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命陰陽判
天命陰陽判 連載中

天命陰陽判

來源:google 作者:冷殘河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丁小寶 懸疑驚悚 陳長生

坊間傳言,世間有陰陽通判,專斷一切不平事,不問陰間陽世,他都能鐵口直斷陰陽通判斷下的案子,不管陰間陽世,都是鐵律,誰都必須嚴格執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就連黃泉路上的冤魂,在喝孟婆湯前,都一路哭喊着陰陽通判的名字,希望通判能為他們主持公道而陽間那些遭受不公和欺凌的人們,更是希望能有朝一日見到通判,幫他們沉冤得雪,求得公平每年正月十二、五月初九、九月初九、和十一月初二,是陰陽通判降世的日子,那些四處伸冤的苦主,就會在家中備下香燭,遞上名帖給陰陽通判,希望通判出手,給他們一個公道長生是個苦孩子,他從小無父無母,被一個自稱來自茅山的老瘋子養大,初中沒畢業就輟學看棺材鋪在他很小的時候,老瘋子就整天嘮叨,他命格奇特,是百萬中無一的奇人,所以命運必定坎坷長生從沒享受過奇特命格帶來的好處,就連打架都總是輸,直到他十八歲生日那天,黑雲壓頂,黑狗吞血月,各路妖仙孤魂齊聚陳家村,他們似乎都是衝著長生而來……展開

《天命陰陽判》章節試讀:

我出生的時候,腦門上有塊胎記,那赤紅色的疤痕像條小蛇,一直延伸到我頭頂正**,像是鑽進了頂門裡。

師傅說,那是流蛟入命,此命格百萬中無一,可為萬鬼之尊。

他這輩子還沒見過這麼硬的命呢,據他推算,我這輩子逮誰克誰,只要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都會死於非命。

他這話沒錯,我媽生我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而我至今還不知道,我的生物學父親是誰。

我從沒見過任何一個跟我有血緣關係的人,你說這命不硬還有什麼命硬?

我是在一座古墓里出生的,我的母親是古墓的主人,她已經在棺材裏躺了足足一千年,是傳說中的千年女屍。

她的墓室被兩個盜墓賊挖開,陪葬的金銀冥器被洗劫一空,盜墓賊打開了棺材,看到女屍穿着一件大紅色的袍子。

她面色紅潤,肌膚雪白,栩栩如生,就像是睡著了。

兩人見色起意,急忙去脫女屍衣服,外面突然電閃雷鳴,暴雨如注。

一個盜墓賊爬上棺槨,打算侵犯女屍,他同夥似乎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妙,不停的催他趕緊走。

可那盜墓賊像是瘋了,她拚命去扒女屍衣服,一道雷火劈中古墓,就聽轟隆隆的巨響,整座墓塌了,古墓變成了一座大坑。

外面烏雲密布,暴雨傾盆,整個天都朝下壓了下來,周圍一片混沌,盜墓賊還趴在棺槨上,朝女屍流着涎水,他同伴突然大喊,「動了……她動了……」

那女屍翻身坐了起來,盜墓賊還在脫她衣服,卻怎麼都脫不下來,他同伴一把將他拽下來,「啪……啪……」給了他兩耳光,那盜墓賊醒過神來,要跟他同伴拚命,他同伴大吼道「你個混小子……你看女屍肚子……」

那女屍張開大腿,撩開大紅羅裙,她裙子下面,居然露出一個血淋淋的嬰兒的腦袋出來……

那盜墓賊大驚失色,失聲道「千年蓮子能開花,千年女屍能生娃……她是女屍王……跑啊……」

那盜墓賊撒丫子就跑,可惜他們挖的盜洞早就塌了,那古墓深達十多米,不藉助繩子,根本沒辦法爬出去。

「轟隆隆……」

墓室四周的四盞燈全部熄滅,一道慘白的閃電照亮墓室,盜墓賊發現,棺材裏的女屍居然不知所蹤。

他們緊張的回頭,那女屍不知什麼時候,居然出現在他們身後,她雙目緊閉,那嬰兒的腦袋就掛在她雙腿中間,血水不斷地湧出來。

更可怕的是,女屍的嘴唇變得血紅,她臉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長滿了白毛,她突然張嘴,發出一聲野獸般得嘶吼。

「屍變了……屍變了……」

盜墓賊慘叫着四處躲藏,可墓室就這麼大,他們又能逃到哪兒去呢?

