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葉凡秋沐橙
葉凡秋沐橙 連載中

葉凡秋沐橙

來源:外網 作者:一世豪婿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一世豪婿 歷史軍事

他是老婆眼裡的窩囊廢,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是親戚眼中的窮光蛋,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入贅三年,他受盡屈辱。直到有一天,親生父親找上門,告訴他,只要你願意,你可以擁有整個世界,你才是真正的豪門。 「當你站起來的時候,整個世界都將在你的腳下!」展開

《葉凡秋沐橙》章節試讀:

「嗯,你的?」

「開什麼國際玩笑?!」

「秋家人誰不知道,你個鄉下土鱉,送得起這東西?」

「趕緊滾一邊獃著去!」

葉凡這話,引得眾人一顫。

但緊接着,便笑聲四起。

顯然,沒人相信葉凡的鬼話。

至於秋沐盈夫妻,雖然有些心虛,但是既然都到這份上了,他們倆個自然是咬死了,這金絲木盒是他們送的。

於是,秋沐盈主動出擊,對着秋沐橙怒聲道「三姐,你不覺得你們過分了嗎?」

「前兩天我婆家送聘禮,你就讓這窩囊廢租來一輛破車搗亂,如今爺爺壽宴,你莫非還要讓這廢物搗亂不成?」

「買不起重禮,最多說你們窮,可現在如此行為,那就是道德敗壞了!」

秋沐盈話說的很難聽。

而秋沐橙臉色隨即蒼白下去,她攥緊手掌,美眸已經通紅一片。

最終,她走向葉凡。

啪~

她含淚,一巴掌煽在葉凡臉上,凄楚吼道「葉凡,你鬧夠沒有?」

「還嫌不夠丟人嗎?」

「你今天,是故意來給我難堪的嗎?」

秋沐橙淚如雨下,心中滿是無盡的苦澀與凄楚。

葉凡眉眼猛的皺起,但是當他看到秋沐橙那凄楚含淚的俏臉時。

心中再多的憤怒,終究也熄滅了。

由於某些原因,自己三年隱匿,秋沐橙因為自己受了多少委屈。

這一耳光,是打在葉凡身體上。

可是這三年,有多少耳光,打在了秋沐橙心裏。

他葉凡,如今又有何資格,對秋沐橙心生怨氣呢?

「盈盈,別管那一家子窩囊廢了。」

「你爺爺喊你呢,還不快跟文飛坐上去。」

「能坐到那個位置,你這總經理之位,無疑是穩了。」王巧玉也懶得看秋沐橙那一家的撕逼大戲了,連忙催促自己女兒趕緊坐上去。

那焦急的樣子,似乎生怕去晚了,那位置就不屬於她女兒了。

秋沐盈夫妻倆也倒是聽話,滿臉含笑的坐到了老爺子身旁。

秋老爺子喜不自禁,抓着秋沐盈與楚文飛的手,欣慰說著「文飛,盈盈,日後秋家還能仰仗你們這些後輩啊。」

「是啊,這小輩之中,也就你跟老五家的紅紅,最出息了。」秋光這時候也附和道。

「對了,文飛,大伯真的很好奇,你給你爺爺送的什麼禮物。」

「拿出來也讓我們開開眼吧?」秋光笑着道。

「說的對,用金絲木盒裝的,必然是至寶。文飛,盈盈,你們就別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們裏面是什麼吧?」其餘人也盡皆好奇。

「這~」楚文飛夫妻臉色有些難看了。

這本就不是他們送的東西,他們兩人,自然不知道裏面是什麼。

「文飛,既然你大伯他們好奇,就讓他們看看啊。」王巧玉也催促道。

一時間,秋家眾人盡皆滿含期待,望向秋沐盈夫妻兩人。

「那好吧。」

「既然諸位叔伯想看,文飛也就不藏着了。」

「我這就打開,讓爺爺與諸位叔伯一睹真容!」

楚文飛傲然說著,那架勢擺的很足。

說話之間,隨即便拿起那木盒,猛的一開。

「次奧,還有鎖?」

楚文飛一愣,隨後似乎為了掩飾心虛似得,對着眾人嘿嘿笑道。

「沒事兒,還有個小扣,我這就打開。」

然而,楚文飛搗鼓了一圈,愣是沒打開那鎖扣。

秋光看了一眼,隨後道「這應該是密碼鎖,得輸密碼。」

啥?

