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醫毒狂妃路子野
醫毒狂妃路子野 連載中

醫毒狂妃路子野

來源:外網 作者:白若棠軒轅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白若棠軒轅極 都市言情

她是現世古武世家繼承人,竟然穿成了一個小傻子!身中劇毒不說,還被人設計嫁給陰鷙嗜血、殘暴成性,雙腿殘疾的燕北王。大婚之日與人私奔,所有人都斷言她活不過新婚夜。 數月後……眾人恍然發覺,這個小傻子都快騎到燕北王的頭上作威作福了!展開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試讀:

綠漪見白若棠出來,欣喜地迎了上去。
「王妃,讓奴婢為您更衣吧!」
「回去再換。」
「王爺已經吩咐了,讓您同他一起住在靜園。」
「他吩咐?經過我的同意了嗎?誰要和他住一起?回我自己的住處!」白若棠繼續往前走。
綠漪攔不住,只能快步追了過去。
偏殿,牧川侍候軒轅極更衣。
一抬頭,他注意到主上微微上揚的唇角。
主上竟然在笑?
軒轅極還在想着剛剛的畫面。
他也被自己的失控驚到了!
還好他及時控制,不然,他也不知道會對她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這一次還是皇后的人?」他問。
「那人一口咬定是皇后指派的,但是,屬下覺得還有蹊蹺,這一次的刺客明顯要比前幾次實力強得多。」牧川輕聲回答。
「這麼多年她不死心,一批一批地派人來刺殺我。如今,誰都敢借她的名義渾水摸魚了。」
「多派一些人守在靜園保護王妃的安全。」
「屬下剛剛見王妃氣匆匆地走了,她好像和綠漪說不願意住在靜園。」說完,牧川低下頭。
那個傻子,不會仗着她替主子擋了暗器,就囂張起來了吧?
主上讓她住靜園,她還不住!真是不知好歹!
不曾想,軒轅極竟然不怒反笑。
「那就把人派到她的院子。另外,讓秋瀾心把庫房的鑰匙送過去。」
「主上,你是想讓王妃打理王府?她行嗎?秋姑娘打理得好好的……」牧川的話還沒說完,就對上主子冰冷的眼神,頓時閉上嘴巴。
「傳令下去,從今天起府中大小事務皆由王妃說了算。」
「是!」牧川立即點頭。
他想不明白,秋姑娘也救過主上,怎麼主上對秋姑娘不是對王妃這種態度呢?
雖然說,昨天的確是王妃替主上擋了暗器。
如果不是王妃硬撲過去,主上也不可能真的中了那些暗器啊!
「另外,從此刻起,沒有我的允許,秋瀾心不得進入靜園!」
「是!」牧川愣愣地回應着。
主上的心思高深莫測,往常,他也能猜到一二。
現在,完全不懂主上的心思了!
……
白若棠回到屋裡,綠漪趕緊取了衣服給她換上。
「王妃,您先躺着休息會,奴婢去看看葯熬好了沒有。」
「嗯。」白若棠點點頭。
她已經為自己把過脈,暗器上的毒雖然猛烈,還好處理得及時,沒有侵入心脈,否則她可能真的又掛了!
只是,這種毒將她體內原本所中的毒催發了出來。
「王妃,王爺命牧川送來了一個箱子。」綠漪去而復返,手裡捧着一個箱子。
白若棠打開箱子,赫然發現,箱子里裝的竟然是她清單里列的東西!
這是軒轅極讓人準備的?
打開布包,裏面是一排銀針,她抽出一根試了試手感。
雖然不如她現代使用的那一副順手,但是這一副銀針質量也是上等,她可以先湊合著用,等有機會再自己親手打造一副。
除了銀針之外,她需要的藥材也全都在箱子里。
拿起一株聞了一下,她的心中暗喜,這裡的藥材比現實的要好得多,藥性只會更好!
「王妃,葯熬好了。」紅袖端着葯走了進來。
「這些葯不用了,你們去忙吧!沒有我的允許,任何人不得打擾。」
「是!」綠漪和紅袖齊聲答道。
兩人是軒轅極培養的忠僕,派她們來侍候白若棠,就知白若棠在主子的心中地位不一般。
通過這兩天的接觸,她們也發現白若棠並非外界傳言瘋癲痴傻。
所以對白若棠,畢恭畢敬。
白若棠回到房中,立即解開衣服,取銀針刺入身上幾處穴位。
流出來的血是暗紅色。如果這血的顏色成了黑色,哪怕是她有再高明的醫術,也無力回天。
她又將銀針刺入幾處穴位,封住幾處經脈,盤腿而坐。
此時,她已經能調動氣息。
一輪調息過後,毒素被暫時壓制住了,等她再慢慢的調配出解藥,就能把這個毒解了!
白若棠深吸一口氣,緩緩眨開眼。
她的衣服已經被汗水打濕,白色的內衫上,有一片一片的黑色汗漬,這些都是從她體內排出來。
這毒,真是刁鑽!
她這種醫術,都要大費周折!
這毒是白緋煙下的?
白若棠緩緩搖了搖頭。
或許,另有他人。
究竟是誰要用這種惡毒的方法,從小就給原身下毒,然後要她活個十幾年,再痛苦的死去呢?
……
牧川送完東西來到靜園復命。
軒轅極坐在窗下,他的面前放着一個棋盤,黑子白子已經布滿了棋盤,卻仍未見輸贏。
「王妃那邊如何?」
「東西送過去了。」牧川一臉懵,他送完東西就走了!
軒轅極明顯不悅。
「哦,想必這會喝了葯,休息了。」牧川連忙說道。
「主上,皇上已經下令罷免太傅的官職,讓他回鄉養老。咱們的人已經順利地安插在太子身邊,那白緋煙被皇后尋了個機會留在宮中了。」
「嗯。」軒轅極點點頭。
「主上,屬下還有一事不明。」
「何事?」
「主上從不留無用之人,怎麼這一次會破例留王妃一命?王妃對我們一點用處都沒有啊!」
「我們?」軒轅極冷冷瞥向牧川。
牧川嚇得心肝一顫,連忙改口,「不,是對主上一點用都沒有。」
「誰說她無用?」
「難道主上另有安排?」牧川真的猜不透主子的用意。
「下月太后壽宴,煊王前來賀壽,朝中勢必會發生動蕩!朝中之事不可出任何紕漏!」
「是,屬下明白。」牧川立即回應。
「退下吧。」
軒轅極捏着手中棋子,落向一處。
窗外忽然風起,捲起一地落葉。
軒轅極抬眸朝窗外望去。
她的出現,恰好填滿了他內心深處的空洞。
他就像苦守了漫長的時光,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
白若棠一身素裙靠在貴妃榻上,烏黑的青絲只用一根綢帶綁着,微微有些鬆散,不梳妝不說,就連鞋子也不穿。
偏偏這個模樣,慵懶得就像屋頂上曬太陽的小野貓,撩人得很!
秋瀾心站在她面前,把王府的庫房鑰匙取了下來。
「秋姑娘這是做什麼?」
「王爺吩咐,讓我將王府的庫房鑰匙交給王妃,以前王爺沒有娶正妃,府中之事由我打理,如今有王妃了,府中的事情,自然是由王妃打理。這是庫房的鑰匙,請王妃收下。」
綠漪接過鑰匙,拿到白若棠面前。
白若棠把玩着這把鑰匙,唇角微微上揚。
「昨日之事,是我不對,特來向王妃請罪。」秋瀾心突然跪了下來,這副模樣誠意滿滿,眼中還隱隱有淚水打轉。

《醫毒狂妃路子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