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我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連載中

我七個姐姐國色天香

來源:google 作者:寧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寧楓 安然 現代言情

大姐冰山總裁,風華絕代二姐大學教授,國色天香三姐國際傭兵,仙姿玉貌四姐當紅明星,傾國傾城五姐頂流記者,柔情似水六姐酒吧老闆,天生尤物七姐美艷校花,綽約多姿而我,鎮守邊境十年,執掌南疆,一人喝退十萬之敵,收復三州之地,被譽為九州國第一戰神寧楓!展開

《我七個姐姐國色天香》章節試讀:

平川市。

幾間破舊的小院外,十幾輛挖掘機,正對着兩扇生鏽的鐵門。

南城孤兒院掉漆的牌子,搖搖欲墜。

寧楓背着行軍囊,伸出手,扶正了牌子,一時間有些失神。

十年前,寧家慘遭滅門,全家上下,僅剩他一人獨活,仇家追殺,全城封鎖,走投無路之下,他被南城孤兒院的院長林景河帶回孤兒院收養。

在孤兒院的五年間,他結識了七個姐姐,卻沒想到,仇家的追殺,一直沒有結束。

為了不連累林景河和七個姐姐,在一個雨夜,年僅十五歲的他,獨自一人,離開了孤兒院。

十年後,他再次站到這裡,早已不再是當年那個孱弱的少年。

而是九州國四大戰神之首,南部戰區指揮使,威震八荒上將寧楓。

「我求求你們了,求求求你們了,不能拆啊,不能拆!」

寧楓正要走進孤兒院,孤兒院里,一個老人被人踹倒在地,滾到了他面前。

「你給我滾一邊去,幾百億的工程,就因為你這麼個破孤兒院耽擱了老子半個月,今天,就是把你拍死在這,我也得拆了你這孤兒院!」

老人從地上爬了起來,跪在拆遷隊長面前,老淚縱橫。

「李隊長,我求求你,不是我不讓拆,是這孤兒院,還有二十多個孩子沒處安置!」

「你把孤兒院拆了,這些孩子該到哪去啊!」

李隊長一口吐沫吐到老人面前。

「我呸,一群有娘生沒娘養的孤兒,我管他們到那去,就是要飯也不管老子事,你趕緊給我滾!」

老人跪在地上,倔強的擋在李隊長身前,他今天就算是死在這,也絕對不能讓他們拆了南城孤兒院。

李隊長來了火氣,抄起一把鐵鍬,對着老人。

「你還來勁了是不是?」

李隊長抄起鐵鍬,直奔着老人的天靈蓋砸了下去,他背後站着的可是宋氏集團,弄死個把人,大不了賠錢了事,要是耽擱了工期,十個他賠不起。

就在鐵鍬要落到老人頭上的時候,一隻手,突然按在了李隊長的胳膊上。

李隊長回過身,按住他的,正是寧楓。

「我警告你,少他媽管閑事!」

寧楓冷笑了一聲,抬起腿,一腳踹在了他的胸口上。

這一腳,直接讓李隊長倒飛出兩米,在地上翻滾了半圈,一口血吐在地上,胸口傳來的劇痛,讓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兩根肋骨,斷了。

