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恐怖靈異›謝若沁蕭淮安小說免費
謝若沁蕭淮安小說免費 連載中

謝若沁蕭淮安小說免費

來源:外網 作者:謝若沁蕭淮安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謝若沁蕭淮安

蕭淮安上前一步虛扶謝章。李茂全也跟在後頭去扶謝欺程。一時蕭淮安在飯桌的上首落了坐,含笑看向在場的眾人道:「都請坐吧,?今夜不請自來,倒是叨嘮了」。...展開

《謝若沁蕭淮安小說免費》章節試讀:

謝若沁聽見這話,果然好奇,很快便從被中鑽了出來。「有刺客的消息了?你快說。」她催道。她的眼神,澄澈極了,如同一汪湖水,清可見底。被這樣的一雙眸盯着,蕭淮安好不容易鼓住的勇氣,又有些偃息了。他弱弱地做着垂死掙扎,問她「咳,你一定要把人抓到么?」... 且不說他微服出宮,特地來給一介普通臣婦祝壽,但就他放下架子,向謝欺程致歉,就令他刮目相看了。 謝夫人也點點頭。 她是女人,她並不關心別的,蕭淮安那一箱子賀禮,固然令她受寵若驚。 但真正打動她的,則是他看向自己女兒是哪眸中滿滿的深情,還有他不時給她夾菜的小動作。 她今年三十有五了,這一生,不求夫君再升高職,不求兒子成才,只要一雙兒女過得幸福,那她便也幸福了。 卻說蕭淮安扶着謝若沁走了一段路,眼見她步伐越來越亂,差一點要撞在柱子上,當下也顧不得身在謝府,乾脆將她抱了起來,一路往清苑行去。 穿過庭院,行過長廊,很快,便到了她的院子。 一路往裡,將謝若沁放在她的閨床上,蕭淮安吩咐蘭馨道「去拿點蜂蜜水來,再備些熱水。」 待蘭馨出門,蕭淮安將謝若沁的鞋襪除去,正在給她蓋被子,卻忽地被她勾住了脖子。「怎麼了?」他輕聲問。 面前小人兒,眸如春水,雙頰酡紅,櫻唇粉嫩嫩的,呼吸如蘭,又帶着談談的酒香,嬌俏可愛,令人怦然心動。 「阿落,我痛……」謝若沁緊緊摟着他的脖子,微微嘟嘴,跟他撒嬌。 蕭淮安聞言,忙心疼地問「何處痛?」 「唔,頭痛……」小人兒皺着眉訴苦。 「誰讓你方才貪杯的?」 口中嗔怪着,手卻已經自覺地幫她輕輕按起來。 一邊按,一邊問道「好點么?」 「嗯~舒服~嗯~輕點……」 喝醉了酒的人,聲音軟的像貓,輕哼聲聽起來就像床上的呻吟一般。 本就曠了多日的蕭淮安如何能忍? 蕭淮安聞言,手上一抖,但很快有鎮定下來,問她道「卿兒方才說什麼? 「嗯~」謝若沁不滿他的動作忽然停止,嬌聲道「我說,我這幾日很想阿落,白天想,晚上也想,做夢也總是夢到…… ' ' 「是么?」蕭淮安深深地盯着她,啞聲問「都夢到了些什麼?」 先前,他在夢中不知夢了她多少次。 這還是頭一回,她居然也會夢到他。 「唔,太羞人,不能說。」 過了片刻,眼見她都沒有出來的打算,擔心她透不過氣來,蕭淮安這才笑道「好了,朕不說便是了,你出來,朕有事跟你說。」 「不要。」錦被中傳出謝若沁悶悶的聲音。 蕭淮安無奈,只好道「朕金口玉言,說出來的話便是諭旨,絕不誑你。你不在鬱結那刺客的事么,不想聽那就算了。」 事實上,他巴不得她說不聽。 分開的這幾日里,他無時無刻不在想她。 隨着想念越深,他也逐漸認識到問題之所在。 她之所以堅持不為後,便是因為那刺客的事。然而,哪刺客是他所扮。 這件事,只有他能給她一個完美的答案。 不是沒想過從天牢里隨便找個死屍出來假扮,可是,瞞得過一時,卻瞞不過一輩子。 他今後註定在面對她時會有愧疚,也會擔憂、害怕。 與其如此,倒不如坦然說出真相,求得她的諒解。 謝若沁聽見這話,果然好奇,很快便從被中鑽了出來。 「有刺客的消息了?你快說。」她催道。 她的眼神,澄澈極了,如同一汪湖水,清可見底。 被這樣的一雙眸盯着,蕭淮安好不容易鼓住的勇氣,又有些偃息了。 他弱弱地做着垂死掙扎,問她「咳,你一定要把人抓到么?」 謝若沁挑眉,憤然道「當然,那人辱我清白,我恨不得立時抓了他,將他付諸我的痛苦,百倍、千倍奉還。」 他那兩次除了對她用強,還做了些什麼惡事呢? 讓他好好想想。 但是謝若沁卻等不得了,她伸指戳他硬挺的胸膛,催促道「快些說啊。」 「……. ' ' 蕭淮安無奈,一副慨然赴死的模樣道「其實,那個刺客現在就在你面前,就是朕。」 「你說什麼?」謝若沁震驚地看着他,面露極度的不可思議。 「卿兒,」蕭淮安鳳眸微垂,有些不敢面對她的眼睛,他深呼吸一口,方繼續道「都是朕不好,是朕對不住你…… ' ' ' '皇上。」謝若沁似乎這才自震驚中回神,她打斷他,道「你在說什麼呢?怎麼可能是你呢?那個刺客第一次來找我時,你並不在玉露殿內。」 蕭淮安苦笑,話既已出口,他便乾脆和盤托出了。 「是朕讓他們假傳的消息,得知你是女扮男裝,朕已經夠生氣了,結果那晚李茂全告訴朕,你第二天就要嫁給沈彬,當時朕實在是氣瘋了,所以才從玉露殿浴池的暗道中進入,扮作刺客來戲弄你,就是想你也嘗一嘗被人欺瞞的滋味兒。」 謝若沁聞言,微微咬唇。 果然,跟她想的一樣,因為她先欺騙他,所以,他也用同樣的方式來回敬她。

《謝若沁蕭淮安小說免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