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似月光吻我
似月光吻我 連載中

似月光吻我

來源:google 作者:夏知顏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夏知顏 季慕雲 現代言情

夢中,她看到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影,她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憑感覺想要抓住他可是不論如何努力,都做不到在人影消散的那一刻,她終於想起了他的名字「季慕雲!」夏知顏猛然驚醒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就在坐起身...展開

《似月光吻我》章節試讀:

夏家,空曠的影音室里。
夏知顏蜷縮在沙發上,雙眼哭的通紅。
不遠處屏幕里,電影的女主角剛剛對着此生最愛的人說出了最後一句「我愛你。」
是告白,也是遺書。
夏知顏按了按隱隱作痛的心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同樣孱弱的身體,同樣深深的暗戀着一個人……
這時,影音室的門從外面被推開,一個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走了進來。
「你心臟不好,不要看情緒波動太大的電影。」季慕雲的聲音溫和地滑入她耳中。
夏知顏回頭,季慕雲打扮的一絲不苟,身上還有一股淡淡的冷香。
季家和夏家是世交,為了照顧從小就病弱的夏知顏,季慕雲大學選擇了醫學。
轉眼,他們已經相依相伴走到了二十五歲。
「知顏?」季慕雲疑惑的喚着。
夏知顏回過神,拉着人坐到沙發上「只是好久沒看了。」
季慕雲沒回話,伸手探了探她的額頭「有點燒,先回房間休息吧。」
夏知顏看着他專註又溫柔的目光,鬼使神差地問「你有喜歡的人嗎?」
季慕雲手一頓,詫異地看向夏知顏,過了一會兒笑着說「我大部分時間都在照顧你,哪有時間喜歡別人。」
「別想其他的,睡吧。」
他站起身後,帶着人進了卧室。
替夏知顏蓋好被子,季慕雲轉身要走。
手指卻被人拽住,他回頭,就對上夏知顏猶豫的目光「我有點不舒服,怕晚上發熱,你能留下來嗎?」
就算是一個小病,對現在的她來說都可能是一道生死劫。
這一點,季慕雲也心知肚明。
但這次,他卻拒絕了「不行。」
夏知顏一怔。
二十多年,這是季慕雲第一次拒絕自己「為什麼?」
季慕雲深深看了她一眼「你以後可能要自己照顧自己了。下月初,我要出國。」
夏知顏不知道這一刻她的心臟是有多強大才沒有驟停。
她怔愣了很久,才找回了聲音「什麼時候決定的,怎麼……沒聽你提過?」
「昨晚定下來的。」
聽到這個回答,夏知顏心裏五味雜陳。
如果自己不問,季慕雲會告訴自己這個消息嗎?是不是直到他走的那一天,自己才會知曉?
她忍下鼻間的酸意,輕聲問「那我呢?你走了,我怎麼辦?」
季慕雲語氣涼薄「我不可能照顧你一輩子。」
「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我可以一直當你的家庭醫生,但終究不是照顧你一輩子的那個人。」
他一字一句,如同刀刃卷在夏知顏的心上。
她當然明白,季慕雲照顧自己只是礙於青梅竹馬的感情,最終他會找到一個他愛的人共度餘生。
而自己,從來不在那個選項里。
至此,兩個人都不再說話。
只剩時鐘噠噠作響。
「我走了,好好休息。」
片刻後,季慕雲扔下這句話,推門離去。
夏知顏盯着他的背影,久久沒有動作。

