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蕭鈞風謝邵英
蕭鈞風謝邵英 連載中

蕭鈞風謝邵英

來源:外網 作者:小狀元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小狀元 科幻小說

她代替哥哥入朝為官,伴君在側三年,卻對他動了心。展開

《蕭鈞風謝邵英》章節試讀:

他忍不住坐在床邊,一顆顆給她解頸側的紐扣。

替謝邵英脫掉了外衣,擱於一側龍門架上。

蕭鈞風復又手撐着下頜,仔仔細細地看她。

似是涼快了些,睡着的人微微露出一抹笑意,瞧得他也跟着笑了起來。

看了一會兒,他覺得好像是被她傳染了,竟然也開始覺得睏倦,於是便脫去了龍袍,也翻身上床。

謝邵英這一覺睡得極好。

她做了一個美夢。

夢中,她的哥哥謝欺程一襲緋色官服,挺拔昂然。

而她,穿上了幾年未碰的女裝,着一襲湖綠色的衣裙,站在一個漂亮的湖邊,欣賞着湖光美景,自由自在。

真好啊……

好得她都不願意醒過來。

但是最終,她還是不得不醒了過來。

因為她感覺自己無法呼吸了。

她的唇被人堵住,完全呼吸不了新鮮的空氣。

半夢半醒間,她驀地睜開眼。

而後,她看到了一張俊顏在眼前放大。

凌厲的眉,筆直高挺的鼻樑,深邃的雙眸,純黑的瞳仁,長長的睫毛……

這張臉,放眼整個大離,都再也找不出第二張來。

謝邵英一下子嚇得魂飛魄散。

尤其是,她發現這張臉的主人正在舔舐她的唇時。

「皇……皇上……」她嚇得牙齒都在打顫。

蕭鈞風遺憾地嘆息一聲,戀戀不捨地放開她的唇,卻並不從她的身上下去,依舊緊緊貼着她。

「愛卿醒了?」他極黑的瞳仁盯着她,淡淡地道。

謝邵英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了,她看一眼頭頂,方才想起來自己此刻身在何處。

心念電轉間,她微微垂眸,小聲道「皇上可是要午休了?臣這便下去。」

說完,便輕輕地移動着身子,欲溜下床去。

但是蕭鈞風豈容她得逞?

他雙臂架在她兩側,並不如何用力,卻將她的去路全都封死了。

「皇上……」謝邵英無奈,只好停了要下床的動作,偷偷用眼風瞥一眼他,見蕭鈞風盯着自己的眸光灼灼,一下子心跳得都快蹦出來胸口了,她心中快速地想了一遍措辭,方才小心翼翼地道「請皇上允許臣下床吧。」

「呵~」蕭鈞風輕笑,覺得她明明怕得要死卻又強作鎮定的模樣甚是可愛,忍不住低頭在她唇上親了一口,道「下床幹什麼?時辰還早呢。」

再次被輕薄,讓謝邵英徹底傻眼了。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雖說外袍已經不見蹤影,但是中衣還在身上,束胸也沒有解開,不由稍稍放下心來。

然而對着蕭鈞風的行為,想假作無視已經是不可能了。

她只好硬着頭皮道「皇上……皇上若是此刻有情致,可讓李公公宣淑妃娘娘前來侍奉。」

當今皇上登基之後一直未立中宮,目前後宮裡位份最高的,便是芝蘭殿的淑妃江氏了。

蕭鈞風聞言,眼底閃過一絲不悅。

他伸指輕輕摩挲着她光滑的下頜,淡淡道「有愛卿在此侍奉即可。」

他的動作,配上他的俊美無儔的俊顏,倒也談不上多輕浮。

可是,卻絕對不該是一個皇帝對一個臣子做的。

謝邵英渾身一僵,她咬了咬牙,最終還是小聲提醒道「可……臣是男子,怕是不能侍奉皇上。」

她這句話簡直直踩蕭鈞風的痛腳。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她是男子了!

