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我的右臉是怪物
我的右臉是怪物 連載中

我的右臉是怪物

來源:google 作者:火火的木木 分類:都市

標籤: 丁凡 火火的木木 都市

誰能想到,富足的生活背後,是一場針對天國的徹頭徹尾的大陰謀別人靠臉吃飯,高中生丁凡靠臉闖蕩江湖,解開一個又一個隱藏在繁華背後的真相展開

《我的右臉是怪物》章節試讀:

一支煙吸完,丁引繼續做菜。

很快四菜一湯做好了。

父子倆對面而坐,都沉思不語。

丁引首先打破了沉默。

「兒子,今天是你的生日,高興點。看看,老爸今天做的都是你喜歡的菜,保證美味可口。」

「老爸,我臉上的到底是什麼?是胎記嗎?胎記為什麼會疼?我問了醫生,醫生說這個不像是胎記。」

「你不是問過很多遍了嗎?你臉上的這個紅印一出生就有了,不是胎記是什麼?」

「我是不是在杏林醫院生的?」

「是啊。」丁引不知道兒子為什麼問這個問題,放下筷子,看着丁凡。

「給我接生的醫生是不是姓張?」

「這個…這麼多年了,早就忘了。為什麼要問這個?」

「我找到了給我接生的張醫生,她說我出生的時候,根本沒有這個胎記。」

丁引愣住了,他沒想到兒子會這麼執着。

「她還說什麼了?」

「她告訴我,我正好是她接生的第一百個孩子,所以印象很深刻。她說我生出來以後白白胖胖的,一點問題都沒有。所以,能不能告訴我,我的胎記是怎麼來的?」

「這個問題,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還不到時候。」丁引用一種略帶祈求的目光看著兒子。

「老爸,我已經十八歲了,我有權利知道關於我的所有事情。」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你臉上的紅印完全消失了,才能告訴你。」

「為什麼?」丁凡站了起來,直直的看着丁引。

「你只要記住,一直用我給你的杯子喝水,就能夠消除這個胎記,別的什麼都不要管,也不要問。好不好?」丁引不想正面回答兒子的問題,只是重複着以前說過無數次的話。

丁凡看着桌子對面的丁引,重新坐了下來。

晚飯後,丁凡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起丁引送的杯子看了起來。

這個杯子通體黑色,與最普通的不鏽鋼水杯在外觀和大小上並沒有什麼區別,如果非要說有不同的地方,就是比一般的不鏽鋼水杯的杯壁厚一些,重量沉一些。

從記事起,丁凡就一直用這個杯子喝水。

這麼多年來,杯子經受了無數次的碰撞,但始終沒有生鏽,也沒有變形,一直和以前一樣。

小白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到了丁凡的身邊。

丁凡早就發現,小白很害怕這個杯子,不管多渴,也不會喝杯子里的水。

不僅如此,甚至從來也不靠近這個水杯。

剛開始的時候,丁凡總是拿着水杯來嚇唬小白,後來發現,小白是真的害怕杯子,甚至有一次嚇得從窗戶跳了出去,丁凡就再也不敢開這種玩笑了。

難道這個杯子有什麼奧秘?

問題是,一個普通的杯子會有什麼奧秘。

丁凡想不通。

不過這麼多年,丁凡臉上的紅印確實是淡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杯子的作用。

第二天傍晚放學,丁凡照常走出校園大門,想起昨天崔曉他們說過的話,決定換一條路回家。

這條路需要穿過一個公園,所以比平時走的路要遠一些。

公園的石板路上只能看見幾個急匆匆的路人,但是茂密的樹林里不時傳出說話聲和笑聲。

穿過公園,再拐過兩個衚衕就能回到家。

丁凡走出公園的東門,剛要拐過第一個衚衕,忽然聽見了最不願聽見的聲音,精神瞬間緊繃了起來,不由自主的握起了拳頭。

崔曉幾個人正站在路邊,一臉壞笑的看着丁凡。其中還有一個女生,丁凡知道那是崔曉的女朋友陳曉文,也住在丁凡家附近。

而在他們前面的水泥路面上,放着一個白色的東西。

「小白!」

丁凡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頭頂,顧不上考慮其他,直接奔了過去,撲到小白身旁,將小白抱起,

懷裡的小白雙眼緊閉,身體軟綿綿的,不知道是死是活。

連喊了幾聲,小白始終沒有反應。

「你他媽竟然敢躲我們,害得我們白白等了半天。幸好在你家門口看見了這個小東西,正好給哥幾個解解悶。」崔曉大笑起來,

「你們!」丁凡已經氣的說不出話了,眼睛裏恨不得噴出火來,牙齒咯咯作響。

「哎呦,你看看,他還有脾氣了。」人群里一個人指着丁凡,給其他人看。

「你們不得好死!」丁凡的右臉開始疼了起來。

崔曉一腳踹在了丁凡的大腿上,「膽肥了是不是?還敢詛咒我們。」

丁凡站立不穩,後退了幾步。

又一個人推了丁凡一下,丁凡支持不住,抱着小白的屍體,直直的倒在地上。

「拿錢來!非要讓我們動手?」

丁凡只是緊緊抱着小白的屍體,一言不發。

「你他媽啞巴了?剛剛不是挺會說的嗎?」

丁凡仍然不說話。

「他爸就是個怪物,他更是個怪物,就算養條狗,也長得像怪物。」陳曉文站在一旁,評論道。

丁凡抬起頭,咬牙切齒的看着陳曉文。

陳曉文被丁凡的眼神嚇了一跳,但很快就恢復正常,繼續說道「怎麼,我說的不對?你們知道嗎,他小時候還說喜歡我,差點把我聽吐了。」

「閉嘴!」丁凡從牙縫裡蹦出兩個字。

「怎麼?敢幹還不讓人說?還有,有一回…」

「你他媽給我閉嘴!」丁凡抱着小白,想站起身來,結果數不清的拳頭和腳打在了丁凡的身上。

丁凡怕小白再次被人打中,於是抱着小白趴在地上,拱起背部,盡量給小白留出一點空間。

慢慢的,丁凡感覺不到身體外的傷害。

帽子和口罩早就不知道掉到了哪裡,右臉越來越紅,劇烈的疼痛刺激的每一條神經,穿透身體,直達心臟。

身體彷彿要燃燒起來。

我要死了嗎?丁凡用模糊的意識問着自己。

一個巴掌扇在了丁凡的右臉上,那人同時尖叫起來。

「我靠,這個玩意的臉皮怎麼這麼硬,震得人家手疼。」

是陳曉文的聲音。

「要這麼打,看好了!」崔曉擺好姿勢,準備給陳曉**一次完美的示範。

「咦?」崔曉愣住了。

其他幾個人見崔曉一動不動的盯着丁凡的臉,都不明原因,停了手,一齊看了過來。

丁凡右臉上的胎記竟然比之前紅了好幾倍,彷彿一團濃稠的新鮮血液凝成了半個面具,蓋在丁凡的臉上,而且胎記不斷地往外鼓着,像是要掙脫臉皮的束縛。

「果然是怪物,這就要變形了?」陳曉文嘴上依然在冷嘲熱諷着,但終歸有些膽戰心驚,躲到了崔曉的身後。

這時的丁凡已經變換了姿勢,重新坐在了地上,一雙接近瘋狂的眼睛死死地看着眼前的幾個人。

而他的右臉已經鼓出來很多,顯得左右臉完全不成比例。

崔曉向旁邊走了兩步,歪頭看向丁凡的右臉,驚呼道「他的臉!」

幾個人也像崔曉一樣,往旁邊走了兩步,都呆住了。

《我的右臉是怪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