第2章
駕駛位上,女人打扮精緻,談笑自信,和常年病弱蒼白的夏知顏,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就是季慕雲拒絕自己的原因嗎?
想到這個可能,夏知顏心臟狠狠一揪,咳嗽起來。
「咳咳!」
寂靜的深夜裡,那一聲聲咳是那麼清晰。
夏知顏明顯看到季慕雲腳步頓了頓,但他沒有回頭。
轟鳴的馬達聲載着人遠去。
孤寂的夜色里,夏知顏一直到半夜才沉睡過去。
夢中,她看到一個熟悉又陌生的人影,她不知道他是誰,但是憑感覺想要抓住他。
可是不論如何努力,都做不到。
在人影消散的那一刻,她終於想起了他的名字。
「季慕雲!」夏知顏猛然驚醒。
她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就在坐起身的時候,世界突然天旋地轉,身子一軟又倒了回去。
又發燒了。
夏知顏已經習慣了這個感覺,她伸手摸了摸額頭,一片滾燙。
她在被窩裡喘了幾口氣,操動着無力的手拿起手機,撥通通訊錄第一個名字。
很快,電話接通。
「慕雲……」
還沒等夏知顏繼續說,電話被對面無情掛斷——
漆黑的夜裡,只有掌心的手機還有些許微光。
屏幕上顯示通話「0分2秒」的記錄,提醒着夏知顏剛剛發生的殘酷現實。
這時,敞開的窗里吹進來涼風。
夏知顏瑟縮了下,拖着疲憊的身子下床想要去找葯。
可腳剛沾地,她眼前一黑,身體一歪順着牆滑倒在地,沒有了意識。
等再次醒來的時候,鼻間全是消毒水的味道。
季慕雲守在一旁「醒了,還有哪兒不舒服嗎?」
夏知顏打量着他,一如往常的平靜,就好像昨晚冷漠掛斷自己電話的人不是他一樣。
「為什麼不接我電話?」她聲音沙啞。
季慕雲默了瞬「抱歉。」
一句道歉,沒有解釋。
夏知顏心裏發苦發澀,也遲遲意識到,不知何時他們之間豎了一道無法看見的隔閡。
莫名的,她又想起昨晚看到的那幕,以及季慕雲不曾停留的腳步。
夏知顏忍不住問「是因為她嗎?我看見你上了她的車。你們是什麼關係?你不是說你沒有喜歡的人嗎?」
她的問題一個接着一個,季慕雲卻避而不答「你病還沒好,該多休息。」
夏知顏眼神黯了黯,她垂眸看着自己還扎着滯留針的手背,蒼白上印着青紫,毫無生氣。
就像她這場不為人知的暗戀,註定死局。
夏知顏強忍着鼻酸難過,沙啞着說「我就是好奇你喜歡的人是什麼樣的。」
「我們認識二十多年,難道連這個你都不能說嗎?」
聞言,季慕雲沉默了很久。
就在夏知顏以為他依舊不會回答時,他開了口「她喜歡紅色,很有活力,在所有人面前就像小太陽一樣。」
每一個詞,都和夏知顏截然相反。
她臉上的笑開始發僵,卻還是問「在你心裏,她就這麼好嗎?」
季慕雲鄭重點頭「嗯,她比我認識的任何人,都要好。」

第3章
一句話,如冰水澆滅了夏知顏心裏最後一點希望的火苗。
這是第一次,季慕雲在她面前這麼誇讚一個人。
夏知顏咽下喉嚨里的哽咽,輕聲問「那我可以見見她嗎?」
季慕雲明顯有些猶豫。
夏知顏抓住他的手「只見一面。」
讓她安心,也讓她死心。
季慕雲看着她倔強的表情,慢慢抽回了手「好。」
天色漸暗。
等夏知顏打完最後一針後,季慕雲帶着她前往西餐廳。
剛下車,夏知顏就看到坐在玻璃窗邊的紅裙女人。
艷麗的紅裙和白裙的自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跟在季慕雲的身後走過去,隔着一張桌子,落座在兩人對面。
女人朝夏知顏伸出手「你好,我是喬雨欣。你就是知顏吧,我聽慕雲提起過。」
聞言,夏知顏抬頭看向季慕雲,想知道他說了些什麼。
他手機卻突然響了起來,緊接着便走出去接電話。
一時間,就只剩夏知顏和喬雨欣兩人。
喬雨欣絲毫不遮掩自己打量的目光「以自己的病道德綁架慕雲,讓他照顧你這麼多年,甚至逼迫他改了專業學醫,夏知顏,你是不是很得意啊?」
「可惜現在有了我,慕雲不會再受你脅迫!」
聽着這些話,夏知顏呼吸不暢「不是這樣……」
「那是什麼樣?」喬雨欣直接打斷了她的話,「都是女人,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喜歡慕雲?!」
隱藏了多年的情感被一朝戳破,這一刻,夏知顏沒有緊張,反而有些輕鬆。
她雙手攥着拳「我是喜歡他,但你說的那些,我從沒想過。」
「喬小姐,我想見你也只是想看看季慕雲喜歡的人是什麼樣的,但現在來看你配不上。」
扔下這話,夏知顏起身想走。
喬雨欣卻一把將人拽住「我配不上,難道你一個病秧子就配得上了?」
她力氣很大,攥的夏知顏手腕生疼!
拉扯間,季慕雲回來了。
他看到這幕,眉心緊皺「你們在幹什麼?」
聞聲,喬雨欣倏然鬆手,夏知顏反應不及,整個人往後踉蹌了下,腰磕在桌角,疼的她臉色煞白。
好不容易緩過來,就瞧見季慕雲一臉關切的望着喬雨欣,沒分給自己一眼。
她眼眸黯了黯「剛剛……」
她試圖說明,季慕雲卻沒給她這個機會「我給你定了輛車,你剛出院,回去多休息。」
說完,便帶着喬雨欣離開。
夏知顏呆站在原地,許久後才回過神,往外走去。
天空氤氳着細雨。
夏知顏一步一步渾噩走着,無法思考。
這時,手機響起,是一串陌生號碼。
接起,就聽見一道男聲「是您剛剛定的專車吧?我已經到西餐廳門口了,您人在哪兒?」
夏知顏環望了眼周圍,卻不知道自己在哪兒,最後取消了訂車,一個人淋雨走回了家。
不想剛到門口,就瞧見隔壁季家的大門前停下一輛車。
緊接着,季慕雲和喬雨欣下了車,齊齊走了進去。
這麼快……他ᴶˢᴳᴮᴮ們就要見家長了嗎?
夏知顏腳步遲疑了瞬,最後還是從心的走向了季家。
沒有人阻攔,她一路暢通的走進了客廳。
下一秒,就聽季慕雲的聲音響起「爸媽,我和雨欣想在出國前,把婚結了。」

