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爺爺,你龍袍穿反了
爺爺,你龍袍穿反了 連載中

爺爺,你龍袍穿反了

來源:google 作者:越過謊言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葉輕雪 李芒

童言無忌,一句,爺爺你龍袍穿反了,讓想要篡位的鎮南王李太平東窗事發,滿門被斬小孫孫李芒死後轉世來到唐宋交接的亂世,爺爺顯靈,他是不是可以重塑大唐榮耀呢……展開

《爺爺,你龍袍穿反了》章節試讀:

很快來到比賽時間。

「哇塞,李芒真厲害,倒掛金鉤,他都能把球踢進!」

「大熊,快把球傳給李芒,機會!」

「李芒,我們愛死你了!」

賽場邊,女生們揪緊衣角,歡呼聲此起彼伏。

校長孟天寫也是春風滿面。

13比1

大比分領先對手!

全隊總共踢進13個球,李芒一人踢進11個,大熊踢進2個。

簡直太驚艷了!

葉輕雪默默注視賽場上的李芒,臉上始終如一的高冷。

李芒不知道葉輕雪在想什麼。

可能是說,大隱隱於市,罵他平時太會裝。

從大家的眼神不難看出,他們一定感激李芒為校爭光。

李芒確定吸睛大法在起作用。

環顧操場四周崇拜的目光,心裏沾沾自喜。

只有錢賈生和范北,臉色難看到無邊無際,然後悄無聲息的從人群中閃開。

不得不承認,大熊很有天賦,李芒的好多得分,都離不開他的密切配合。

「我爹經常說,十年長八歲,越長越敗類,指的就是我這種人,沒想到,我也有發光的時候,謝謝你李芒,正式加入我們蹴鞠隊吧,實在不行,你來當隊長好不好?」

賽後大熊很興奮。

害怕李芒不同意,又在不停讓步。

李芒搖頭。

「大熊你塊頭大,心眼也不壞,這些都是你的優點,遠離錢賈生,我感覺你如果參軍的話,能成為大將軍。」

「我也這麼想的,可是,這年頭兵荒馬亂,我娘怕我早死,除非一不小心被抓去。」

「呸呸呸,烏鴉嘴。」

林陽縣雖然是睡虎堂勢力範圍,西夏卻是經常過來偷抓壯丁,東周朝廷也有徵兵任務。

這些,李芒都知道。

可是如果從軍註定戰死沙場,他真不希望看見大熊有那麼一天。

孟天寫思想非常前衛。

雖然在五代十國時期,也有放暑假一說。

期末考完試,李芒肩掛褡褳,準備回老家青牛嶺。

還沒出校門,葉輕雪擰腰飄飛的追了過來。

「李芒,下次考試,3加2你能不能別寫等於6,也太露骨了吧,控分帝!」

追到李芒身後,葉輕雪沒能及時收住腳,身子晃了又晃。

掃向葉輕雪蓬勃發展的曲線,李芒目光散亂。

青春期特有的諸多表現,在他身上都有。

這次期末考試,葉輕雪繼續第一。

李芒繼續保持第二。

不用問,他在故意讓着葉輕雪。

「暑假漫長,你計劃怎麼過?」

「回老家捉魚啊,城裡我又沒房,哦對了,幫我個忙,找到林秋兒,把這還給他。」

李芒掏出林秋兒給他打的房契,塞到葉輕雪手裡。

「今欠李芒房產一套,將來老林家99套拆遷房,由他任意選。林秋兒。」

葉輕雪讀着想笑。

「今年的鄉試,定在九月十六,你準備參加嗎?」

「參加啊,你呢?」

葉輕雪臉蛋微紅,搖頭,「東周皇帝沒有那麼開明,除非我女扮男裝。」

然後凝眸深望李芒,「若不是朝廷腐敗,以你能力,早就可以參加殿試了,頭名狀元也會是你的,學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不公平的競爭對你而言,更得加倍努力。「

「嗯。」

敢確定,葉輕雪心裏裝着好多好多的不舍。

李芒不敢再看葉輕雪。

講真,自從浴場被淹,他便開始喜歡偷看葉輕雪紅嘟嘟的嘴唇。

那兩條優美的弧線,真不敢想像,給他做人工呼吸時,填充多少精彩內容。

推說趕路要緊,慌忙告別。

快要出林陽縣城,忽聽「李芒哥,你放假了?」

聽聲音特別熟悉。

高興忙轉臉,看見他的鄰居,青牛嶺村長蘇紋龍的女兒,模樣清秀的蘇小暖!

