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野火遇江
野火遇江 連載中

野火遇江

來源:google 作者:陸時風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陸夫人 陸時風

「聞總帶的那姑娘誰啊,真般配啊」「聞總不是一直不帶女伴的嗎?」邊上有個一直和陸時風相熟的,看了我一會,突然才說了句髒話:「擦,這不是陸哥那平平無奇的小特助嗎?」這句話剛落,我就聽見了酒杯掉在地上碎裂的聲音展開

《野火遇江》章節試讀:

我和聞宴來得算是晚的,進宴會大廳的前一秒,我仰頭看聞宴。
大廳的燈光在一瞬間打在他的側臉上,下頜線明晰,有點眩目。
周圍輕嘶聲響起來,我才回過神。
聞總帶的那姑娘誰啊,真般配啊。
聞總不是一直不帶女伴的嗎?
邊上有個一直和陸時風相熟的,看了我一會,突然才說了句髒話擦,這不是陸哥那平平無奇的小特助嗎?
這句話剛落,我就聽見了酒杯掉在地上碎裂的聲音。
我順着聲音看過去。
陸時風站在不遠處,紅酒杯砸在地上,酒液打**江心曳在地上的裙擺,江心低聲尖叫一聲。
但他沒理,定定地看着我,頭一次見我一樣,有點怔然。
這樣的我讓他感覺驚艷又陌生。
江心抬起頭,看了會才認出我,看起來十分不可思議。
我禮貌地點點頭,陪着聞宴應酬起來。
陸時風這才注意到我身旁還有個男人,桃花眼一寸寸冷下去,大步地往這邊走來,伸手就要把我扯過去。
聞宴反應得快,伸手就擋住了他,挽着我的手把我往身後帶了帶。
陸時風越過聞宴看着我談惜,過來。
我從沒在他面前站過別人的隊,更別提躲在別人身後了。
他每次一叫我名字,多遠我都會跑到他的面前。
但現在,不一樣了。
我一步都沒有退,和從前每次和他說話那樣平和安靜,輕聲道這麼多年,我做的足夠多了。
仲夏的風順着窗吹涌過來。
陸時風,我們沒關係啦。
他臉色瞬間煞白。
仲夏的時節適合遇見。
我是被陸家資助長大的孩子,不止是我,我們那個縣從地震後開始,都是陸時風他媽幫着重建的。
但我第一次到陸家是我十五歲,我是那年縣裡中考第一名的孩子,跟着縣裡的大人一起背着特產來感謝陸夫人。
陸夫人和我想像得一樣溫柔,和大人們聊着明年的規劃,期間還接了無數個電話,很忙的樣子。
我站在邊上,瞥見她辦公桌上的照片。
照片上的少年和我差不多大,眉眼精緻,看鏡頭的時候有點不耐煩。
桀驁得像個王子。
管家突然敲了門,表情有點難看夫人,少爺又去飆摩托車了。
陸夫人在忙,隨意地點了點頭去把他帶回來吧。
管家的表情很為難。
看樣子,這是一份很難的差事。
邊上的大人把我往前一推,訕笑說陸夫人,讓惜惜一起去吧,她和同齡人相處得都很好。
陸夫人的眼神才落到我身上。
我蜷縮了一下手指,鼓起勇氣,點了點頭我可以。
就算不可以,也必須可以。
我跟着管家,到了陸時風在的環山西路。
他那時候才十七歲,卻已經身姿挺拔。
黑紅色的摩托車在風中馳騁,臨到我跟前才知道剎車停下,他的指骨揭開頭盔,狹長的眼睛露出來,倦懶的。
他說鄉巴佬妹妹,你誰啊?
我閉着眼,臉色蒼白。
我差點以為自己要被撞死了。
緩了會才開口我是談惜。
他饒有興味。
第二句話陸夫人讓我帶你回去。
他冷下了臉。
陸時風不是個聽話的人,但我也是個固執的人,他不走我也不走。
就在路邊等着他,他繞完一圈,發現我在。
第二圈的時候,發現我還在。
第三圈的時候,估計覺得有點丟人,不耐煩地丟下車,就帶着我回去了。
我跟在他的背後,感覺他好高。
仲夏的晚風就這樣吹過來。
我想起他的名字。
陸時風。

《野火遇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