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我會逃走的
我會逃走的 連載中

我會逃走的

來源:google 作者:劉白立聞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朱正廷 蔡徐坤 霸道總裁

其實是包括《我會逃走的》和《忘情蠱》兩個故事,是乾坤正道(be)和皇權富貴(he)呀,還有夾雜的長得俊,同人文,前幾年寫的展開

《我會逃走的》章節試讀:

What a joke.My life time.

七月末,八月初。

院里的玫瑰早已凋謝,花田裡僅剩幾株零零散散已經有了枯萎趨勢的梔子花,本就憔悴的花朵在夏夜微風下更是狼狽不堪。

此情此景卻是連花朵最茂盛時的影子都沒有了。

朱正廷靠着落地窗坐在地板上,向花田看去,心裏說不出的悲哀。

「咚咚咚」

幾聲敲門聲打破這悲涼的意境。

「先生,該用晚餐了。」管家用恭敬的語氣說道。

「幫我帶一份過來吧,我現在不餓。」

「好,我這就叫人端來。」

再沒聽到任何聲音,朱正廷就在這份寂靜里繼續觀望着窗外。

在風中飄蕩的梔子花,漸漸垂下了頭。

下雨了。

開始還是綿綿細雨,沒過半分鐘,黃豆大小的雨滴已經打到了落地窗上。

「噼里啪啦」的聲音吵的人不清凈。

夏天的雨總是讓人猝不及防。

朱正廷看着眼前景象神情落寞,指尖碰到冰涼的玻璃的時候,胸口猛的一緊,身上冷汗直冒。

他深呼吸許久,故意想無視掉身體的不適,把腦海里喧囂的聲音趕走。

艱難地從地上爬起,朱正廷一頭栽進了床里。

好累。

比和蔡徐坤在一起的每一次都累。

朱正廷知道自己身體出問題了,但他不願去看。

他要是要出去就必須得蔡徐坤陪同。

當不愛他的人又得知他生了病,本就不多的感情又會剩下多少?

朱正廷總是在想,自己在蔡徐坤的眼裡到底算什麼?不能讓外人知道的同性戀人?還是他連一個戀人都算不上?

他彎了唇角。

也許吧。

真是個笑話啊。

自己的人生……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And you turn a blind eye to me.

迷迷糊糊之中,朱正廷聽到了開門的聲音。

以為是傭人把晚餐端來了,也沒說什麼。只是將被子扯上來了一點,把自己整個藏在被子里蜷縮起來。

聽到傭人將飯菜放到桌子上的聲音後朱正廷便以為他要走了。但是腳步聲卻沒有慢慢淡去,而是緩緩向自己走來。

朱正廷以為是傭人想叫自己吃飯,剛想探出頭來,表明自己想先休息一下的時候,眼前的被子卻被人陡然掀開。

蔡徐坤俊郎帥氣的臉龐出現在朱正廷的眼前,刺眼的燈光從他身後襲來。

蔡徐坤沒管朱正廷眼中的驚異,用手探了探他的額頭「你不舒服?生病了?」

聲音好聽極了,彷彿可以將心融化。

朱正廷幾乎下意識的皺了下眉,卻又轉瞬即逝,快到蔡徐坤都覺得剛剛看到的是錯覺。

「沒有,就是困了。」敷衍的笑了笑,朱正廷起身下床,向餐桌走去。

「沒睡好?」蔡徐坤相信了朱正廷的話。

「嗯。」坐到桌子前拿起筷子,朱正廷隨意應了一下,擺明就是不想繼續往下說。

「今天晚上我陪你睡,你要不要?」蔡徐坤從後面把朱正廷抱住,極為有情調的往他的耳邊吹了口氣。

討好中又帶了一絲侵佔的意味。

朱正廷想都不想就否決了,順便往嘴裏塞了塊西藍花。

「為什麼?你難道不想我嘛?」蔡徐坤自然是不會善罷甘休,語氣有點委屈。

「你一個月難得回來幾次,卻只是為了抱我?」朱正廷的語氣出奇的冷清,垂了垂眼眸又往嘴裏塞了一團飯。

「不要那麼冷漠嘛正正~」蔡徐坤撒嬌到。

「林彥俊,你別玩了。」朱正廷最後喝了一口水,便結束了這頓只吃了兩口的晚餐。

「哦喲~又被你發現了。」知道自己又被一下拆穿,林彥俊心裏還是有點小失落,但是這份失落也是轉瞬即逝。

他小心翼翼地把臉上的人皮面具撕下來,一邊端摩手裡的面具一邊問朱正廷,「我這個面具有那麼假嗎?」

這可是他照着蔡徐坤的照片做了好久的,客廳的傭人都沒發現。

「面具挺像的,是你的問題。」朱正廷勉強的笑了笑,「我困了,讓我再睡一會兒。飯菜你幫我端出去吧。」

「你就吃這麼點?真的沒事吧?我這裡有一種蠱是可以助眠的,你要不要?」林彥俊擔心到,還順便把自己新煉的寶貝安利了一下。說完眉頭一皺,直接把自己脖子上做成項鏈狀的變聲器扯了下來。心想這什麼破玩意,才說幾句話就這麼難受。

