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婿不為奴
婿不為奴 連載中

婿不為奴

來源:google 作者:一葉秋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君夭炎 武俠修真 王花

什麼?上門女婿?吃軟飯的幹活!這難道就是師妹們口中的以肥為美的世界?肥婆為妻,兇悍霸道,非要逼他就範肥婆:快來伺候我!君夭炎:給我十天,我定讓你滿意……展開

《婿不為奴》章節試讀:

今日只是初次交鋒,他就暫且給君家這些不長眼的傢伙一個下馬威,十日,他有的是時間玩弄他們。

  大廳之內,其餘的姨娘也都紛紛離開,她們只是在君家討一口飯吃,沒必要惹禍上身,她們膝下只有女兒,多數已經嫁出,便不參與這嫡子庶子之爭了。

  「阿爹,我去替你教訓那個廢物。」

  「夭古,別胡來,給我坐下,你的丹藥,還指望他呢。」

  「可是,阿爹,我忍不下這口惡氣,孩兒可是萬里挑一的靈修者,那個廢物非但不想幫我,還對父親惡言相向。」

  靈修者可是最光榮的存在,誰看見他不是一臉的羨慕與崇拜,君夭炎這個廢物,無視他就算了,還用律典司壓制他,可惡至極。

  「夭古,這幾日,多去陪陪你大哥。」

  「夫君,你說的什麼話?」

  雲氏看着君林,他是腦子糊塗了嗎?讓一個靈修者去陪一個廢物,那個廢物,根本不配!

  「我需要再說第二次嗎?」

  他的這個嫡子回來之後,性格與之前大不相同,若是沒有人撐腰,他斷然不敢相信一個人離家一年,會有如此變化。

  弄不好,他真的利用司家的權勢交到了律典司的朋友,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是。」

  君夭古無奈的點頭,但心裏,早已經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萬里,雙手不禁握緊,廢物,你給我等着。

  狠厲的光芒一閃而過…

  君夭炎陪着水如蘭回到院落,才發現,他們以前居住的院子已經分給了雲氏,而他們,轉住在了雲氏以前的小院子裏面,名為-靜院。

  雲氏的院子很偏僻,離家主的寢居甚遠,裏面,雜草叢生,根本無人打掃,院子裏面,只有一個叫瑤瑤的小丫頭。

  瑤瑤是水如蘭早些年在路上撿的一個孩子,如今,倒是也已經十五歲的芳齡,骨瘦如柴,面色蒼白,在人境,這就是一個丑到極致的女人。

  「大公子,你回來了!」

  瑤瑤看見君夭炎,立刻喜悅的上前,溫柔的笑意讓君夭炎有些心神蕩漾。

  這丫頭,太瘦!

  君夭炎獃獃的看着瑤瑤,見她那活潑的性子,心情都不禁開朗了幾分。

  「炎兒?」

  「啊?」

  「怎麼了?」

  君夭炎回過神,只見一臉害羞的瑤瑤跑進來屋子裏面,那嬌羞的模樣,讓君夭炎有些莫名其妙。

  「沒什麼,進去吧。」

  在靜院,這裡的飯食也是十分的寒磣,竟然是…自給自足,這待遇,那點有當家主母過日子的樣子。

  四個饅頭,一盤青菜,外加一碗雞蛋湯。

  「就這些?」

  君夭炎看着瑤瑤,這小丫頭在外面忙活半天,就弄了些這個菜,比他在司家吃得還要差。

  「大公子,你別看我,自從四少爺成為靈修者之後,開銷巨大,我們…只能吃這些。」

  「沒事,這個很好吃了。」

  君夭炎淡然一笑,拿起饅頭就啃了起來,雲氏,還真是夠狠的,靈修者,他倒要看看,君夭古到底是個什麼靈修者,竟然把君家敗成現在這個樣子。

  「對了,娘,你的金絲燕飛耳環呢?」

  「被不要臉的雲氏搶走了…」

  水如蘭還未說話,瑤瑤就已經替她鳴不平了,那小臉蛋上全是怒火,嘴巴嘟起,可愛到爆炸。

  「瑤瑤。」

  瑤瑤被水如蘭一瞪,立刻無奈的低下頭,她就是替夫人鳴不平。

  「娘親,早點休息吧,我今日累了,先去休息了。」

  君夭炎不在多說,他似乎有些明白君夭炎以前那膽小如鼠的性子從何而來的了,這完全就是遺傳,水如蘭性子溫柔,不喜惹事,君夭炎完美的遺傳了這一點。

  夜晚,君夭炎盤膝坐在床上,試着凝神聚氣。

  「靈氣?」

  君夭炎突然興奮的大喊,這裡,居然有靈氣的波動,不行,他要再試試。

  再一次凝神,果然,這裡有靈氣的波動,雖然如微風拂面,不一察覺,但是,它真實存在。

  君夭炎立刻起身,尋找靈氣的來源,打開房門,面前一片雜草地,裏面,爬滿了荊棘藤,君夭炎找了一根棒子,扒開雜草地。

  靈氣的波動就在腳下,但是,除了泥土,別無其他了,君夭炎蹲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地面冰涼濕潤的泥土。

  難道,在地里埋着?

