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逃荒:娘親是全村人的希望
逃荒:娘親是全村人的希望 連載中

逃荒:娘親是全村人的希望

來源:google 作者:小森林的伏特加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清雪 顧長風

(種田溫馨萌寶空間)江清雪穿越成糟糠妻,開局秒殺家暴男,高高興興帶着孩子逃荒種田,路上救了一個英俊的糙漢,糙漢非要以身相許,怎料一村子的人非要跟着她一起逃荒….展開

《逃荒:娘親是全村人的希望》章節試讀:

杏花鎮外有大批量的難民,場面混亂不堪,因昨晚地龍翻身,有很多逃難的人再次聚集。

有人受傷的人在自製的帳篷里休養,鎮口有人施粥,還有正在排隊等着進城的人。

鎮子口把守的衙役很是盡責,每一個等待進城的人都要搜身檢查。

要是身上有傷病的一律不準進城。

有銀子都不好使。

見着排隊的人多,顧月娥跟她說要去守城的衙役打聽能不能帶他哥哥進城看病。

等她答應後。

顧月娥這才撇下哥哥去鎮子口。

干站着也不是個辦法,江清雪將趕着馬車找到一片乾淨的地方。

在沒有人的角落裡,在空間里拿出木盆,裏面盛滿了靈泉水。

「馬兄弟,你就在這待着沒有我的命令,不許亂跑。」她一邊給馬兒喂水一邊叮囑。

馬兒似乎聽懂江清雪的話。

長鳴一聲。

嚇得她水盆差點掉地上。

等馬兒消停了以後。

江清雪招呼從馬車裡出來,出來晒晒太陽,總是窩在馬車裡時間久對孩子眼睛不好。

剛把孩子抱到懷裡,就有個顆甜甜的糖果塞到她嘴裏。

麥芽的甜香充滿了口腔。

這好東西不能全讓她一個人吃了,現在逃難就算是有銀子,像糖果這樣稀有物品也是難買。

下意識想要吐出來的時候被一隻小手擋住。

「不許吐,有好東西要分給娘親一半。」小桃子黑眸里充滿了對娘親的依賴。

被小傢伙感動的心口窩暖暖的,這哪裡還能吐出來呀!

江清雪點頭,在孩子腦門上親了一口。

接下來她叮囑小桃子不要亂跑。

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去檢查馬車裡受傷的顧長生。

根據她的判斷,受傷顧長生是不能進鎮里看病的,因為鎮子口圍滿了受傷的人。

帳篷里都是不能行走的病人。

除了病人,剩下的就是一些老弱婦孺。

江清雪估計那些手腳利索的青壯年都去鎮子里購買食物和草藥了。

為啥不讓他們進鎮子,不難理解,就怕他們受傷的人將身上的傳染病帶進鎮子里唄。

這年頭就怕瘟疫了,不讓他們進鎮子,說明杏花鎮的鎮長很聰明啊!

斷絕了一切的病原體。

當然了這是她自我解釋的,具體什麼原因還要看顧月娥打聽到了什麼。

她輕手輕腳坐在顧長生身邊,他呼吸均勻,脈搏強壯有力。

這顧長生底子好,只喝了一點靈泉水就自行恢復了。

接下來江清雪做簡單工作。

去除他頭上臟污的血水,以免傷口再次感染,傷口上用了一點抗生素。

當白色的藥粉撒上去的時候,給他額頭包紮一下,剩下的 就要看他自己了。

至於為什麼不帶他進入空間,那是因為她沒必要為了一個陌生人冒險。

在古代暴露自己有異能空間,這不是找死是什麼。

她不想被人釘在架子上用火烤,不想再次和兒子分離。

想到這掀開馬車的門帘看了看在一邊玩石頭的小桃子,這才放心下來。

剛要出馬車去將血水倒掉,就撞上急匆匆回來的顧月娥了。

她小臉被氣得漲紅。

「這是咋啦?」江清雪一邊下車一邊耐心詢問。

「他們不讓我進鎮找郎中。」顧月娥也不閑着結果江清雪手裡的盆。

「為什麼?你沒有戶籍文書?」在這個年代,戶籍文書就代表了身份證。

沒有身份證那都別想去。

「不是。」顧月娥將血水撒到一邊沒人的地方說道「守城的衙役一聽我是給哥哥找郎中立刻將我轟出來了,我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

說到這顧月娥委屈的要掉眼淚。

江清雪就看不得這小丫頭哭,安慰道「這也是常理,你看鎮子外面有那麼多傷員,就算是放你進去了,那郎中也不敢出來替你哥哥治病。」

江清雪講的很明白,就算有銀子也不可能請郎中出來診治傷員,那麼多人等着看病呢!

到時候見着郎中出來,那不得造成哄搶啊!到時候有人趁亂偷東西都是小事,萬一有踩踏事故。

那可是要死人的。

「這可如何是好啊?」顧月娥眼眸里都是擔心,她擔心相依為命的哥哥就這樣離開自己。

「我給你哥做了簡單的包紮,也用了我從老家帶出來的金瘡葯,剩下的就要看你哥能不能挺過去了。」

江清雪抱起在地上玩石頭的小桃子,撣了撣他身上的土灰。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讓顧月娥心裏感謝千萬遍。

「遇見你,真是我們顧家的榮幸,姐姐你的大恩大德我記在心裏,日後我就是您的丫鬟,您讓我幹什麼都行。」

顧月娥深知金瘡葯的厲害,也知道這要難得,姐姐能捨得給他們藥品,這大恩她願意用一生來報恩。

「這倒不必,救不救得過來還要看你哥哥的造化。」江清雪抱着孩子。

囑咐顧月娥說道「你幫姐看着馬車,我進城去採購,這天色完了估計晚上得住在鎮子里,車廂里有吃的你看着做點什麼,別餓着肚子。」

「姐你放心,我定會照顧好你的馬車。」

交代完馬車的事。

江清雪抱着孩子來到鎮子口,這時候排隊的人已經少了很多。

排了不就的隊伍,就到她們這裡了。

守城的衙役看見他們娘倆穿的破破爛爛,一看就是難民,不耐煩的說道「進鎮子買東西要二兩銀子,沒銀子趕緊滾,別耽誤老子差事。」

「官爺,有戶籍文書可以進鎮子嗎?」江清雪不是沒有銀子,她是能省一點是一點。

二兩銀子能賣好幾旦粗糧呢!

「有文書?」衙役不耐煩的挑眉質疑「不會是撿的吧?」。

話雖然是衙役隨意說的,但擊中了江清雪的心臟,畢竟是用了不良手段得到的。

心虛的很,那戶籍文書是她好不容易找到與自己名字相仿、年紀相仿的。

還好她臉色蠟黃沒有血色,不然臉紅就露餡了。

她將孩子放下,在懷裡找出戶籍文書,用兩隻手將文書遞給衙役。

衙役接過文書仔細看了上面寫的大致內容是賈有財的小妾江清雪以及孩子的證明。

「你家老爺呢?」衙役拿着文書質問江清雪。

這時候江清雪開始掩面哭啼,聲音凄慘哽咽「昨晚我家老爺遇見一夥強盜,家裡的東西被搶了以後,還趕上了千載難逢的地龍翻身,我家老爺估計….」

《逃荒:娘親是全村人的希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