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晏南柯宮祀絕
晏南柯宮祀絕 連載中

晏南柯宮祀絕

來源:外網 作者:病嬌王爺寵妃入骨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病嬌王爺寵妃入骨 都市言情

《病嬌王爺寵妃入骨》是本由「雲箏」大大傾力創作的言情小說,該書主角的名字叫晏南柯、宮祀絕,其別名為《毒妃重生:病嬌王爺掌心寵》,小說主要內容為:晏南柯死後復生了,她這才知道原來自己家族的鳳凰血脈真的有神奇之處,她也終於改變了心頭想法,決定對前世害死她的渣男和惡妹施以狠厲復仇。於是晏南柯不露聲色開始布局,力求一擊斃命。然而讓晏南柯有些無語的是,那前世病嬌無常的王爺宮祀絕竟突然轉性,開始對她窮追猛打了……...展開

《晏南柯宮祀絕》章節試讀:

他故意拉長音調,對着晏南柯擠眉弄眼,那雙桃花眼光彩瀲灧,極為勾人,再配上俊美容顏,不愧是京城有名的少女殺手。
宮祀絕鳳眸冷肅,目光涼薄的掃了他一眼,冷的讓人身體打顫。
宮天宇見事情不妙,腳底抹油轉身就走,臨走前還不忘對晏南柯神秘兮兮的眨眨眼。
晏南柯頃刻間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對這位風流倜儻的三皇子無語凝噎,突然感覺到空氣彷彿在此時都變得凝重起來。
那種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威壓,令晏南柯緩慢轉身,就看到了一張寒霜密布的臉。
額間蓮印在此時隨着他的怒火攀升好像更加紅艷了幾分,那雙鳳眸半眯着的時候,給人一種濃重煞氣,令她這個歷經生死的人彷彿都定住了,身體僵硬,一動不能動。
「你答應他什麼了?」
這人身上的威勢太重,讓晏南柯都險些承受不住,可她卻彷彿看到了滿天的醋罈子在橫飛。
不由得心裏一暖,她強迫自己拋卻一切對他本能上的畏懼,輕輕拉住了他的手。
反正這裡安靜,周圍也沒人,晏南柯也顧不得其他,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親了親。
她雖然不知道為何這男人這般執着於她,可是她感覺的到他對她的好,對她的在意,哪怕將來萬劫不復,她此生,也絕對不會後悔自己如今的選擇。
所以,她現在只想對他好,拚命的對他好,才能彌補上一世的遺憾。
她見宮祀絕神色微怔,藉此機會連忙道。
「別聽他胡說八道,我和他並沒有什麼私情,只因正巧可以靠他來破此局,才提前讓人送了書信,將他請來,而請一位皇子出面,多少需要付出一點兒代價,所以我就答應了他一點兒小事,你別擔心?」
宮祀絕皺着眉,還是有幾分不放心,他剛想細問,突然瞥見一道身影,不知道什麼時候,宮天齊居然出現在了他們身後,還剛巧看到了剛才晏南柯偷親宮祀絕的一幕。
宮天齊垂在身側的手緊緊握着,一雙眸子死死盯着晏南柯。
明明不久前還為了見他一面要死要活,天天想方設法查找他行蹤,今日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別的男人卿卿我我。
一瞬間的氣憤涌動,讓宮天齊差點兒熱血上頭,好在他很快冷靜下來,一雙眸子里划過沉思之色。
晏南柯喜歡他那麼久,絕對不可能突然間就移情別戀,肯定是因為他迎娶如夢導致她心生嫉妒,才會被宮祀絕教唆着和他做對。
她一定是想要引起自己的注意,呵呵,女人……
不過現在她比以前聰明了許多,若是能為自己所用也不是不可以,宮天齊黑眸中閃爍着光芒,隨即離開。
宮祀絕眼神一暗,有些惱怒的看向晏南柯。
「你可還喜歡太子?」
「你為何這樣說?」
「方才你攔着我不讓我打他!」
晏南柯堅決的搖頭,「不,我是怕他的血,髒了你的手,那樣得話我可是要心疼了。」
她表情眼神都十分真摯,即便是被宮祀絕那樣幽深黑暗的眼神盯着,探索着,也絲毫不露任何怯意。
因為她本就是真心,根本不害怕任何試探。
宮祀絕收回目光,眼神逐漸恢復平靜,心情變得格外愉悅,眼神都跟着明亮起來,「愛妃說得對。」
晏南柯看着宮祀絕,上輩子的她只想着逃離,可現在,她很喜歡。
回到王府的時候天已經黑了,宮祀絕攙扶着晏南柯下了馬車,此時的他彷彿在呵護自己愛護在掌心的珍寶一般。
因為今天的晏南柯表現很好,他非常高興。
小丫鬟雪月已經在府中等待許久,聽到動靜立刻來門口迎接,當看清楚兩人王宮祀絕和晏南柯兩人面容平靜,還手拉着手走回來的時候,頓時有些驚訝。
昨夜發生的事她歷歷在目,晏南柯對宮祀絕明明已經恨之入骨,今日前去宮中必會撞見太子與太子妃二人,想必一定會發生極深衝突。
她都已經猜到了晏南柯會極為凄慘的被宮祀絕帶回來,到時候她可以在其面前順勢聊表衷心,讓晏南柯知道這王府之中只有她一個人可以信任,那時候……
「雪月。」
突如其來的聲音打斷了雪月的幻想,她驟然抬起頭道「小姐,奴婢在。」
晏南柯道「這裡並非晏家,說話辦事要有規矩,從現在起立刻改口叫王妃,知道嗎?」
「奴婢知道。」雪月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
「明天你就去府中柳嬤嬤那裡學規矩,這兒畢竟是王府,以後免得帶你出去的時候,丟了本妃的臉。」
晏南柯眯起雙眼,將這丫頭的所有心思全都看再眼中。
雪月天生反骨,註定要再背叛她一次,她絲毫不慌的往裏面走去,耐心等待接下來的變故。
突然間,雪月行禮以後起身,從她袖子里飄出一塊手帕,正好落在了宮祀絕腳邊。
雪月驚呼出聲,「奴婢該死,居然不小心將小姐要送給太子殿下的帕子帶了出來!」

《晏南柯宮祀絕》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