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太子爺紈絝記
太子爺紈絝記 連載中

太子爺紈絝記

來源:外網 作者:青雲直上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青雲直上

站在你面前的,是史上最極品、最獨一無二的太子爺!懟皇帝、捉姦臣、亂京都,平逆賊,打城池,泡美人,一不小心,就實現了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的人生夢想!人人都勸他登臨帝位,可是......「救命!我不想當皇帝啊!」 太子爺紈絝記展開

《太子爺紈絝記》章節試讀:

第3章

聽到兒子這樣的回答,炎帝怔了怔,心中掀起一絲狐疑。

不對啊,怎麼這麼輕易就接受了?

自家兒子自家知道。

雖然這小子平時在自己面前唯唯諾諾,說話大點聲都不敢,可一旦聽到要考試,哪次不得硬着頭皮向他求饒?

可這次……

炎帝直直看着王安,半天才吐出幾個字「皇兒,你不會是……腦子也摔壞了吧?」

炎帝記得,王安當初是被人從馬背上射下來。

若是摔壞了腦子,好像也挺正常?

想到這,不由悲從中來。

老天爺,我王禎這是造了什麼孽啊,你要這麼懲罰我的兒子?一秒記住http//

有什麼報復你沖我來啊!

王安眼角抽了抽,面上卻作出一副乖巧恭敬的樣子

「回父皇,兒臣腦子沒壞,兒臣只是想到,父皇為了此事,一定沒少受群臣非議,所以……兒臣一定要為父皇爭口氣,保住我皇家顏面!」

這並不奇怪,雖說前任是個行事肆無忌憚的大紈絝,但對於自己的老爹,卻從小帶着幾分畏懼。

所以,在炎帝面前,他一向都是這副乖巧模樣。

只是,炎帝卻震驚了。

這家兒子,平日在自己面前,照着書本都讀不順一句完整的話。

可如今,竟能說出這麼有條理的話來?!

這讓炎帝更加堅定了自己的猜測。

自家的兒子,肯定腦子摔壞了,也就是俗稱的腦殘。

不過,腦殘好啊!

和他往日不學無術,愚不可及的表現比起來,如今雖然腦殘,卻反而看起來更加正常了。

這算不算因禍得福?

炎帝倍感欣慰,忍不住贊道「好!不愧是朕的兒子,就是有志氣!」

頓了頓「朕答應你,若你能奪得頭籌,可以無條件答應你一件事。」

「多謝父皇,兒臣一定竭盡全力,必不使父皇失望!」

王安大喜,趕緊打蛇隨棍上。

皇帝的許諾,可是意義非凡,對於自己將來的發財大計,大有裨益。

「嗯,朕相信你。」

儘管知道希望渺茫,但看到兒子信心滿滿的樣子,炎帝仍生出幾分豪情

「明日就是大典,時間有限,皇兒好生準備一下,朕還要去往坤寧宮,將你腦殘……咳咳……醒來的消息,告訴你母后。」

說完便離開了房間。

「走那麼快乾嘛?做賊似的……我還沒說代我向母后問安呢。」

王安看着炎帝急匆匆的背影,不禁嘀咕了一句。

「殿下……」

就在這時,門外小心翼翼進來一道身影。

這是前任還算信任的兩個下人之一,侍讀太監鄭淳。另一個則是婢女彩月。

看到王安背靠床榻,鄭淳肩膀一抽一抽,忽然「哇」的一聲,衝過來撲在王安大腿上,鼻涕眼淚糊了他一身。

「嗚嗚……太子殿下,你總算醒了,奴婢還以為……還以為……」

「滾!本宮還沒死呢,號喪啊!」

王安頓時臉就黑了,要不是沒有力氣,他非得一腳將這混蛋踹下去不可。

「殿下息怒,奴婢這是高興,呵呵……高興!」鄭淳抹了把鼻涕,又哭又笑。

王安看到他唇上殘留的鼻涕,忍不住一陣厭惡,擺了擺手

「行了,本宮沒事!彩月,去給本宮收集一下,恵王以前的詩詞文章,本宮要用!」

恵王也就是六皇子,素有才名,號稱京城第一才子。

明日掄才大典,最強的對手就是他。

彩月應了一聲,匆匆轉身出門。

半個時辰後,恵王發表過的詩稿,全部到了王安的手上。

「就這……」

王安隨意挑選幾篇看了,便丟到一邊。

水平倒還可以,只是斧鑿的痕迹太重,和前世他讀過的那些名篇想比,有如雲泥之別。

不知道前世那些詩詞大賢,知道自己用他們的大作,吊打恵王,會不會氣得從棺材板里跳出來,大罵自己殺雞用牛刀?

跳就跳吧,難道他們還能穿越時空不成?