「林叔。」

寧楓扶起跪在地上的老人。

老人看着寧楓,伸出手,摸了摸他那遍布滄桑的臉。

「你,你是小楓?」

寧楓點了點頭「是我,林叔,我是寧楓,我回來了。」

時隔十年,寧楓也沒想過,竟然會是在這種情形下,見到了南城孤兒院的院長林景河。

林景河心中說不出的激動,十年前的雨夜,寧楓從孤兒院消失,下落不明,他急得發瘋,找遍了整個平川市,也找不見寧楓的蹤跡。

他曾經一度以為,寧楓死在了外面……

沒想到,沒想到,寧楓還活着。

「喂,臭老頭,你他媽的是不是忘了點什麼事?」

「把我們大哥打成這樣,你們還有心在那閑扯?」

不知道什麼時候,十幾輛挖掘機里,黑壓壓的走下來十幾號人。

剛剛被寧楓一腳要了半條老命的李隊長,也被人攙扶了起來。

「媽的,敢踹老子,本來我今天只想弄死這個老頭!」

「沒想到還有人要陪他一起送死!」

「今天,就讓你們兩個,一起死在這!」

李隊長揮手,十幾號人,抄着手裡的鋼管,將寧楓和林景河團團包圍。

林景河有些害怕,但還是擋在寧楓身前「小楓,你趕緊跑,幫我照顧好孤兒院里的孩子,我這把老骨頭,留在這,拖住他們!」

寧楓笑了一聲,把林景河拉了回來。

「林叔,您這把老骨頭,還是留着安度晚年吧,這幾個雜碎,交給我解決就是了!」

寧楓放下背囊,看着明晃晃的十幾根鋼管,掏出手機,撥出一個電話。

「封鎖南城孤兒院街道,沒接到我命令之前,不允許放任何人進來!」

「也不允許,放任何人出去!」

隨着寧楓一聲令下,距離南城孤兒院最近的駐紮軍隊出動,開始封鎖整個街道。

李隊長鄙夷的看向寧楓。

「還他媽封鎖街道?你是不是電影看多了?」

「別說封鎖街道,你今天就是把平川市封了,也得死在這!」

「給我動手!」

李隊長怒喝了一聲,卻被胸口兩根斷掉的肋骨,疼的齜牙咧嘴。

寧楓正要反擊,衚衕里,一輛新聞轉播車橫衝直撞的繞過幾輛挖掘機,停在了南城孤兒院的門前。

「住手!」

轉播車裡,一個披肩短髮的女人,扛着攝像機,對準了十幾名正手持鋼管的拆遷隊工人。

「我是平川市電視台記者安然,現在正在對林氏集團強拆事件進行現場直播!」

十幾名工人有些傻眼。

李隊長倒吸了一口涼氣,雖然林氏集團強拆的事情,鬧得滿城沸沸揚揚,可那不過是捕風捉影,要是真讓這群記者找到證據,他鐵釘要丟飯碗!

「別拍了,別拍了!」

李隊長趕緊讓人去搶攝像機。

一名拆遷隊的工人抬起鋼管,對着安然手中的攝像機正要砸下去。

安然身後,一雙有力的大手,挽住了她的腰,將她向後一拖,那砸下來的鋼管,順着安然的鼻尖划過。

「謝,謝謝……」

安然回過頭,映入她目光的,是一張略帶滄桑,卻又無比熟悉的面孔。

她微微一怔,眼中一顫,手中的攝像機險些脫手。

寧楓趕緊接住,湊近了安然的耳邊「五姐,十年不見,見到我也不至於這麼激動。」

安然的臉上,兩行眼淚流了下來,她顧不得眼前強拆的工人,轉身用手錘在寧楓的胸口上,錘了兩下,又覺得有些心疼,不由得減輕了力氣。

「你還知道回來,你知不知道,我們找了你整整十年!」

「十年,你到底去哪了?」

寧楓順勢抱住了安然,在寧楓懷裡,安然安靜了下來。

這十年來,他虧欠了七個姐姐太多。

當初一聲不響的離開,就是怕牽連到七個姐姐和南城孤兒院。

可如今,他為九州國四大戰神之首,再也沒有任何顧忌。

到這來,就是為了報十五年前,寧家滅門之仇!

那場大火夾雜着鮮血的黑夜,父母慘死,至今仍是他心中的夢魘,十五年過去,還時常出現在他的噩夢之中。

「小子,交出你手裡的攝像機!」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名拆遷隊的工人,將鋼管對準了寧楓。

寧楓眼中的溫情,瞬間化作戾氣,連帶周遭的溫度,都下降了幾分。

「我讓你插嘴了嗎?」

「沒看我正在這我和我五姐談情說愛呢嗎?」

「狗東西!」

寧楓反手奪過那拆遷隊工人手中的鋼管,一棍子砸在了他腦袋上,瞬間,那名叫囂的拆遷隊工人倒地不起。

安然想要轉過頭來,卻被寧楓捂住了眼睛。

這群垃圾,不配髒了他五姐的眼睛!

《我七個姐姐國色天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