還要密碼?

楚文飛夫妻兩人當時臉就綠了。

心裏狂罵,這誰特么設計的,一個破盒子,還要密碼?

他特么去哪弄密碼啊。

就在楚文飛坐蠟的時候,秋沐橙趕緊道「文飛,四個0試試。密碼基本都那幾個。」

「次奧,不是!」

「那四個8?」

「還是不行。」

「四個6呢?」秋沐盈已經滿臉冷汗了。

楚文飛更不好受,心虛的手都在哆嗦。

這夫妻倆搗鼓半天,愣是沒打開那鎖扣。

最後,沒轍了,楚文飛只得尷尬道「那個,爺爺,這密碼我讓家裡的管家設的,一時忘了,等我晚上回去問問管家,打開後定給您送來。」

秋老爺子擺了擺手「沒事兒,下次注意點就行。」

「送個壽禮,還能忘了密碼?」

「真是世間奇聞,我看是不想送吧。」韓麗低聲哼道。

而王巧玉一聽頓時不悅了「我家文飛是大意了點,總比你家那個窩囊廢強吧。一點東西不送,還想冒領我家文飛的,簡直卑鄙可恥。」

王巧玉這話剛落,葉凡眉眼隨即冷了下來。

他越過人群,竟直接朝王巧玉的方向走去。

「你..你想幹什麼?」

「你這窩囊廢,莫非惱羞成怒想對我動手不成?」王巧玉當時嚇壞了。

其他人同樣怒斥。

「葉凡,你想幹什麼?」

「畜生,你敢?」秋老爺子也吼了出來。

可是,已經晚了。

只見葉凡手臂抬起,直接便抓向了王巧玉…身後的那個木盒,從楚文飛手裡搶了出來。

「混蛋,我的東西,你敢生搶。」

「好大的狗膽…」秋沐盈頓時急眼。

啪嗒~

然而,她話音剛落,只聽一聲清脆聲響。

那在楚文飛夫妻手中怎麼也打不開的木盒,在葉凡手中,輕易開啟。

露出了裏面的,精美茶具。

「我說了,這壽禮,是我的。」

「密碼是,沐橙生日。」

廳堂之中,葉凡就站在那裡。

但他的話語,卻引滿堂沉寂!

所有人,啞口無言!

楚文飛夫妻老臉漲紅着,呆在原地。

王巧玉瞪大了眼睛。

而秋沐橙,更是眉眼驚惶,心中有驚濤駭浪席捲,但更多的,是自責與震顫。

「這…這壽禮,真是葉凡送的?」

很多人失聲嘆着。

眼前巨大的翻轉,無異於打了在場所有人的耳光。

面對滿堂寂然,葉凡傲立當場,眉眼冰寒,環視四方。最後冰冷目光,落到秋光身上。

「大伯,你說秋家的位置,是自己爭取的。」

「不知道現在,我跟沐橙,可有資格,位列上座?」

「這~」秋光虎軀一顫,不知道為什麼,他面對葉凡的注視,此時竟然心生幾分恐懼。

緊接着,葉凡又看向高台上的老爺子,沉聲再問「爺爺,剛才秋沐盈夫婦因送此物,能坐上秋家廳堂最高處。」

「現在證明,此物是我所送。那我跟沐橙,可登秋家之巔?」

葉凡之話,只若金石落地,在整個廳堂之中,鏗鏘迴響!

每一問,都入木三分,直插眾人心坎。

振聾發聵!!!

《葉凡秋沐橙》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