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沈先生你好甜
沈先生你好甜 連載中

沈先生你好甜

來源:外網 作者:肖綿綿沈薄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肖綿綿沈薄承

他看到我眼前七倒八歪的酒瓶,一張俊臉黑如鍋底。「肖綿綿。」他走到我身邊,將我手中的酒瓶奪了過去,「你才多大就喝酒了,給我下來。」在KTV光怪陸離的燈光中,他那張勾人射魄的眼睛藏着意味不明的光芒,我的目光落在他濕潤的薄唇上,腦子一熱,貼了上去。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我聽到沈薄承沉重的呼吸聲,以及劇烈的心跳。下一刻,他便將我撕開,鐵青着臉道:「你在幹什麼?」...展開

《沈先生你好甜》章節試讀:

嵐嵐很聰明地先跑了,我和他相對無言,氣氛頗為尷尬。他自嘲一笑「所以你拒絕我,是因為那個人嗎?」我沉默以對。「綿綿,他太大了。」程司翰靠近我一步,「你根本不夠他玩,也不是他的對手,你……」我皺眉。除了我爸和沈薄承之外,我並不喜歡其他男人叫我綿綿。「這好像與你無關吧。」我並不是想傷害他,可他根本不了解沈薄承,憑什麼言語中傷他。我轉身就走。手腕被他一把拉住,他輕輕拽了一下,我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他身材高大,又常年運動打... 他喉結上下滾動了一下,鴉羽一般的長睫微垂「那很好啊。」 那很好? 這三個字就像一盆冷水,將我剛燒旺的火瞬間澆滅,我委屈的不行,脾氣上來,故意話趕話「那你是同意了是吧。」 他抬頭,黑眸一閃而逝讓人看不透的光芒,他轉移話題「很晚了,喝了牛奶就去睡吧,晚安。」 翌日,我沒打招呼就回了學校。 舍友嵐嵐見我回來,忙將我拉到一邊「哎呀我的小祖宗,你居然還敢回來,你不怕被全校女生剝皮拆骨嗎?」 我一頭霧水「我做了什麼要被她們剝皮拆骨?」 嵐嵐沖我曖昧的眨眼睛「老實交代,昨晚來接你的帥大叔是誰,你知不知道你昨晚在KTV強吻人家的事情,現在傳遍整個學校了,包括程司翰,今天不是有籃球賽嗎,他都請假沒去,估計他是真的被你傷到心了。」 我頭大。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他不是什麼帥大叔,他叫沈薄承,是……」我斟酌了下,「他是我爸的朋友。」 嵐嵐那雙眼睛就是火眼金睛「你喜歡他?」 我點點頭,並沒有想瞞她「我喜歡他。」 「夭壽啊。」嵐嵐嚇得方言都飈出來了,「他看着就比我們大許多,而且還是你爸的朋友,你們這樣,不會……」 「好了你閉嘴。」我嘆了口氣,撐着下巴,「八字還沒一撇呢。」 我和嵐嵐去食堂吃飯的時候,碰上了程司翰。 與其說是偶遇,我更相信他是在守株待兔。 嵐嵐很聰明地先跑了,我和他相對無言,氣氛頗為尷尬。 他自嘲一笑「所以你拒絕我,是因為那個人嗎?」 我沉默以對。 「綿綿,他太大了。」程司翰靠近我一步,「你根本不夠他玩,也不是他的對手,你……」 我皺眉。 除了我爸和沈薄承之外,我並不喜歡其他男人叫我綿綿。 「這好像與你無關吧。」我並不是想傷害他,可他根本不了解沈薄承,憑什麼言語中傷他。 我轉身就走。 手腕被他一把拉住,他輕輕拽了一下,我一個踉蹌,差點跌倒,他身材高大,又常年運動打籃球,所以這一拉扯,我手腕就紅了一圈。 「這位同學,你拽疼她了。」 我抬頭望去,沈薄承面色沉鬱地朝我們走來。 到了我跟前,他看了一眼程司翰「同學,可以放開她了嗎?」 程司翰被他的氣場壓制住,聽話地鬆開了手。 他一放開,我立馬躲到了沈薄承身邊。 看到這一幕,程司翰面色愈加陰沉。 沈薄承抓起我的手,我的手腕紅了一圈,他眸子又厲了一分,我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冷冽氣息。 沈薄承很少發脾氣。 不像我爸這個急脾氣,跟炮仗一樣一點就着,他就像水一般,溫潤恬淡,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但他也並不是沒有脾氣。 他只是善於隱藏和隱忍。 不過高考結束後,他對我發過一次脾氣。 那時候,我約了朋友,瞞着父母去爬山,結果因為誤判了天氣,被困在山上,山上氣溫陡然下降,我和另一個朋友穿着單薄,被凍得瑟瑟發抖。 在我們以為自己會凍死在這裡的時候,一個修長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

《沈先生你好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