王安打了個哈欠,才發現天已經快黑了,一陣疲倦襲來,直接倒頭就睡。

長夜漫漫,獨自安眠,鋼鐵直男睡覺的習慣,就是這麼樸實無華……

次日一早,天剛亮不久,炎帝就派了太監總管李元海來東宮,奉旨讓王安起床。

對於這家這個兒子,炎帝是清楚的。

如果沒有人督促,他能一覺睡到日上三竿,哪還怎麼參加掄才大典?

可李元海到了寢宮一看,頓時傻了眼。

只見王安早已起床,正對着鏡子,在彩月的伺候下換衣服。

「李公公早啊。」

王安隨口打了聲招呼,多年的戰士生涯,讓他習慣於早睡早起。

哪怕身體有傷,這個習慣也是雷打不動。

眼看太子殿下居然破天荒主動打招呼,李元海雪白的眉毛抖了抖,趕緊作揖回禮

「老奴見過殿下……陛下有旨,讓殿下用過早膳,即刻前往宣和殿,參加輪才大典。」

「行了,本宮都知道。」

王安剛好穿戴完畢,轉身面對李元海「公公來的正好,不妨幫本宮看一下,這身行頭夠靚仔吧?」

王安對自己如今的造型很滿意。

唇紅齒白,身穿莽袍,束髮金冠,妥妥的當世美少年。

雖說前任是廢材了一點,不過留下的這具皮囊,倒還是有可取之處。

可惜李元海並不懂什麼叫靚仔,不過,他還是猜出了大概的意思,笑着回應「殿下繼承了陛下的血脈,自然也有陛下的英武之氣!」

「英武之氣……不錯,本宮喜歡。」

王安恬不知恥地笑納了,打了個響指「既然如此,早飯就不吃了,我們現在出發!」

反正等會兒到了大殿,也不會少了吃食,到時填飽肚子也一樣。

他忽然想到什麼,反手在彩月的身上抓了一把,臊得彩月當即紅透耳根。

前任那混蛋太子,沒有深入地動過彩月,但畢竟青春期到了,平日毛手毛腳的事可沒少干。

真是萬惡的宮中大少啊!偏偏哥還不得不學……

王安心中大罵前任的無恥行徑,面上卻哈哈大笑,哈哈……」

「小月月,本宮今天參加掄才大典,正好借你的運氣用用,你就等着本宮帶回好消息吧。」

「……」

彩月沒有說話,臉色嬌艷欲滴。

這一切她早已習慣,自己也說不上是喜是怒。

王安又一陣哈哈大笑,隨後叫上鄭淳,雙手負後,意氣風發地走出大門。

李元海老神在在,只裝沒看見,轉身跟了出去。

宣和殿離東宮並不遠,一刻鐘的功夫,轎子便停在了宣和殿外。

王安下了馬車,手裡不知何時抓着一把摺扇。

嘩啦打開,扇着扇子,大搖大擺走了進去。

「太子殿下駕到……」

隨着宣和殿的太監高聲唱喏,王安邁步走進大殿。

目光四掃。

乖乖,本以為自己出發已經夠早,沒想到,還有人來的比自己更早。

大殿中擺放了上百張矮几,上有文房四寶,並清酒供果。

每張矮几之後,都跪坐着一名年輕人。

有像他一樣十六七歲的,也有不少二三十歲的,幾乎坐滿了位置。

王安只覺得不可思議,這些人,難道都是三更半夜就往這裡趕嗎?

他還真猜對了。

這些勛貴子弟,一聽說皇上要舉行掄才大典,選拔人才,早早就做好一切準備。

為了參加這場遴選,各各都在家長的催促下,三更天起床,四更天出發。

天還沒亮,就聚集在午門之外,比那些上朝的大臣還要積極。

而炎帝也破例沒有召開朝會,一早就帶着一批重臣,和翰林學士趕到這裡,主持大局。

由此可見,朝廷上下,對於今天這場掄才大典的重視。

如今南方大水,北蠻寇邊,戰火綿延,流民四起……朝廷急需各類人才,出謀劃策,安定四方。

可謂是求賢若渴。

眾人聽到太子駕到,一時紛紛看過來,目光各異。

驚訝、怔神、不屑、嘲弄、輕蔑……

誰也沒想到,重傷昏迷的太子,竟會出現在這裡。

不過,短暫的震驚過後,這些目光很有默契地轉為輕蔑和無視。

誰都知道,當今太子是個不學無術的廢物紈絝。

你若老老實實,在你的東宮作威作福也就罷了,居然敢來參加掄才大典。

這是你這種草包能參加的嗎?

簡直自取其辱!

眾人心中冷笑,他們已經想好,花式羞辱太子的一千種辦法……

王安知道,這些人身後大部分都有恵王,或昌王的背景,對於這些目光,自然不屑一顧。

何況,自己本來就是來砸場子的。

敢惦記老子的太子之位?

《太子爺紈絝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