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天師神婿
天師神婿 連載中

天師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任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夏雪瑩 張振風 武俠修真

天師重生,雞飛狗跳對了,本天師最擅長看相,美女,我看你赤脈穿瞳、長槍外露,三日之內定有血光之災,不如花個十塊八塊……美女:滾,我哪來的長槍?展開

《天師神婿》章節試讀:

夏雪瑩被傻子的鬼叫嚇了一跳,扯過被子護住胸前,揮舞剪刀「傻子,誰讓你、讓你上我的床的?你個渾蛋,快滾下去!否則、否則,我、我、我……我割了你的小雞!」

印象中,小孩子都怕割小雞!

傻子的智商和行為,類似於小孩子。

所以,夏雪瑩急中生智,以此嚇唬張振風。

「割我小雞?」張振風捂着額頭,哭笑不得「那你幹嘛砸我腦袋,我的雞,又不在腦袋上!?」

「噗!」

夏雪瑩居然也沒忍住,噗地一笑,隨即又板起臉來「叫你滾你就滾,否則,我真的會動手!」

說著,夏雪瑩喀嚓喀嚓地開合著剪刀,向著張振風腹下比劃。

「別別別,我走。」張振風嘆氣,下了床,在沙發上躺了下來。

夏雪瑩這才鬆了一口氣,又把被子向上提了提。

張振風心大,繼續睡覺。

夏雪瑩遲疑片刻,開口道「傻子,你剛才……對我做了什麼?」

張振風睜開眼睛,沒好氣地說道「做了什麼,你摸一摸自己就知道了。」

「摸?」

夏雪瑩蹙眉,伸手在自己的重點部位檢查起來。

「喂,我讓你摸頭頂啊,你亂摸什麼?」張振風翻白眼。

還說我傻,看來這大小姐比自己更傻啊!

「頭頂?」夏雪瑩一愣,這才想起頭上的疤痕,似乎已經不癢了!

伸手觸摸,頭皮上只有豆大的一個凸起,除此之外,再無異常!

難道,那塊紅疤又變小了?

夏雪瑩又驚又喜,掀開被子,就要下床照鏡子。

被子掀開了,才知道身上沒有衣服,夏雪瑩又是一聲尖叫,縮回了被窩裡。

「啊……」張振風睜眼看着,等到夏雪瑩重新鑽回被窩,什麼都看不到了,這才故意用手捂住眼睛,大叫「夏雪瑩你沒穿衣服,耍流氓,好不要臉啊……」

「喂喂喂,你別叫,別叫啊,我不是故意的……」夏雪瑩羞臊難當,語無倫次。

張振風不叫了,拿開手睜開眼「算了,原諒你這一次了。」

夏雪瑩鬆了一口氣,反覆摸索着自己的頭頂,討好地說道「傻子,梳妝台抽屜里,有一面小鏡子,你……能不能拿給我?」

雖然用手摸起來,疤痕縮小了,可是沒看清楚,夏雪瑩還是不放心。

張振風坐起來,一臉不開心「不拿!你剛才好壞,要割我的小雞!」

夏雪瑩臉上一抽,訕笑道「剛才是……開玩笑的,別生氣了,好不好?」

張振風鼓起腮幫子「那你叫我一聲老公,我就幫你拿。」

「老公?」

夏雪瑩實在叫不出口。

「乖,叫得真好聽。」張振風懶洋洋地起身,找出一面化妝小鏡子,遞給了夏雪瑩。

夏雪瑩顧不得傻子在場,接過鏡子,靠坐在床頭,立刻照了起來。

那塊紅疤,竟然真的不見了,頭皮上,只有一塊黃豆大的紅點!

天啊,夢寐以求的事,終於美夢成真了!

夏雪瑩看着鏡子,獃獃地流淚。

「喂,把被子蓋好,當心着涼拉肚子。連肚兜也不穿一個,真是的。」

一邊的張振風流着口水說道。

「哦哦……」夏雪瑩驚醒,發現胸前的被子滑落,臉色一紅,急忙向上扯了扯!

「不過,你身上真的好白,像豆腐一樣,水嫩水嫩的白。」張振風揉着鼻子。

「……」夏雪瑩無語。

張振風已經回到了沙發上,繼續睡覺。

夏雪瑩睡不着,關了燈,在被窩裡摸索着穿好衣服,問道「傻子,你睡著了嗎?」

「快要睡著了,幹嘛,是不是害怕,要我陪你睡?」

「不是!」夏雪瑩嚇了一跳,又打開床頭燈,看見張振風還躺在沙發上,這才放心,遲疑着問道「傻子,我頭上的疤痕……是不是你幫我弄掉的?」

「當然是我了。」張振風閉着眼睛,懶洋洋的。

「是嗎?」夏雪瑩不敢相信,沉默片刻,又問道「那你是……怎麼給我弄掉的?」

張振風睜開眼睛,咧嘴笑道「你問這個呀?很簡單,我在上面扎了一針,用嘴巴慢慢吸,把裏面的血全部吸了出來,你的臉,就變得漂亮了。」

「用嘴巴……吸出來的?」

夏雪瑩更加崩潰,噁心了半天,繼續追問「那麼為什麼,還剩下一個紅點,跑到了頭頂上?」

「那個紅點,是我特意留下來的,以後養大了再吸。」

「啊,還要吸?」夏雪瑩有些生無可戀,怒道「傻子你給我聽着,以後……不許碰我!」

張振風點頭「可以啊,我不碰你。不過,那個紅點還會長大的,到時候又痛又癢,你別求我幫你止癢。」

「這……」

夏雪瑩沉吟,忽然間臉色一變,眼中射出寒光「傻子你告訴我,你到底……是不是傻子?」

剛才一番交流,夏雪瑩有些困惑,這傻子說話,有時候似乎不太傻!