「我謝謝你,我可惹不起你的蟲子。」朱正廷開玩笑道,卻是真的怕那些蠱蟲。繼而他又裝作很困的樣子,連打了兩三個哈欠,「吃飯什麼的,等我睡醒了再熱來吃,你就放心吧。」

「好吧,那我走咯。」林彥俊知道朱正廷害怕自己的寶貝,就揮揮手,把面具仔仔細細的戴好,端着盤子下去了。臨走之前又看了看自己裝有變聲器的口袋,還是不想戴那個難受的玩意。

乾脆等一下不說話就是了。

看着林彥俊走了,朱正廷才又關了燈躺到床上。

看着黑漆漆的房間,想到另一張人臉,朱正廷鼻子猛的一酸,翻身將臉埋進枕頭裡,不一會,眼眶周圍就傳來濕漉漉的感覺。

他總是這麼哭泣。

為什麼一眼就認出林彥俊假扮的蔡徐坤呢?

蔡徐坤不會那麼說話的,不會那麼急切卻又沒什麼攻擊性的擔心。他一向都是質問,沒有絲毫的溫柔,只是質問,然後生氣,冷着臉將他當成透明。

有什麼比我站在你眼前,你卻對我視而不見更傷人的?

生病的人本來就容易委屈。

要是可以,朱正廷倒希望林彥俊假裝的蔡徐坤是真正的蔡徐坤。

哭久了,就迷迷糊糊的睡過去了。

朱正廷沒有拉窗帘的習慣,因為夜光照在房間里的感覺充滿詩情畫意,但是現在只有乘滿的悲涼。

他不想再被關在這了。

半夜,朱正廷又被門外的一些響動吵醒。

朱正廷的房間在樓梯旁,晚上偶爾會有些噪音。原來身體不錯的時候倒沒什麼,但是他最近睡眠質量差極了,睡的很淺,稍微一點響動都能被吵醒,更何況這個人似乎是在故意弄出噪音。

「坤,沒事的,我懷上你的孩子是個意外,你擔心朱先生的話,我打掉就是了。」是女人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的。

孩子?什麼孩子?

坤?這麼親近?

想當初他都是和蔡徐坤在一起一年才叫他坤的。

朱正廷眼中閃爍,心裏卻還是想着要先相信蔡徐坤。

「不能打,你把孩子生下來之後滾就是了。」傳來的是蔡徐坤冷淡的話語。

「我自然是不能打擾你們的,但是朱先生真的不會介意嗎?」女人很關心的問到。

「他不會知道。」

他不會知道?

什麼叫「他不會知道」?!

朱正廷本來就越來越敏感了。

就算他再怎麼相信蔡徐坤,他現在也自己承認了不是嗎?

門外的女人懷了他的孩子。

那他算什麼?

包養在外的情人?

一瞬間,他有想衝出去質問蔡徐坤的想法。

但轉念又想,自己有什麼資格?一個馬上就要三十的男人,身上已經沒有了年輕時的朝氣,也不能替他生個孩子,自己是沒資格的。

朱正廷沉了沉眼眸,心裏對作某個計劃的決心越發堅定。

另一邊蔡徐坤也是煩躁的很,當初就是被蔡母算計了才和面前這個女的上了床。

結果誰知道一次就懷孕了。

現在都肚子都八個月大了,還跑來他面前說要打胎。

雖然他確實想過要打掉,但是家裡的母親又以死相逼,他也沒有辦法。

這女人給了便宜又賣乖的德行,真的是惹他直犯噁心。

生個孩子給蔡家個留種,之後再滾就是了。

反正除了朱正廷他誰也不會愛。

一旁的女人倒是樂開了花,現在能讓她生就可以了。她前幾天去醫院看了,是兒子,到時候生下來又有蔡母撐腰,那個朱正廷又算什麼。

還不是要被她擠下去。

「我就知道坤哥你是捨不得我的!」在經過朱正廷門口的時候,女人故意大聲說了這句話。

蔡徐坤眉頭一皺,轉身便用手扼住女人的喉嚨,抵在牆上,黑着臉用只有他們兩個才能聽見的聲音威脅到「閉嘴,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朱正廷你動不了!還有以後不要這麼噁心的叫我,只能叫我蔡總。」

女人被蔡徐坤突如其來的動作嚇的差點摔倒,她瞧見了蔡徐坤眼中的殺意,吞了吞口水,連忙點頭答應。

蔡徐坤看她老實了,才放下手。轉身繼續往樓上五樓走去。

蔡徐坤的那句威脅極其小聲,朱正廷沒聽見。

只覺得那個女人明顯是故意的,蔡徐坤也不管管,自己在他眼裡是真的沒什麼分量了。

他深呼吸一下,不讓自己難受。今天晚上確實吃少了,朱正廷也不怕撞到什麼,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去廚房了。

《我會逃走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