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我們
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我們 連載中

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我們

來源:google 作者:琴媛心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虞靜姝 靜姝

架,平日里都是順着他說話,更是鮮少會和他對着來,但今天我面對那張和虞靜姝相似的臉,實在是忍不住顏之行顯然沒料到我今日如此叛逆我們都心照不宣地沒有說話但他仍展開

《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我們》章節試讀:

架,平日里都是順着他說話,更是鮮少會和他對着來,但今天我面對那張和虞靜姝相似的臉,實在是忍不住。
顏之行顯然沒料到我今日如此叛逆。
我們都心照不宣地沒有說話。
但他仍舊很有默契地把車開向那條曾走過無數次的道路。
好在幾天前我就告訴他了,紀念日想在那家日料店過。
也不算太尷尬。
一路上我都在頭腦風暴,雙手忍不住地顫抖,我實在無法忽視那張和虞靜姝十分相似的臉。
回憶也源源不斷地向我湧來。
如果顏之行知道,虞靜姝就是以前對我實施校園暴力把我推入深淵的人,他還會對她這麼念念不忘嗎?
她還會是她的白月光嗎?
如果他還是對她這麼念念不忘,那他還會和我在一起嗎?
我不敢細想。
我很愛顏之行,太愛太愛了。
高中的時候虞靜姝和我都是尖子班中的尖子,是家人間的驕傲。
各科老師也總是用我們的努力和成績警醒下一級的學弟學妹,告訴他們珍惜時光,切莫蹉跎。
當然了,不管她怎麼努力,她的成績總是略低於我的。
湊巧的是我們也同住在一個大院里,雙方家長更是低頭不見抬頭見。
聽過她媽媽說過最多的一句話就是「穗穗成績那麼好靜姝你要多和人家學習,多和人家交流。」
每到這時我們都相視一笑,因為這些話我和她都聽出老繭了。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虞靜姝和我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到家了不是去她家溫習功課就是到我房間里相互提點,課間相互邀約去廁所,跑操一個眼神就知道要去旁邊系鞋帶。
我們倆的關係卻在我撞破她爸和我媽醜事的那天戛然而止。
就和往常一樣我不過是生理期請假回家,誰知還沒進門就聽到陣陣喘息,一開門還來不及穿好褲子的男人嚇了一跳。
年紀輕輕的我哪能經受得住這種場面,尖叫聲引來了全院的駐足。
當年的事情鬧得很大,最後以她媽跳樓我爸媽離婚的悲慘結局收尾。
事情結束之後她和她爸就搬了出去,院子里也不復往日的歡聲笑語。
虞靜姝恐怕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恨我。
現在想來也是好笑,我都沒恨她,她倒恨我恨到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
「我們到了穗穗。」
顏之行的話把我從思緒里拉了回來。
下了車他細...

《想把我撕碎生吞活剝我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