭還是很高興的。

吃完飯,楊玉蘭給蘇酥梳洗。秦天知道時間差不多了,他先是封住了鐵雄的氣機,讓他處於新生嬰兒一樣的狀態下休眠。

現在過去,再幫他調理一下,基本上就可以根治了。

隨便找了個借口出了門,朝外面走去。

小區門外,路對面的陰影中,停了兩輛金杯車。

看到秦天出現,幾十個混混手持棍棒,叫囂着衝過來,將秦天團團包圍。

為首一人,正是蘇文成。

看到秦天,蘇文成瞬間紅了眼睛,咬牙道「狗東西,你踢死我的獵犬,還假冒閻王令來嚇唬我們!」

「今天不想死也可以――」

他抖出那條栓狗的繩子,咬牙道「跪下,讓我栓在你脖子上。」

「你給老子做狗,哪天老子玩膩了,就放了你!」

旁邊,幾十個混混怒喝「跪下!」

「不然弄死你!」

聲勢非常嚇人。

秦天臉上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容,看着蘇文成「你怎麼知道,我是假冒的閻王?」

「或許,我是真的閻王呢?」

蘇文成楞了一下,不知為何,看到秦天的笑容,他心裏有些發毛。

不過,想到他姐姐蘇楠的話,他斷定,秦天是假冒的。

更何況,眼前的秦天,孤身一人。而他,帶了這麼多人。

「所有人聽我命令!」

「你們誰,砍下他一隻手,獎勵一百萬。砍下一條胳膊,獎勵兩百萬!」

「砍下一條腿,獎勵三百萬!」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這些要錢不要命的混混們揮舞着棍棒,就準備衝上來。

正在此時,遠方忽然射來明亮的燈光。

幾輛黑色的奔馳轎車,呼嘯而來,在旁邊停下。

第一輛車的副駕駛門打開,跳下來一個神情肅殺的壯漢。他冷冷的掃視,然後,躬身拉開後面的車門。

一個身着紫色緊身衣,俏臉寒霜,像一朵冰雪寒梅一樣的姑娘,走了下來。

「鐵家辦事!」

「閑雜人等,速速避讓!」

「保護小姐!」

與此同時,後面的車子里,跳下來十幾個身着作戰衣的矯健漢子。

他們眼神凜冽,殺氣騰騰的沖了過來。

《神王婿秦天蘇酥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