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言情›心安處是他
心安處是他 連載中

心安處是他

來源:google 作者:蘇豆玉 分類:言情

標籤: 向黎 夏卿歡 言情

離婚前,向黎從不正眼看她,甚至肆意嘲諷羞辱她離婚後,他才知道夏卿歡對自己的意義展開

《心安處是他》章節試讀:

他聲音冰冷不含一絲感情,夏泱泱有些慌了。
夏泱泱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在他面前裝起可憐「黎哥哥,對不起,我不該撕姐姐的支票。」
「你的臉又是怎麼回事?」
向黎眉頭死死擰着,他揮了揮手,身後跟着的助理蘇白將夏卿歡扶了起來。
夏泱泱連忙拉住向黎的手臂,「黎哥哥沒事就好,你別怪姐姐,是我說錯了話,姐姐一時生氣所以才……」 「我知道你沒事,是你自己活該。」
向黎一臉嫌棄,甩開她的手,並冷言嘲諷了一句。
雖然夏卿歡在他眼裡噁心不堪,但也不是什麼阿貓阿狗都能欺負。
他望向眼角掛着淚痕的夏卿歡。
「你,跟我回家。」
車內。
夏卿歡坐在后座,將碎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支票拼起來,可無論多麼仔細依然有許許多多的裂縫在。
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打小的倔強讓她愣是不給眼淚流出來的機會。
何況演哭戲才能賺錢,可現在哭卻一文不值,所以她費力地仰起頭,眼睛使勁往上看,卻還是流下了兩行清淚。
昨天她為了拿到支票被折磨了一整晚,原想着能夠救夏小僮一命,可是夏泱泱的一撕,讓她徹底竹籃打水一場空。
向黎最討厭女人哭,尤其是夏卿歡哭,他抽出幾張紙巾,有些不耐煩道「我已經讓蘇白去交醫藥費了。」
聞言,夏卿歡的眼淚立刻止住。
她看向他,眼神中裝滿了不敢置信「謝謝,你真是我的好老公!」
「夏卿歡,你還真是讓我驚訝。」
「老公?
還記得你我領過證?」
向黎看着她變臉飛快的模樣,陰鷙眸子里滿是殺氣,「三年前不擇手段害死我奶奶,消失了三年再次出現,作惡依舊這麼不留餘地。」
向黎嘲諷的話並沒有刺傷夏卿歡。
「我只是感激你肯幫我罷了。」
雖然心中狂喜,可她明白向黎不喜歡一驚一乍的女人,所以壓下那股雀躍,安安靜靜坐在座位上。
片刻過後,豪奢的黑色轎車停在別墅大門前。
夏卿歡默默跟在向黎身後,他剛打開車門,一抹嬌俏的身形就竄到他身邊,手裡還拿着一張孕檢報告。
夏泱泱拿出孕檢報告「黎哥哥,我知道錯了,你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原諒我撕了姐姐的支票?」
向黎眉頭都沒皺一下,對孩子的事情視若無睹。
「黎哥哥,撕姐姐支票的事情我真的知道錯了,十萬我也賠到姐姐銀行賬戶上了,可是醫生說,我有孕期輕度抑鬱症。」
向黎依舊不予理會「夏卿歡,來我書房一趟。」
「好。」
夏卿歡乖巧的跟着向黎上了樓。
夏泱泱站在原地,仍舊保持着一臉得體的微笑。
直到看不見他們的背影,她的笑容才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嫉妒與猙獰。
「夏卿歡,從今天起,你和黎哥哥不會再有交集了。」
她撫摸着她的肚子,臉上陰鷙消失,滿臉幸福,「我會代替你好好照顧他。」
書房。
兩個人面對面坐着,夏卿歡如同以前一般,看着向黎的眸子裝滿星辰。
結婚三年,這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坐着,夏卿歡柔聲開口「你找我有什麼事呀?」
向黎似乎受不了她充滿愛意的眼神,移開目光,漫不經心地將文件放在夏卿歡面前「你自己看看吧。」
她還單純的以為是什麼公司文件,才剛翻開「離婚……協議書?」
夏卿歡呆了呆,鼻尖有些酸澀,別過頭抹去即要奪眶而出的晶瑩,低着頭沉默不語。
雖然這次回來就早已做好了準備,可在看見這張協議書時,心臟還是忍不住的抽痛。
大學時期,他們是校園中羨煞旁人的一對。
可就在三年前新婚夜那個晚上,夏泱泱騙她說小僮在打工的地方和別人打架受傷,把她誆到了醫院。
她剛到醫院門口就被人打暈,等醒來時卻發現病床上躺着的是向老夫人。
她當時匆忙離開,只顧着去尋找小潼,沒想到,向老夫人竟然是因為她的逃跑而突發心悸住院的。
而且,本來都搶救過來了,卻恰巧有賊為了偷走向老夫人的項鏈,「不小心」拔掉了呼吸機!
且那一日,小潼確實病危,因為他患有一種罕見的心臟病,國內醫生沒治過這種病歷,是夏泱泱斥巨資送她和小潼出國治療。
那時的她還對夏泱泱感激涕零,現在想來真是愚蠢至極。
她信了夏泱泱的話,最後換來的卻是「向家奶奶遭遇車禍幕後主使竟是未來少奶奶」,向家因此陷入混亂。
而她消失三年,成了名副其實的「有福同享有難就跑拜金女」。
「泱泱懷孕了,我和你之間的夫妻之實也就只有過昨天晚上,這張卡,作為補償。」
向黎拿出一張黑卡放到夏卿歡面前「只要你簽下名字,它就是你的。」
還以為,向黎是顧念舊情。
沒想到這全是為了迎娶夏泱泱過門,夏卿歡自嘲笑了笑。
「沒想到我這名不副實的婚姻竟然值這麼多錢。」
她邊說著,邊寫下名字。
一筆合成,字字珠璣。
她眼眶中帶了點晶瑩,向黎倒是驚了驚,他還在思考如果夏卿歡死纏爛打要怎麼辦。
沒想到竟然這麼順利。
向黎勾起唇角,眼神看着卡示意夏卿歡可以將其帶走。
「不用了,我自己有手,可以賺錢。」
臨走之前,夏卿歡還想給在他心中給她的人設留點好印象。
她轉身走出書房,沒過幾步就迎面碰上夏泱泱。
夏泱泱看着夏卿歡,撫摸着肚子里所謂的孩子,莞爾一笑,「痛嗎?」
「無感。」
夏卿歡眸中全然是倔強。
她不會承認她的心此時有多麻木,也不會說出她對他的感情有多深厚。
這個回答倒是讓夏泱泱忍不住高看了她一分。
她張開嘴,眼裡帶着譏諷,低聲說道「六年前,金店搶劫案,是我做的。
那麼你猜猜,三年前,醫院偷走向奶奶首飾的人,是誰?」
聞言,夏卿歡臉色霎白。
殺死向老夫人的兇手,竟然就是夏泱泱!
夏泱泱就想看她這張表情,「而且,控告你的人,是我找的,小僮的心臟病,也和我有關係。」
 

《心安處是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