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無上陣仙
無上陣仙 連載中

無上陣仙

來源:google 作者:夢漠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利 夢漠

名山大川之中,仙門萬千,修士縱橫都是與天奪命之輩,自然殺劫不斷!一個卑微的生靈,獲上古陣法傳承,棄正統修仙之路,結陣丹,化陣嬰,成陣仙,納大陣於體內,聚毀天滅地之能展開

《無上陣仙》章節試讀:

炎陽城只是齊國中的一座小城,而方利所在的家族卻是這個小城的掌管者之一,與王家、衛家、周家合稱炎陽城四大家族。

「看來這一年時間炎陽城並沒有多大變化,城牆還是那堵城牆,鬧市還是那個鬧市。」重回家鄉,方利不禁懷念地四處觀望,心裏有了一種踏實的感覺。

還是快點回家看看,希望母親和妹妹都生活的不錯。方利有些忐忑,心中突然升起了一股急躁的情緒,對母親與妹妹的思念也越來越強烈。

「離家一年也是大不孝。」方利很是自責,不禁開始加速前行,體內氣息運轉,健步如飛。

當年牽掛家中母親和妹妹,方利曾拒絕過上虛真人收他為徒的請求,拒絕了這個可以讓無數人羨慕而死的請求。可上虛真人確實看中了他,竟親自找到他的母親,闡明了陣法師的光明前途。

方利的母親也是明白人,見上虛真人這種神仙般的人物竟然想收自己兒子為徒,大為驚喜,雖然心有不舍,但依舊含淚將方利趕出家門,方利不願便以死相逼,終是讓他屈服。

雖然如此,但沒能侍奉在母親左右,方利心中依舊覺得有些愧疚。不過如今自己回家了,總算能夠補償,這是他唯一的寬慰。

「咦,這不是方利那個蠢貨嗎?」

才剛剛進入方家,方利便聽到了一個刺耳的聲音,轉頭望去,竟是兩個穿着華貴的公子哥。這兩人方利也認識,都是族中嫡系子弟,而且還是以前最常欺負自己的兩人。穿白衫的名叫方康,乃方家二長老的孫子,手握紙扇輕輕搖擺,好不瀟洒;穿黃衫的名叫方岩虎,為功法閣守閣長老的孫子,濃眉大眼,身體結實,與小牛犢一般。

開口說話便是白衫少年方康。

「方利?就是那個怕被我們毆打而離家出走的那個?你不說我都快將他忘了,好久沒找他疏鬆疏鬆筋骨了。」方岩虎也來了興緻,順着方康的目光看去,立馬發現了正準備回家的方利。

「別人可不是離家出走,他母親說了,這傢伙可是跟着一位仙人修鍊去了,現在可是仙人弟子啊,我建議我們還是快點向他低頭認錯,否則要被打殺了,哈哈哈……」方康先是裝作害怕的模樣,然後肆意大笑,諷刺之意不言而喻。他可不相信方利會被什麼仙人看中,怕是整個炎陽城都沒人相信。

「哼,仙人,我等修士在普通人眼裡都是仙人,但真正的仙人卻不是能夠在凡間走動的,可笑他母親還以為自己兒子有多厲害,四處吹噓,徒惹笑話。」方岩虎冷哼一聲,眼中不屑之意甚濃。

方利離得不遠,自然將他們的話都聽了下去,雙眼頓時眯了起來。不過急於回家看望母親和妹妹,方利並不打算現在就向他們發難,只是冷哼一聲,繼續向家的方向走去。

「呦,離家一年膽氣倒是肥了不少,竟敢對我冷哼,莫不是忘了我的拳頭?」見方利理也不理自己二人,方岩虎有些不悅,就想將方利喝住。

方利不管不顧,頭都沒回一下,繼續前行。

「好大的膽子!」方岩虎暴喝一聲,這一下卻是徹底怒了,這個以前被自己隨意踢打的蠢貨竟然敢無視自己,方岩虎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又見方康在一旁憋着笑,更加惱怒,箭步上前,立馬便將方利攔下,同時碩大的拳頭舉起,就欲向他砸去。

「滾!」方利眼神凝聚,狠狠的瞪向衝過來的方岩虎。早在第一眼他便將方岩虎的修為看透,不過與自己一般,也是鍊氣四重而已。倒是一旁的方康修為高點,達到了鍊氣五重,但依舊不能給自己造成威脅。

這突然的一聲大喝,卻是讓方岩虎愣住,舉起的拳頭也一直沒有砸過去,想必他還沒反應過來,這個卑賤的支系子弟怎麼敢向自己說出「滾」字?