張振風撩起眼皮「早就跟你說了,我是天師,不是傻子。」

夏雪瑩嘆氣。

看來這傻子,到底還是個傻子。

天師是什麼東西?小說電視看多了吧!

天色漸亮。

張振風醒來,掐着手指,在沙發上嘀嘀咕咕,似乎在推算什麼。

夏雪瑩一直沒睡,忍不住問道「傻子,你在幹什麼?」

「本天師算算今天是什麼日子,是凶是吉。」

「那你算出什麼來了?」夏雪瑩好奇。

「嗯,今天是六月初二,魁星在北,喜神在南,宜出門會客飲宴……對了,今天有人請我們吃飯。」張振風說道。

「不可能。」夏雪瑩苦笑搖頭,嘆氣道「我們是被關在這裡的,誰會請我們吃飯?」

「如果有人請吃飯,怎麼辦?敢不敢打個賭?」張振風說道。

「打賭就打賭!」夏雪瑩就是不信,說道「你說賭什麼,就賭什麼!」

張振風奸計得逞,嬉笑道「好啊,打賭。如果有人請吃飯,算你輸,你就親我一口。如果沒有人請吃飯,就算我輸,我親你一口。」

夏雪瑩「……」

誰說這傢伙是傻子來的?傻子有這麼精明嗎?

上午八點。

夏雪瑩洗漱完畢,紗罩遮面,在門前發獃。

侯門深似海,她不知道自己這輩子,能否逃離仁義山莊!

嘟嘟——!

汽笛聲響,四輛豪華轎車開進了莊園。

看見前面的車牌,夏雪瑩不由得皺起眉頭。

她知道,車子的主人,是自己的堂姐夏雲彤。

夏雲彤今年二十五歲,是夏家這一輩的佼佼者,人漂亮,辦事有能力,被家族中普遍看好,目前負責夏家企業中的珠寶銷售和開發工作,權勢很大。

只可惜,夏雲彤表面上是個乖乖女,背地裡卻是個心機婊,陰暗毒辣。

因為嫉妒夏雪瑩南國第一美女的名號,這三年來,夏雲彤對於生病毀容的夏雪瑩,明嘲暗諷不斷,恨不得將她踩在地上,永世不得翻身!

暗香盈動。

夏雲彤下了車,臉上化着精緻的妝容,穿着一襲長裙款款走來,微笑道「雪瑩妹妹,恭喜你嫁得如意郎君啊,新婚快樂嗎?」

夏雪瑩一動不動,冷漠無語。

夏雲彤上前,又笑道「今天是你們結婚第三天,按照婚嫁程序,是你和新姑爺回門的日子。我親自來接你們回門,高興吧?」

「回門?」夏雪瑩心中一沉。

這種狗血的婚姻,還需要回門嗎?自己和傻子被囚禁在這裡,毫無尊嚴,也需要回門嗎?

「是啊,回門。」

夏雲彤笑得特別開心,說道「雪瑩妹妹找了一個如意郎君,夏家有了一個風流倜儻的新姑爺,今天總要回去,讓家族裡的叔伯嬸娘和七大姑八大姨看看吧!」

「你——!」夏雪瑩氣結。

風流倜儻,如意郎君?

傻子和這八個字,哪裡沾邊了?

夏雲彤忽然湊在夏雪瑩的耳邊,低聲咬牙咒罵「賤人,把你嫁給傻子,已經便宜你了。撒泡尿照照自己的臉,還不如猴子屁股。晚上睡覺的時候,傻子也會嫌棄你吧?」

夏雪瑩咬着嘴唇,幾欲見血。

「哈哈哈,有人請我們吃飯了!」

一聲歡呼,張振風雀躍而來,衝著夏雪瑩笑道「老婆,我說的沒錯吧,今天有人請我們吃飯喝酒。你打賭輸了,快親我一口!」

夏雪瑩這才想起打賭的事,不由得臉上一燙,扭頭道「傻子別鬧!」

張振風一臉委屈,氣呼呼地說道「誰鬧了?你打賭輸了還要賴賬,以後不跟你玩了!」

夏雲彤在一邊看着,眼神里都是驚喜,笑道「雪瑩妹妹,雖然張振風現在是個傻子,可是以前,人家也是紈絝子弟,很會玩的。想必他有很多花招,夜裡伺候得你很舒服吧?」

「無恥!」夏雪瑩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

張振風卻湊到了夏雲彤的面前,嬉笑道「是啊是啊,我有很多花招,美女姐姐,要不要我伺候你一下?我也會把你伺候得很舒服,真的。」

夏雲彤並不生氣,咯咯大笑花枝亂顫「咱們夏家的新姑爺,真是一表人才妙語連珠,我喜歡!快上車,回去給大家都看看!」

隨車而來的四個保安,「非常禮貌」地將張振風和夏雪瑩請上了車!