  靈氣的來源無非來自三個地方。

  第一,靈石。

  第二,靈泉。

  第三,山間萬物產出的靈氣。

  當然,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靈寶,靈寶十分罕見,就算是前世的他,也只是得了一件中品靈寶。

  靈寶多為寶器,但是,這雞不下蛋的人境,就別指望靈寶的出現了。

  他估摸着,就是一塊靈石,還必須是他的人品爆棚,才有可能遇見。

  用木棒挖開,只見,一根生鏽的繡花針出現,在它的上面,靈氣環繞,君夭炎失望的撿起來。

  「繡花針?逗我呢?」

  君夭炎十分嫌棄的撿起來,摘了幾片葉子擦了擦,卻沒有什麼變化。

  「總比沒有好。」

  君夭炎忍不住嘆氣,還以為撿到寶貝了,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玩意。

  回到房間,把繡花針拿在手裡,凝神聚氣,吸收裏面僅有的靈氣。

  片刻之後,君夭炎把繡花針扔到桌面上,上床蒙頭大睡,這點點靈氣,還不夠他發揮第一階破九霄拳法的呢!

  他必須從君夭古那裡得到靈氣之地的所在。

  天空剛剛泛起魚肚白,璀璨的金光散落大地,君夭炎被門口的敲門聲驚醒,煩躁的掀開被窩。

  「誰啊?」

  「大…大哥,是我!」

  「攪人清夢,斷子絕孫。」

  君夭古聽着君夭炎的話,面色立刻變成青綠色,該死的廢物,居然咒他斷子絕孫,要不是自己需要大筆的資金買靈藥,他非殺了他不可。

  「滾。」

  昨晚耽擱了時辰,君夭炎此時是睡眠不足,起床氣爆棚。

  聽到君夭古的聲音更加的生氣,這個小子,大早上的,來叫他起床,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君夭古瞪了一眼旁邊的瑤瑤,這個死丫頭,敢嘲笑他,一個眼神望過去,瑤瑤立刻收起了笑意。

  「大公子,食時了,夫人已經等您很久了。」

君夭炎揉了揉眼睛,穿上鞋子,走到門口,看見君夭古的一瞬間,直接撞開君夭古,伸手搭在瑤瑤瘦弱的肩膀上,無視了君夭古。

  「走吧,瑤瑤。」

  君夭古的呼吸變得急促,該死的廢物,膽敢無視他,手中凝聚靈氣,準備向君夭炎發動進攻,但是想到自己的靈藥,便默默的收回了靈氣。

  他忍!等拿到了金子,再殺了這個廢物也不遲。

 來到大廳,君夭炎看着水氏所坐的位置,冷漠的看了一眼君林,居然讓一個姨娘坐在他的一旁,坐西面東。

  如此尊貴的位置,給了雲氏,而水氏所在的位置,竟然是坐東面西,最下等的位置。

  「娘,我們走。」

  「炎兒,去那?」

  君夭炎突如其來的怒火讓君林摸不着頭腦,這孽子的脾氣,是越來越古怪了。

  「我們出去吃,你面前的東西,吃了折壽。」

  雲氏面前的基本都是葷腥,水如蘭的面前,一片草原綠,青菜辣子,這樣的菜,在君家,下人才吃。

  「站住。」

  君林一巴掌拍在桌面上,嚇得旁邊的雲氏哆嗦了一下。

  老爺生那麼大的氣,她可是從來沒有見過。

  「有事?」

  君夭炎不悅的站定了身子,轉過頭看着後面的人。

  「夭炎,你父親的意思是,你那麼久沒回來,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聚聚,就別出去吃了。」

  雲氏立刻開口緩和了尷尬緊張的場面,君夭炎回過頭,看着面前這群噁心的人。

  一個唱黑臉,一個唱白臉,還真是人以群分,物以類聚,裝什麼好人。

  「姨娘,我其實也想在家吃,可是,玲瓏已經在泰安酒樓訂了食,我若是不去吃,她就不讓我回司家了…」

  君夭炎可憐巴巴的望着雲氏,司玲玲是他們不敢得罪的存在,若是他這個花瓶不聽話,他們在司家,就撈不到錢。

  「你也知道,我與玲瓏成親一年,她一直未有所出,我的身子羸弱,她又不喜其他人的子嗣,所以得大補…」

  說出這番話,君夭炎自己都覺得違心,尼瑪,好喪良心的話,不過,眼下,也只能這樣了。

  「對了,夭古,你也跟我出去吧!你可是君家的靈修者,玲瓏早就想要見你一面了。」

  雲氏聽到君夭炎的話,立刻高興得合不攏嘴,他們一直想要討好司玲瓏,奈何那女的,軟硬不吃,對他們君家不理不睬的,送去的信件,全部駁回。

  他們君家也不敢去打擾,司玲瓏在三日回門之期送來一千金時便說過,君夭炎歸他司家所有,嫁出去的兒子,潑出去的水,是死是活,他們司家說了算。

  不得以任何的理由去打擾司家,否則,就讓他們君家在布諾城,待不下去。

  「阿爹?」

  君林點了點頭,看着夭炎,還以為他變了,原來,還是那個膽小怕事的模樣,估計是在司家受了怨氣,所以回來發泄一下。

《婿不為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