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
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 連載中

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

來源:google 作者:葛玉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璐莉 <雪梅 現代言情

前那般粗心大意」我不懂,但大概聽出他誇我細心,靦腆一笑「這孩子,你如何打算?」師尊問我我看了看歲碎,撓了撓頭:「什麼怎麼打算?」養孩子還需要什麼手續嗎?我展開

《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章節試讀:

前那般粗心大意。」
我不懂,但大概聽出他誇我細心,靦腆一笑。
「這孩子,你如何打算?」
師尊問我。
我看了看歲碎,撓了撓頭「什麼怎麼打算?」
養孩子還需要什麼手續嗎?
我記得我娘就是直接把我帶身邊,等我十四歲直接丟到浮妄山拜師學藝。
師尊頓了頓「我是在凡界撿到歲碎的,這孩子根骨不遜於你,是個好苗子。」
我驕傲地拍拍胸脯「那是自然,畢竟我生的。」
歲碎笑眯眯地看着我「娘親最棒!」
我生硬地也拍了拍歲碎「師尊說你天賦異鼎,歲碎你要跟我……跟娘親一起在浮妄山修鍊嗎?」
歲碎「歲碎願意!」
就這樣,歲碎以我徒弟的名義留在了浮妄山,每日跟着我一起做門令,偶爾休沐我會帶她去凡界玩。
只是沒想到,中元節那天,我和歲碎下凡路上撞上鬼門開,被一些不長眼的鬼怪糾纏,等到了凡界,中元節已經只剩下零星幾間鋪子在收攤。
.「氣死我了,要不是那些鬼沒長眼睛,我一定要把它揍得滿地找牙!」
我想起那些找事的鬼就一肚子火。
什麼叫歲寂是個禿毛鳳凰!
這些鬼有一點禮貌也不會沒有禮貌!
禿毛鳳凰這個稱號從哪傳出來我完全沒有印象,當初第一次被人喊這個綽號時我還哭着去問我爹,我爹說是那我涅槃之前的事情。
可惡,都是過去的事了,他們為什麼還提?
歲碎摸摸我的頭「娘親不氣,他們已經被無常鬼抓回去蹲大牢了,以後都不會遇到他們了。」
我咬牙切齒,憤憤說「我年輕又貌美,他們禿,他們全家都禿!」
歲碎「對對對,他們最禿!」
街道上的商鋪只剩下幾個,我吐槽完心裏的氣消了些,拉着歲碎去了常去的糖人鋪。
賣糖人的是個長鬍子老爺子,年紀看着挺大,做糖人時手抖個不停,不過做出來的糖人樣子很有趣。
「老闆,」我大氣拍下幾個銅板,「來個糖人!」
歲碎是第一次逛中元節的凡界,我得讓她也嘗嘗這個才行。
老爺子本來都已經把手放在架車手柄上了,見到我來,臉一沉「大忙人還知道來?」
他鬆了手,拉開車上的抽屜,將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拿給我,冷哼道「虧我還給你留了一份。」
我知道老爺子刀...

《一份油紙包裹的糖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