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威震四海
威震四海 連載中

威震四海

來源:外網 作者:齊等閑玉小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齊等閑玉小龍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展開

《威震四海》章節試讀:

看到這一幕,齊等閑不由皺了皺眉。

「齊等閑,你這個廢物死哪裡去了,夢夢遇到這麼危險的事情,你居然躲起來當縮頭烏龜?!」龐秀雲看到齊等閑之後,氣不打一處來,怒聲呵斥了起來。

齊等閑沒說話,只是淡淡打量了張紹傑一眼,問道「怎麼回事?張少怎麼會在這裡?」

龐秀雲怒聲道「你還有臉問?!」

「昨天夢夢去找黑龍商會的於開河討回欠款,結果被他灌酒,足足灌了一整瓶洋酒啊!」

「如果不是張少及時出現,把夢夢給救了回來,她指不定會被人怎麼樣呢!」

一旁的喬國濤臉色也有些陰鬱,看向齊等閑的眼神略有一絲不滿。

喬國濤沉聲道「等閑,我既然把秋夢交給了你照顧,那你就要承擔起這個責任來才行。」

張紹傑在一旁急忙笑道「伯父,伯母,你們兩位也不用太客氣,我跟秋夢是好朋友嘛,這是我應該做的!」

「而且,你們苛責齊兄弟也沒用,他畢竟只是一個獄警,就算是出面了,估計也沒什麼用的。」

「這點舉手之勞,你們就不用再三提及了,我都不好意思了。」

ps://vpkanshu

齊等閑聽到張紹傑的話之後,忍不住笑了起來,搖了搖頭,道「秋夢是我從於開河手裡救出來的,什麼時候反倒變成你的功勞了?」

這話,讓在場的人都不由一愣。

張紹傑卻是呵呵一笑,說道「齊兄弟畢竟剛剛到喬家來,需要一些功勞站穩腳跟,我理解。」

「嗯……這事兒與我無關,實際上是齊兄弟的功勞。我壓根什麼都不知道,就是今天恰巧過來探望秋夢而已!」

張紹傑這一招以退為進,直接讓龐秀雲對齊等閑的不滿登上了頂峰。

「齊等閑,你沒什麼本事,但老喬執意要把夢夢下嫁給你,我也沒什麼可說的。」

「人可以沒本事,但不可以沒有臉皮!」

「明明是人家張少救了夢夢,你非在這裡說是你的功勞,丟不丟人?你一個破獄警,有什麼能力去招惹黑龍商會的人?」

龐秀雲直接把齊等閑給踩了個體無完膚,一點面子也不給他留。

張紹傑臉上露出得意的笑容來,恰巧喬秋夢在這個時候醒了,腦袋還疼得厲害呢。

一看自己在家裡,不由鬆了口氣,隱約想起點昨晚的事情來,疑惑地看了張紹傑一眼,道「張少,昨晚是你救了我嗎?」

張紹傑無奈一笑,道「夢夢,不是我,是齊兄弟救你回來的。」

龐秀雲就大聲道「張少,你高風亮節,願意幫這個爛泥扶不上牆的東西,但我可看不下去!」

「夢夢,昨晚是張少救你回來的,不然的話,你不知道會出什麼事呢!」

「你老爹幫你找的好男人,手機一晚上關機,可真是悠然自得。」

喬秋夢也隱約記得是有個男人把自己給救了,聽到母親這話之後,不由對張紹傑投去感激的目光。

「我也好像記得點,謝謝你了,張少。如果不是你救我,我恐怕會很慘。」喬秋夢鬆了口氣,對張紹傑感激道。

龐秀雲一聽這話,頓時更加來勁,對着齊等閑就道「你現在還有什麼話說?」

齊等閑滿臉的無所謂,聳了聳肩,道「我昨天讓李雲婉把秋夢送回來的,你們不相信,找她問問就好。」

張紹傑對齊等閑點了點頭,道「回頭我打個電話給李雲婉,跟她好好叮囑叮囑,讓她對外宣稱是你救了秋夢。」

齊等閑不屑地用眼角餘光掃了張紹傑一眼,內心當中只有兩個字――小丑。

喬秋夢有些鄙夷地看了齊等閑一眼,這個傢伙沒什麼本事不說,臉皮還厚,明明是張紹傑從於開河手裡救了自己,他偏偏說是他救的,真是不要臉啊!

最好能讓父親早日看清楚這個小人的嘴臉,然後自己提出離婚,應該就容易許多了。

喬國濤拍了拍齊等閑的肩膀,然後語重心長地教誨道「等閑,人可以沒錢,但不可以沒有志氣。」

齊等閑道「喬叔說得有道理。」

他笑了笑,根本不屑於去爭辯這些玩意兒。

「夢夢,你不用擔心那兩千萬的事情,我說了會幫你搞定的。」張紹傑對着喬秋夢笑道。

「謝謝。」喬秋夢鬆了口氣,臉色卻忽然變了變,「我想起一件事來,昨晚上,我好像用酒瓶把於開河的腦袋給砸破了!」

她這話一出,喬國濤不由狠狠皺眉,龐秀雲則是直接倒抽涼氣。

張紹傑臉上的笑容頓時就顯得有些尷尬了起來,語氣乾澀地安慰道「沒事兒,沒事兒,我回頭找趙先生說一說,不會有事的。」

龐秀雲道「有勞張少了!」

這個時候,一輛奔馳在外面停了下來。

李雲婉從車裡走出,進了喬家的門來,手裡提着一些水果,笑道「夢夢,我來探望你了!」

「雲婉來了,快進來坐!」看到李雲婉之後,龐秀雲臉上露出笑容來,迎她入內。

李家在中海也是有些能量的,跟喬家是合作夥伴的關係,李雲婉和喬秋夢之間的私交同樣很好,所以,她在喬家比較受歡迎。

喬秋夢心中也不是很確定昨天救她的人就是張紹傑,畢竟昏睡之前,已經醉得太厲害了,沒看清楚那人的模樣。

她直接就將李雲婉拉到了自己的身邊來坐下,說道「婉婉,昨天是你跟我一塊兒去的,你沒怎麼喝酒,應該記得清事情。」

李雲婉一愣,然後點了點頭,道「是的。」

喬秋夢對着李雲婉沉聲說道「你跟我說實話,昨晚上到底是誰來救了我?」

喬國濤也不由將目光落到了李雲婉的身上去,喬秋夢昨晚是李雲婉送回來的,她全程目睹了事情經過,最有發言權。

齊等閑聳了聳肩,張紹傑怎麼做,他並不在意,當然,如果李雲婉能夠說實話揭穿張紹傑的醜陋嘴臉,他也樂意看看。

「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李雲婉對着喬秋夢一笑,問道。

「昨天喝了一瓶洋酒下去,已經斷片了!」喬秋夢苦笑着道。

《威震四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