這也是他每次見到她最想發火的原因。

為何要是男子?

為何既已經是男子,還偏偏佔據他的心神,讓他心心念念?

可惡,當真可惡!

想到此處,蕭鈞風忽然間起了壞心。

他驀地張嘴,咬上她小巧的耳垂。

「嗯~」

謝邵英此生從被被人如此對待過,一下子便覺得一股電流從耳垂處湧向四肢百骸。

一下子,她的氣息便亂了。

她驚惶害怕又不知所措地看着頭頂上方的人,伸手輕輕推他,但是又使不出力氣,也不敢使力氣。

明明是惡意戲弄她的,但是一觸及她軟軟的身子,蕭鈞風自己倒先按捺不住起來。

吸允了一陣,放開她小巧的耳垂,蕭鈞風意味深長地道「誰說只有女人才能侍奉朕?男人也是可以的。」

這句話如同上元夜的焰火般,在謝邵英耳中轟然炸開。

等到腦中那陣轟然巨響過去,她才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皇帝,大離的君主,半響說不出話來。

她這吃驚的模樣令蕭鈞風龍心甚悅,他於是決定好心地給她科普一下。

「愛卿平日可讀過一些春宮冊?」

「微臣……未曾讀過。」

謝邵英仍舊沒有回過神來,但是快速回答皇上的話已經成為了她三年來的習慣,即便處于震驚之中,仍舊是下意識的反應。

他就知道她沒讀過,不僅沒讀,看她方才承受他的吻那呼吸都不順暢的樣子,只怕都還未開過葷呢。

這一點還是很值得高興的。

他不願意她親近過任何人。

他微微一笑,說不出的風姿卓然。

「那想必愛卿不知道,男人與男人之間,也是可以歡好,共赴巫山雲雨的。」

說著,他的大掌下移,輕輕揉捏她的臀。

謝邵英就算再傻,也明白他說的是何意了!

她雖未讀過春宮圖,但是看一些話本時,也不乏有一些王孫公子寵幸孌童、有斷袖之好的故事。

也知道除了男女之間的天地大倫,這男男之間也是頗多喜好之人的。

可是……

可是她不是謝欺程,不是男子啊!

這才是最可怕之處。

被蕭鈞風捏過的地方,如滾燙的火在燒,謝邵英這一刻簡直頭皮發麻。

她渾身僵硬,想離開,離不了。

可是再待下去,一旦他脫掉她的衣服,發現了她的女兒身,那麼她……以及她的親人們,將必死無疑。

「皇上……」她一出聲,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帶着明顯的顫抖。

那是驚懼至極才會發出的音調。

「嗯?」蕭鈞風薄唇微勾,目光懾人地看向她。

「臣……今日身子略有不適。」她咬唇道。

事到如今,她的腦中一團亂麻。

從來沒有哪一刻,她比現在更後悔。

為何三年前要自作主張地替哥哥參加科舉?

如果沒有參加,哥哥只消再等幾年,依舊可以青雲直上,一展所長。

他們一家也不會如現在一般日日擔驚受怕,謹小慎微。

想到此處,她的眼淚忍不住流了出來。

都是她的錯。

是她害人害己。

只是她一條命也就罷了,但是謝府滿門可怎麼辦?

她的眼淚忽然便流了出來,蕭鈞風本來還唇角帶笑。

可是看着那刺眼的淚珠,他的唇瞬間就緊緊抿了起來。

一瞬間,他有些後悔。

後悔自己為何這樣戲弄她,也後悔明明已經忍了兩年多了,為何今日又做了傻事。

他是心悅她,悅她的才情,悅她的性情。

可是,正因為喜歡,他才會苦苦克制。

任何一個正常的男子,都不能接受另一個男人的愛吧?

「朕累了,謝卿退下吧。」他驀地翻身,放開對她的禁錮,意興闌珊地道。

《蕭鈞風謝邵英》章節目錄:

上一本>>《唯念此笙》
  • 下一篇:暫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