「我要你死!」方岩虎臉色漲得通紅,想到自己剛剛居然被方利的氣勢震住,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羞怒情緒,已快讓他喪失理智。

方康站於一旁一句話沒說,一副看好戲的模樣,就算方岩虎將方利打死,他也不會阻攔一下,在他心裏,方利不過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支系子弟而已,打死也就打死了。

「都說了讓你滾。」方利不急不緩的說道,見方岩虎依舊打過來,背上鐵劍瞬間出鞘,錚的一聲,紅黑兩種光芒大漲,直接向他刺去。

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方岩虎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立馬便跌飛了出去,吐出一口鮮血,胸口衣衫破碎,露出了裏面一半燒傷一半凍傷的肌膚。這還是方利手下留情的結果,否者可不是凍傷燒傷這麼簡單,直接便把他心臟刺穿了。

「這是……法器!」方岩虎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頓時驚駭的睜大了眼睛,也顧不得爬起來,立馬看向方利手中的鐵劍,眼中已充滿了不可思議之色。

別說是他,就算是邊上看戲的方康也驚訝不已,剛才他清楚的看見方利手中的鐵劍發出赤、黑兩種顏色的光芒,這明顯是水火屬性的表現,凡器可附帶不了屬性!

也不怪他們如此驚訝,要知道大齊國已知的武器法寶共分四個層次,從低到高分別為凡器、法器、靈器、仙器,每一層次又分十品,像炎陽城這種小城,怕是也就只有幾件法器,還都是作為鎮族之寶的存在,至於靈器、仙器那是想也別想。如今突然見到方利拿出一件法器,怎能不驚?

「偽法器而已,威力只相當於五品凡器的程度,若是真法器,哪怕僅僅是劍氣打到你身上,你也已經死了。」方利淡淡的說道,卻並未因為一招擊敗了方岩虎就暗自竊喜,他知道,若不是方岩虎太過大意,自己也未必能這麼快將他擊敗。況且,只是擊敗了一個相同修為的人而已,也不值得太過高興。

說完,方利頭也不回,繼續向家中行去。當年自己在這兩人眼中屁都不算,任意打罵,如今一年過後卻是調轉了過來,他們再也不能在自己面前耍橫,甚至,面對儒弱的他們,方利連報仇的心思都提不起來。就如同面對兩個跳樑小丑一般,回想起他們曾經在自己面前耀武揚威的情景,只覺可笑。

見方利已經走遠,方康與方岩虎互看了一眼,臉上儘是驚訝之色。

「偽法器,哪怕僅僅只有五品凡器的威力也好過許多長老的武器,難道他真的拜了一個仙人為師父?」方岩虎喃喃自語,眼神有些獃滯,更有些羨慕。

「閉嘴,哪有什麼仙人,你難道沒有閱讀過古籍嗎?就算他真的拜了個師父,那人也只不過是一個強大點的修士而已。」方康紙扇一合,狠狠的瞪了方岩虎一眼。

方岩虎沒再說話,深深的皺起了眉頭。總之,在沒有摸清方利底細之前,他不打算再找方利麻煩。

「不好!」

方岩虎沉默了一會兒,突然想起了什麼,頓時大叫一聲。

「怎麼了?」方康有些疑惑,還以為他被方利擊傷的部位惡化了。

方岩虎睜大了眼睛,焦急道「昨天我二弟林豹去過方利家!」

「哦?難道林豹為難他的母親和妹妹了?」方康皺起了眉頭,顯然,現在的他也不想去得罪方利,畢竟還不知道方利身後是否有一個強大的修士。

「比這更糟,」方岩虎拍了拍額頭,繼續說道「林豹見方利的妹妹長相清秀,就強行將她帶回了府里收作丫鬟,想要等她長大一些便偷偷……而且還打傷了方利的母親。」

「慌繆,同族之間不得私通,這是十大祖訓之首,你弟弟當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竟敢有此想法!」方康怒喝道,雖然方岩虎沒有直接說明,但他已經猜出了十之八九,以前他就聽說過方林豹縱慾無度,不想如今竟敢打起同族的主意,當真是活膩歪了。此時方康心中生出了一股衝動,想要離方岩虎兩兄弟遠遠的,以免惹禍上身。這可不是得罪方利那麼簡單,這件事要是被捅破,可是違背了祖訓,就算他爺爺是長老也護不得他。

「我本來也想勸林豹,但想到方利不在,她們兩柔弱母女也鬧騰不起來,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任其胡作非為,不想方利卻回來了。」方岩虎有些慌了,這件事要是被捅破,他弟弟就徹底完蛋了,說不定還會牽扯上他自己。

方康思索了一番,止住方岩虎,道「莫急,你不過是害怕方利將這件事捅破,若是他消失了便沒事了。」方康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方岩虎一愣,「你是說殺了他?怕是族長會追究責任,還有他的師父……」方岩虎猶豫不決,心中暗暗計算得失。

「做的乾淨點便可。」方康冷聲道。說完這句便不再理會方岩虎,轉身就走。

方岩虎沒再說話,重重的呼出一口氣,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無上陣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