「小暖你這是?」

望向蘇小暖粉袖斜挎一籃子紅櫻桃,李芒滿臉不理解。

「我來賣櫻桃。」

「咱們鎮子上也可以賣啊,大老遠跑來,該有多累啊。」

從青牛嶺到林陽縣城少說五六十里路,山高林密,崎嶇難行。

尤其蘇小暖的腿還有些跛。

李芒忍不住心疼。

蘇小暖道「來城裡能賣貴些,還有,我想去看看我爹。」

蘇紋龍收監在林陽,李芒知道。

可沒想到監獄裏的生活費,都是蘇小暖出的。

一個十六歲還不到的姑娘,母親早亡,父親坐牢,孤苦伶仃能熬到長大,已經很不容易。

卻還要供養監獄裏的父親。

「小暖,我……」

望向蘇小暖那條跛腿,李芒欲言又止。

蘇小暖堅強地咬了咬嘴唇,「別說了李芒哥,不怪你。」

「可是……」

「別那麼多可是了,我不會賴着你的,更不會嫁給你。」

說完撲哧而笑。

那年蘇小暖十歲,李芒十二。

兩個人去後山玩,紅艷艷的櫻桃,饞得兩張小嘴遲遲合不攏。

「小暖,你想吃嗎?」

「嗯,你呢?」

「我不想。」

「騙人,哼。」

兩個小夥伴坐在高高櫻桃樹下,很是青梅竹馬。

還是蘇小暖懂得一些爬樹技巧。

最後一合計,由她踩着李芒肩膀,上樹摘櫻桃。

沒想到意外很快發生,蘇小暖從櫻桃樹上掉了下來,直接摔斷了腿。

依照蘇紋龍惡霸村長的特質,非得打死李芒不可,至少也得李家賠個傾家蕩產。

蘇小暖知道他爹什麼人,一口咬定是她自己爬樹,又說李芒好心好意,費勁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背回家。

事情這才一張紙掀過去。

不過,蘇小暖的腿落下病根,一直沒有治好。

不是所有惡霸村長的女兒都要被噴,蘇小暖就是個現實例子。

李芒曾經偷偷跟蘇小暖立下誓言小暖,將來等我出息了,我一定娶你。

蘇小暖知道李芒是在感激她,憐憫她。

可是,感激和憐憫,換不來真正的愛情。

所以她今天半開玩笑的把話說開。

……

「李芒哥,你吃櫻桃。」

蘇小暖轉身要拿櫻桃給李芒吃。

「別啊小暖,還是留着賣吧,這裡人少,走,咱們換個地方。」

李芒把裝滿櫻桃的籃子挎在自己胳膊,帶着蘇小暖,去找附近農貿市場。

他暫時不打算回家了,想幫蘇小暖賣掉櫻桃,探完監,請蘇小暖吃頓飯,然後再一起回去。

幾十里山路,到家估計也得後半夜,讓蘇小暖一個人走夜路,他不放心。

穿過大街小巷,拐進一條衚衕,忽然前邊圍着一群人。

又聽有人着急喊「誰是醫生,快救救我女兒,異物嗆她氣嗓里了!」

這可是要命的事兒!

「讓開,快讓開!」

放下櫻桃籃子和褡褳,李芒迅速撥開人群。

一個鄉紳打扮的中年男子,懷裡抱着一個花季少女,正無計可施。

少女臉色發青,看樣子隨時都會丟掉性命。

鄉紳試圖搶救,怎奈不知從哪入手。

「快讓我來!」

李芒從鄉紳手裡接過少女。

從少女身後將她抱住,兩臂從腋下環繞在少女胸前,

他一手握拳,置於少女胸骨處,另只手疊於此拳急速向內上方衝擊。

咳……咳……

幾聲嬌咳,少女弱弱無力吐出異物。

《爺爺,你龍袍穿反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