一個盜墓賊在狂奔中突然被定住,瞬間七竅流血,他身上的皮膚肌肉塌陷了下去,變成了具屍干。

另一個盜墓賊嚇破了膽子,手腳並用的朝外面爬去,可爬到一半,抬頭就看到千年女屍趴在他頭頂上,正朝下跟他大眼瞪小眼。

盜墓賊嚇得失足墜落,被一柄古劍扎了個透心涼。

而這時,墓坑外響起一聲低沉的呵斥聲,「好你個殭屍王,你被我茅山先師封在地下長達千年,你不思化去一身戾氣,居然膽大包天,膽敢煉出屍生子……你……你這是要逆天而為嗎?」

一個身穿破爛道袍的道士從天而降,落入墓坑,千年女屍本來躺在棺材裏,一下子坐了起來。

那道士飛身而起,一連打出三張符咒,分別襲向女屍額頭、胸口和腹部,他大吼道「無論如何,貧道是不會讓屍生子出世的……」

女屍身上的紅袍充氣了似的鼓了起來,那三張符懸停在半空,就是無法靠近她。

一道雷電突然劈下,正中棺槨,那棺槨熊熊燃燒,大火很快將女屍包裹住,可她居然毫髮無損。

道士瞪大了眼睛,她右手手指飛快的輪動,一番計算之下,失聲道「難道……難道你煉出了不壞之身?你是要修鍊成屍仙?你不怕天譴嗎?」

一聲嬰兒的啼哭聲突然響徹天地之間,那哭聲剛猛、嘹亮、霸道,中氣十足,根本不像是嬰兒能發出的聲音。

雷聲一下子大了好幾倍,瓢潑大雨潑灑進來,墓坑裡的積水漫到了腰部,道士臉色大變,顫聲說「壞了,這就生下來了……真可如何是好……」

嬰兒從她羅裙下爬出,渾身鮮血淋漓,女屍突然破了功,那三張符突然接連打在她身上,女屍重重撞在棺材上,她的指甲肉眼可見的暴漲了數寸,嘴裏生出獠牙。

道士抓住機會,又取出一張符,朝嬰兒打去,那嬰兒哭得越發的響亮,就在符即將擊中嬰兒的瞬間,那孩子突然朝他笑了一下。

道士的心裏咯噔一下,揮手將符給撤了,那孩子沖他笑得很甜,他不忍心下手了。

女屍直挺挺的站了起來,她渾身上下都是一指來長的白毛,像個大猿猴,獠牙上淌着血色的涎液。

又是一道雷火劈下來,正中女屍,女屍渾身一震,發出一聲絕望的嘶吼。

她想抱起嬰兒,又一道雷火劈下來,她的手應聲而斷,殘肢在雷火中很快燒成焦炭。

道士森然道「你生下屍生子,是逆天而為,老天爺是不會放過你的。要想救你的孩子,你只能犧牲自己,而我,會將他養大成人,教他正道,讓他成為一個真真正正的人……」

女屍扭過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道士一眼。

道士肅然道「我乃茅山傳人,以三茅真君立下誓言,若違此誓,天打五雷轟,永世不得超生……」

女屍看了一眼漂浮在水面上的嬰兒,發出陣陣悲鳴,道士手起刀落,剪了臍帶,把嬰兒抱在懷裡。

又是一連串的雷聲滾滾而來,一時電閃雷鳴,數十道雷火一起劈下來,女屍在雷火中化為灰燼。

道士飛身而起,出了墓坑,落在地面上。

他用破爛道袍擦乾嬰兒臉上的血水,那嬰兒長得白白嫩嫩十分可愛,他抬手掐着孩子的生辰八字,皺眉道「好硬的命格……果然不愧是千年殭屍王生下的孩子,這命格,百萬中無一啊……」

「但願你能平平安安過一輩子,就給你取名……長生吧……」

「你是殭屍王誕下胎兒,必定身懷屍王戾氣,往後就讓貧道為你洗髓閥骨,助你重生,希望你能堂堂正正做人。」

《天命陰陽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