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司少的替嫁罪妻
司少的替嫁罪妻 連載中

司少的替嫁罪妻

來源:google 作者:九九八十一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小淮 桑淮 現代言情

為救外婆,桑淮被迫嫁給恨她入骨的男人新婚夜,他拿着銀色手槍逼近她:「害死了我愛的人,你就該去死!」她掙扎逃跑,不是她!她只是一個替身!他卻瘋狂報復她,折磨她,她痛苦掙扎,在絕望中愛與恨一併滋生一場蓄意謀殺,她墜海身亡,他得知真相四年後,她再度回歸,淺笑嫣然:「這位先生,我們不熟」強勢如他,卻為此紅了眼:「我錯了,你再看看我,就一眼…」她嗤笑,轉身卻被小包子纏上:「笨蛋爹地壞壞,媽咪帶窩走!」展開

《司少的替嫁罪妻》章節試讀:

第八章我沒有下藥「賞你一杯紅酒!」桑淮將手裡的紅酒狠狠的灑在了梁綿綿的頭頂,旋即她又將酒杯直接砸在了地上,發出極其響亮的一道聲音,原本吵鬧的會場頓時就安靜了下來,全都將視線投放到了這邊。桑淮直接無視這些視線,掙開梁綿綿拉住自己的手,款款的走了。一群有毛病的女人!她才沒心情和這些人在這裡浪費時間。因着身上被潑了紅酒,桑淮去了休息室。剛入休息室,休息室的門就被推開了,一抹倩麗的身影走了進來。「嘖嘖嘖,頭一次看你這麼聰明,以往可都是被欺負的份。」是溫夏。桑淮抬眼看了她一眼,沒吭聲。從小到大,只有外婆帶她,因此她沒少被別的小朋友欺負,她不想讓外婆擔心,便只能自己一個人咬牙扛下來,別人欺負她一分,她便還回去三分,久而久之,也就沒人敢欺負她了。溫夏看到桑淮沒說話,繼續道「你剛剛可是拿了我的紅酒潑的人,一句謝謝也沒有?」桑淮正想回句謝謝,休息室的大門卻再度被推開了,與其說是推開的,倒不如說是被踹開的。休息室里的桑淮和溫夏兩人都被嚇了一大跳。這誰?這麼沖?心裏想法一落,桑淮便看到司戰爵走了進來,他精緻的臉龐一片通紅,甚至連脖頸處都泛着紅,而那雙眼更是紅的厲害,像是一匹充滿野性的狼,正目光兇狠的盯着桑淮。桑淮的心沒由來的就是一緊。靠,狗男人怕是又要發瘋了!桑淮抿了抿唇,拉住溫夏的手就要往外走。前幾次在司戰爵哪裡,她都沒能討到好處,所以現在見到他能躲多遠就有多遠!可她在司戰爵身旁擦過之際,司戰爵一把就扣住了她的脖頸,語氣冰冷蝕骨「你真是讓人噁心至極!每一個手段都是那樣的下賤!」下一瞬,桑淮拉着溫夏的手就被迫鬆開了,因為司戰爵掐着她的脖頸直接就將她摁在了牆上。「溫夏,這裡沒你的事,出去。」司戰爵掐着桑淮的脖頸,額角青筋一陣猛跳,像是在極力忍耐着什麼才將這句話說了出來。溫夏看着桑淮,心裏暗暗下了一個決定,握着拳跑了出去。桑淮看到溫夏跑出去的背影,心中一片平靜。溫夏跑出去沒錯,她沒理由將自己陷入到這陣漩渦之中,每個人都有理由選擇自保。休息室里徹底靜了下來,只聽得見桑淮一聲比一聲急促的呼吸聲。她…她真的要被這狗男人給掐死了!「咳咳…放…放開!」桑淮死命的拉着司戰爵扣住她脖頸的手。可她的動作只換來司戰爵更粗暴的對待,他抓着桑淮的脖頸,將她從牆上壓在了一旁的沙發上。「既然敢給紅酒里下藥,那你就好好的承受住這一切!」話音一落,司戰爵的大掌用力一拉,桑淮身上的衣服頓時就被撕開了,雪白的肌膚一下子就暴露在了空中。桑淮的臉色立刻就變了。下藥?下什麼葯?她沒有在給他的紅酒里下藥啊!此時司戰爵的動作已經越發的帶有侵略性了,桑淮慘白着一張小臉,死命的掙扎着「我沒有!我沒有下藥!我什麼都不知道!」狗男人不能這樣莫名其妙的冤枉她!她沒做過的事情,憑什麼要承認!司戰爵聽到她這話,怒極反笑,動作更加兇猛。這個女人滿嘴謊話!他喝了那杯紅酒以後,整個人便感覺到了不對勁,一股燥意直衝下面,那是什麼感覺他再清楚不過了。端着紅酒的服務生親自指認的她,她還有什麼好狡辯的?「呵!還裝?這一切不就是你想要的嗎?既然這樣,還裝什麼裝!」桑淮所有掙扎的動作在這一刻全部都停了下來,眼神頓時就渙散了起來。為什麼?為什麼每個人都要欺負她?小時候,她被罵作沒爸沒媽的野孩子,每次回家都會被扔石頭,受盡了冷眼與嘲笑。長大後,原以為這一切都可以被改變,結果桑梓騙了她,她成了替嫁,被迫遭受這個男人的瘋狂報復。可這一切,到底是為什麼。難道就因為她從小就是一個不被承認的存在,所以她就必須得被這樣欺負嗎?桑淮死死的咬住下唇,腦海里想着外婆的模樣,沉默的承受着司戰爵的粗暴。她不可以被打倒,外婆還在家裡等她,她要好好的,好好的回家見外婆!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男人的動作終於停了下來,抽身而下。桑淮木着一張小臉,將自己的身體蜷縮在了一塊,原本嬌小的身姿頓時就顯得越發的瘦弱了,看起來無助又可憐。司戰爵慢條斯理的扣着衣領,冷笑一聲,隨即瞥了桑淮一眼,原本只是匆匆的一眼,卻在觸及到她的右手臂時停頓了一秒。桑淮的衣服已經碎的差不多了,她的右手胳膊處蜿蜒着一條巨大的傷疤,那是被火灼燒出來的痕迹,醜陋至極。只一秒,司戰爵的眼神便轉了個方向。那條傷疤,是她的罪有應得,歸根到底便是活該兩字。下一瞬,他便身姿寡淡的走了出去。關門的聲音一傳來,桑淮便閉上了雙眼,一抹晶瑩從她的眼角滑了下來。這一刻,她就是一個衣不蔽體的小丑。過了好一會兒,休息室的門又被打開了。桑淮閉眼,仍是沒動,現在是誰進來她都不想管了,她累了,從成為替嫁一直到這一刻,她是真的累了。進來的人是溫夏。溫夏緩緩的走到桑淮的身邊,看到她渾身的青紫,眼底划過一絲愧疚「對不起啊,我是想出去喊人的,可是我哥他…」後面那句「可是我哥他攔住了我」還沒徹底說完,閉着雙眼的桑淮忽而就睜開了雙眸,音調沉悶的厲害「可以幫我找件衣服嗎?」她現在真的……真的太狼狽了。

《司少的替嫁罪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