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
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 連載中

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

來源:google 作者:哈可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普魯斯特 畢飛宇 現代言情

路徑,就是作家在寫作長篇時要有明確的意識,知道自己是哪一路的寫作畢飛宇就非常清楚現代主義的風格非他的長項,現實主義最適合他,所以他只研究19世紀的經典作品,這展開

《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章節試讀:

路徑,就是作家在寫作長篇時要有明確的意識,知道自己是哪一路的寫作。
畢飛宇就非常清楚現代主義的風格非他的長項,現實主義最適合他,所以他只研究世紀的經典作品,這是一種自覺的意識。
作家自己的路徑一定要清楚,優秀的作家都在某一段時期進行非常深入的思考,世界觀、藝術觀確立了以後他會寫出一批作品。
但過一段時間,他的想法變了,有了新的追求,他又會寫出一批能夠表現他新想法的作品。
這是蛻變,一個真正優秀的作家正是在一次次的蛻變中誕生的。
.架構中國及世界歷史上都有長河小說,比如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很典型,其中每個小細節每個小物件都跟整個小說的敘述結構緊密聯繫在一起,這樣的長河小說我們不一定從頭到尾把它全部讀完,無論從哪一頁,哪一本讀起,都會帶給你靈感和想法,你今天讀一段,過些年再讀,它像音樂的旋律始終迴響在你的耳邊。
長篇小說的架構跟它的內容必須要匹配。
中國的長篇小說普遍都寫得比較長,以魯迅文學獎的標準,萬字以內是中篇,超過萬字才算長篇。
而國外有些小說比如帕特里克·聚斯金德的《香水》,主人公是製造香水的,迷戀少女的體香,因此殺死個少女製造香水,長久佔有她們的香味,這本書只有八、九萬字,你一口氣讀完絲毫沒有匆匆而過的感覺,他寫得非常結實,人物的心理非常到位。
納博科夫《黑暗中的笑聲》約十萬字的篇幅,承載的內容非常沉重,對人性惡的呈現非常有力量。
我覺得我們很多長篇小說真的應該想一想是否有必要寫那麼長,很多長篇在我看來就是中篇的架構,完全可以用短一點的篇幅來完成。
.與現實的關係西方文學重視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人的精神世界,都是些終極問題,因為西方哲學較多考慮的是「我」跟宇宙的關係,「我」跟上帝的關係。
而中國哲學系統里,儒家文化比較多考慮一些現實的問題及關係,比如君臣父子的關係。
當然我們也有道家,但是道家後來慢慢被邊緣化了。
東西方文化有很大的區別。
現在很多暢銷的文學作品體現了...

《挖掘人的深度人的處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