坐在車上,夏雪瑩氣得渾身顫抖。

所謂的回門宴,分明是夏雲彤不安好心,讓家族裡的人,看自己和傻子的笑話!

而自己卻無法躲避,只能聽其擺布!

張振風坐在夏雪瑩的身邊,握住了她的手,微微一笑。

夏雪瑩下意識地就要抽開手,看見張振風的目光,卻驀然一呆,心中一暖。

難道這傻子知道自己心裏的苦楚,想要給自己一點安慰?

張振風繼續微笑,湊在夏雪瑩的耳邊,低聲說道「不要怕,本天師會保護你的。」

「唉……」

夏雪瑩生無可戀。

你不提天師還好,還不像是個十足的傻瓜!

提起天師,不是百分百傻瓜是什麼?

車行平穩,窗外是滾滾紅塵。

夏雲彤開車帶隊,穿過繁華的市區,來到城南一座獨棟大別墅前。

夏家的親友們,都站在門外,一臉戲謔地看着。

「到了,雪瑩妹妹,姑爺,請下車。」

夏雲彤親自打開車門,笑吟吟地說道。在親友們面前,這個白蓮花非常善於表現!

「謝謝美女姐姐……」張振風下了車,摸出一個鋼鏰丟向夏雲彤「來,賞你的。」

「呃……」夏雲彤手忙腳亂接住硬幣,笑道「新姑爺出手真大方,多謝多謝!」

夏雪瑩也下了車,戴着頭紗,站在原地一言不發。

「快進屋裡坐吧,家人和親戚們都在等着。」

夏雲彤笑容滿面,推搡着夏雪瑩和張振風。

客廳里,端坐着一位五十歲左右的貴婦人,濃妝艷抹,是夏雲彤的母親何玉蓮。

何玉蓮,是夏家第二代的三媳婦,也是夏雪瑩的三伯母,今天代表夏家的核心高層,主持夏雪瑩的回門宴。

張振風和夏雪瑩,被帶在何玉蓮的身前。

何玉蓮一言不發,打量着張振風。

張振風咧嘴一笑「這位老姐姐,你好漂亮!」

「噗……」

客廳里一片笑聲。

「咳咳!」何玉蓮的眼神掃過四周,制止了喧鬧和嬉笑,板起臉,對夏雪瑩說道

「雪瑩,張振風是我們夏家的姑爺,雖然是個傻子,但是禮不可廢。現在,你和振風給大家獻茶,親戚長輩們,會給你們紅包的。」

保姆已經端來了茶盤。

屈辱的淚水,在夏雪瑩的眼神里打轉。

可是胳膊拗不過大腿,夏雪瑩除了遵命,還能怎麼辦?

她只希望,趕緊完成獻茶和吃飯的儀式,逃離這裡,回到仁義山莊!

夏雲彤上前,笑臉如花,帶着夏雪瑩和張振風,向親戚們一一獻茶,並且做介紹「這是三奶奶,這是表姑媽,這是表叔……」

「三奶奶好!」

「表姑媽好!」

「表叔好!」

「恭喜發財,紅包拿來!」

張振風全程笑嘻嘻的,敬茶,鞠躬,要紅包,理直氣壯,中氣十足!

於是,夏家別墅內外,都充滿了快活的氣息……

只是沒有人看到,黑紗遮面的夏雪瑩,眼中滴淚,心中滴血!

張振風的最後一杯茶,是敬給夏雲彤的。

夏雲彤也大方,封了一個鼓鼓囊囊的大紅包,笑道「振風,雪瑩,我這個做姐姐的,真心祝福你們恩恩愛愛,如膠似漆,早生貴子,兒孫滿堂!」

「多謝姐姐!」

張振風深深鞠躬,然後打開紅包,傻笑道「我看看姐姐給的紅包……」

夏家親戚們,也笑嘻嘻地看着。

紅包拆開,張振風從裏面扯出一物,在手裡展開,反覆打量,忽然大叫「啊……姐姐不是好人,沒有錢,卻把自己的小褲子裝進了紅包里!騙我一個傻子,你真沒良心啊!」

圍觀者目瞪口呆,各自失色!

的確,張振風剛才從紅包里取出來的,是一件丁字小褲!

粉紅色,蕾絲花邊,看起來風騷,很香艷!

眾目睽睽之下,夏雲彤神情尷尬臉色赤紅,語無倫次揮手大叫「不不不,這不是我的,真的不是……」

夏雪瑩躲在面紗之後,也一臉霧水。

這個夏雲彤瘋了嗎,把自己的丁字褲送給傻子當紅包?

「是你的,一定是你的!」張振風怒氣沖沖,指着夏雲彤「你把裙子掀起來給我看看,你身上的小褲子一定不見了!」

《天師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