第4章
結婚。
那一瞬間,夏知顏只覺得耳邊一陣轟鳴。
她獃獃的站在原地,直到季家人瞧見她。
「顏顏?你來了怎麼不進來?」季母上前拉過夏知顏,就要往客廳裡帶。
卻在摸到她濕漉漉的衣服時,驚訝不已「你怎麼淋雨了?你身體不好,快上去洗個熱水澡,我讓慕雲去你家取衣服。」
聽到季慕雲的名字,夏知顏下意識看去。
幾步外,他和喬雨欣坐在一處,看來的目光裡帶着些不贊同。
「媽,男女有別,我去拿衣服不合適。」
季母不以為意「有什麼不合適,你照顧她這麼多年,我早把她當兒媳婦看了!」
此話一出,喬雨欣的臉色霎時有些不好看。
季慕雲也微微皺眉。
夏知顏站在季母旁邊有些無措,又怕他們發生爭執,只能開口「季阿姨,我先去洗澡。」
說完,便朝樓上走。
背後,季慕雲拒絕的話語還在響着。
夏知顏逼着自己當做沒聽見,加快了上樓的腳步。
等洗完澡出來,喬雨欣已經不在了。
夏知顏看着客廳里氣氛明顯不對的季家人,下樓的腳步遲疑了瞬。
這時,季慕雲瞧見她,倏然開口「正好她來了,你們不如問問她的意思。」
聞言,夏知顏有些茫然。
下一秒,就聽季母問「顏顏,你願不願意嫁給慕雲?!」
嫁給……季慕雲!
這個念頭從夏知顏發覺自己喜歡上季慕雲的那天就一直在心裏涌動,『願意』兩個字幾乎就要脫口而出。
卻在下一秒對上季慕雲平靜的目光時,倏然遏止。
她差點就忘了,季慕雲有喜歡的人了!
夏知顏落在樓梯扶手上的手微微收緊「我……」
「顏顏。」季慕雲突然開口,打斷了夏知顏的話,「吃藥的時間到了,我先送你回家。」
夏知顏愣了下,轉頭看向牆上的鐘錶——下午3點05分,根本就不是自己吃藥的時間。
她不解的看向季慕雲,對視間,忽然想起了西餐廳時和喬雨欣的對話。
她……會把自己的感情告訴季慕雲嗎?
夏知顏心跳猛然劇烈,臉色也微微發白。
但很快,她就逼自己鎮定下來「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話落,她轉頭看向季父季母「季叔叔,季阿姨,我先回去了。」
隨後快步回了家。
關上門的那刻,夏知顏重重的舒了口氣,緊接而來的,便是自嘲。
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會害怕自己的暗戀被季慕雲知道!
「叮!」
突然,一道鈴聲響起。

《似月光吻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