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她比月色迷人
她比月色迷人 連載中

她比月色迷人

來源:google 作者:李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江懷瑾 霸道總裁 黎妍兒

黎妍兒嫁給江懷瑾,有錢,有名,有利,唯獨沒愛直至她看到江懷瑾為了別的女人丟掉半條命,才懂他也有愛,不是她而已!為了及時止損,黎妍兒果斷提出離婚江懷瑾卻冒着滂沱大雨拉住她的行李箱,「老婆,你把我也帶走好不好?」江城人人都嘲諷,黎妍兒高攀了江家大少爺後來,江懷瑾在網上公然表白:「十八歲那年,我喜歡上一個女孩,她愛笑,愛鬧,愛看我臉紅,她正是我太太」展開

《她比月色迷人》章節試讀:

黎妍兒睡不着,正好辛夷打來電話,「姐妹,我又失戀了,急需要你的懷抱。」

「說吧,你追的那位明星又官宣戀情了?」

黎妍兒早就習慣了,辛夷從初中便開始追星。

從港星到韓星,再到內娛小鮮肉,一年失戀好幾次。

辛夷委屈巴巴道,「薛凱文,我追了他整整一年。現在我在金樽,今晚你要是不來,我喝死給你看!」

「好,我去。」

黎妍兒不得不爬起床,拿起敞篷小紅車的鑰匙。

敞篷小紅車一溜煙地往前竄去,引得不少男士吹口哨。

一進喧鬧的酒吧,就感覺到了春天萬物復蘇,動物交配的季節。

黎妍兒走到V6座,輕拍趴在桌面的辛夷,「你死了沒?」

辛夷醉意朦朧的抬頭,看見一張美得『明目張胆』的臉蛋。

她的視線緩緩往下,看見胸隆腰窄的身段,又直又白的雙腿,分明就是一條活生生的美人蛇。

辛夷趁機把頭埋入黎妍兒的懷裡,「江懷瑾一定喜歡摸你這裡對吧?」

黎妍兒的腦海不由地浮現,江懷瑾修長的手富有技巧地拂過,總是會多停留一陣子,細細地把玩……

他應該是有點喜歡的吧!

想得這些,黎妍兒都紅到脖子,又羞又惱地推開辛夷,「我看你清醒得很,完全不用我管你,真走了。」

剛走出卡座,黎妍兒的手被人從後面抓住了,卻不是辛夷。

周子熙眼裡跳動着炙熱的火苗,激動地問,「妍兒,你是來慶祝我過生日嗎?」

黎妍兒避嫌的澄清,「我並不記得今天是你的生日,也不方便參加你的生日會,請你鬆手。」

可周子熙緊攥住黎妍兒的手,眼裡遍布偏執的戾色。

「當年,江懷瑾勸我假分手來安撫父母,我根本不想和你分手,我們都中了他的陰謀……」

「夠了,你別再把自己的過錯歸咎於別人!」

黎妍兒忍無可忍打斷周子熙的話。

「你連承認自己錯誤的勇氣都沒有嗎?周子熙,請記住那是因為你沒有堅定地選擇我,你先放棄我的。」

周子熙帥氣的臉漲得通紅。

黎妍兒挑眉自嘲一笑,「也怪我爸投資失敗,怪我僅是黎妍兒。你對這個答案滿意了吧?」

周子熙按住黎妍兒的肩膀,「我爸媽變了,他們說只要我喜歡就可以,還要向你道歉。你給我一個改正的機會行嗎?」

「不必,從此你當你的周少爺,我做我的江太太,我們互不干涉。」

黎妍兒不想再糾纏下去,周子熙非得拉住她去包間。

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看見辛夷抓住酒瓶雄赳赳地衝上來。

「周子熙,你這個渣男又想欺負我家妍寶,老娘要弄死你。」

「辛夷,不要衝動啊!」

黎妍兒出聲想要止住,已經來不及了。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酒瓶在周子熙的腦袋開了花,鮮血流了他滿臉。

酒吧內亂成一片,不知哪位熱心人士撥打了報警電話。

很快,黎妍兒和辛夷被帶到派出所接受調查。

黎妍兒時不時看向鐵窗外,等着蘇清來保釋她。

忽然,一道高挑挺拔的身影徐徐而來,帶着上位者攝人的威壓。

兩人目光相對時,黎妍兒感覺到無數把冰徹入骨的利刃刺來。

她慌忙埋下頭,來撈她的人居然是江懷瑾!

耳邊傳來工作人員熱絡的聲音,「江先生,您太太並沒有傷人,現在可以帶她離開了。」

黎妍兒耷拉着腦袋,默默地跟着江懷瑾走出派出所。

秋天的晚風迎面吹來,凍得黎妍兒打了個寒戰。

再看到身邊冷若千年冰山的江懷瑾,她更冷了,顫得像是秋天的枯葉。

直至回到家,兩人都沒有說一句話。

黎妍兒實在忍不住,鼓足勇氣開口,「不好意思,我又給你添麻煩了。」

江懷瑾終於正眼看她,薄唇輕啟說出一個字,「臟!」

黎妍兒順着他的視線往下看,發現裙子的下擺有好幾處血跡。

她識趣地回道,「我先上去洗澡。」

溫熱的水流從頭頂澆灌而下,洗去她身上的污垢,也驅除掉滿身的寒氣。

出來時,蘇清擔憂地說,「太太,江先生讓您去書房見他。」

書房尤其安靜,有種暴風雨來臨之前的安靜。

江懷瑾筆直地坐在酸枝檀木椅上,語氣疏離,「現在我給你十分鐘解釋自己的行為。」

黎妍兒深吸一口氣,盡量平靜,「我不知道周子熙舉行生日派對,這純屬就是個巧合。你要是不信,你可以問辛夷。」

江懷瑾的眸光冷了冷,聲音隨之凜冽,「我要你交代的不是這個!」

「我不該抵抗不住辛夷的糖衣炮彈,說了些我們之間的私密話題。」

黎妍兒緊盯着足尖,惱恨有時說話沒把門。

江懷瑾那張冰雕般的臉露出一絲無奈的神情。

「黎妍兒,平時你再胡鬧,我都不管你。可你懷孕還跑去酒吧喝酒鬧事,人都給我弄進派出所,你倒是說說還想幹嘛?」

懷孕?

她差點忘記這件事,要是她告訴江懷瑾真相,他會不會雷霆大怒?

黎妍兒抬頭偷偷地瞄向江懷瑾。

明明他是坐着,而她站着,卻給人一種凌駕眾人之上的感覺,容不得有任何人挑釁他的權威性。

黎妍兒瞬間沒了坦白的勇氣,低聲解釋,「我是去了酒吧,但我沒喝酒。」

「呵!」

江懷瑾冷哼一聲,明顯是不信。

她說出來自己都不信,就跟男人說我就是蹭一蹭,不會進去同樣的道理。

「這幾天,你呆在家裡好好反省下自己的所作所為!」

黎妍兒直接傻眼,不由得心急,「辛夷因我出事,我不能撒手不管……」

「十分鐘已經過去,你可以出去了。」

江懷瑾從容地打開辦公文件,擺出送客的姿態。

黎妍兒不死心,「懷瑾,你聽我說……」

「黎妍兒,你需要我叫保鏢拉你出去?」

江懷瑾寒眸睨向黎妍兒,語氣透出獨裁者的霸洌肅殺。

黎妍兒趕緊垂首,不得不暫時退出書房,打算採取迂迴戰術好了。

《她比月色迷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