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連載中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

來源:google 作者:我吃兩斤米飯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劉老頭 張不二 懸疑驚悚

十八歲以前,張不二的人生平淡的沒什麼可說的,可自從十八歲那年,一個夢徹底將他平靜展開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試讀:

我叫張不二,出生在農村,母親我出生後就走了,父親長年外出打工,因此我自幼跟爺爺奶奶長大,雖然貧苦,但是很快樂。
我出生有人給我算過命,就說我活不過十八,但我還是活到了十八歲,所以命運這個東西,我向來不信,但最近卻發生了一些詭異的事情,顛覆了我的認知。
我記得那是我高中畢業暑假在家裡的一個夜晚,那晚村裡有老人去世,爺爺因為懂些風水所以出去幫忙,我陪奶奶看了一會電視便回了房間休息。
睡着睡着,忽然一陣風把我吹醒了,睜眼我便看到房間門被打開,夜風很涼,但是蓋着被子的我全身熱汗,吹得我腦袋昏沉。
我記得睡前已經反鎖門了的啊,怎麼門是開的?
我想起身關門,但忽然發現自己根本動不了。
鬼壓床?
這種情況我經常碰到,熟悉得很,閉上雙眼,放慢呼吸,靜心感受身體,慢慢調動身體的神經,不一會我的小指就能夠微微活動了。
一陣微風拂過的我臉上,不知為何,閉着眼的我就感覺旁邊有人。
我想着這是自己的幻想,但依舊有些害怕,卻又好奇,最終好奇心戰勝了恐懼。
我緩緩睜開了雙眼。
一張人臉就這樣突兀地出現在我的面前,眼對着眼。
那張臉只能分辨出是一個女性,毫無血色,全是傷痕,沒有一絲完好的地方,眼神空洞無神。
我的身體一陣過電的感覺,神經瞬間綳斷,心都快從喉嚨蹦出來,前所未有過的莫大驚悚與恐懼籠罩了我。
尖叫?
我的內心已經在瘋狂咆哮,傳到嘴邊,嘴巴卻只是微微動了動,根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
逃跑?
還處於鬼壓床狀態的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瘋狂抽動我的小拇指,拚命想要夠控制更多的身體部位。
凝重,壓抑,我就快踹不過氣了,汗液瞬間就浸**我的後背。
我兩就這樣對視着,過了很久...... 忽然眼前的女人嘴角微微抽動,發出了一絲微弱的音節,但又像很久沒有講過話,只發出了一絲沙啞的聲音。
接着她越來越激動,拚命想發出聲音,臉部越來越扭曲,甚至用力地掐上了我的手臂。
我想下一刻她就要掐上我的脖子了吧。
結果那女人瘋狂地張開了嘴巴,鮮血從她的嘴裏湧出,一聲「逃」也從她的口中逃了出來,生生地刺痛着我的耳膜。
一滴鮮血滴在我的眼前,瞬間我感覺我的身體可以動彈了,嘴裏發出一聲尖叫,伴着叫聲我騰的一下我從床上坐了起來。
我環視四周。
那女人呢?
再看看房門,也是鎖好的。
難道是夢?
意識到是夢,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氣,邊回想剛剛的夢境,總感覺有一絲不對勁。
冷靜下來的我,左手臂突然傳來痛感!
我撩起袖子一看,一個清晰的烏黑抓印在我的臂上。
我撞鬼了?
雖然我活了十八年沒見過鬼,但是那個抓印卻是真實存在的。
瞬間一股驚悚感充斥了我的全身。
而這時房間門突然打開,我趕緊抓起床邊的保溫杯,死死地盯着門後的身影。
「不二,大晚上的你喊什麼?」
年邁的奶奶推開門,顫顫巍巍地走了進來。
看到是奶奶,我緊張的心瞬間就放來下來,趕緊過去扶着奶奶,緩了一口氣「奶奶,有沒有看到一個女的出去?」
「什麼女的?」
奶奶一臉的驚喜,溫暖的手緊緊握着我的手,一副家裡的豬終於會拱白菜的感覺。
我聽完心裏一驚,奶奶是在堂廳,如果有人從我房間出去或者進來肯定能看到,奶奶這一說算是認定我剛剛的猜想。
想到這,我盡量平靜地跟奶奶解釋剛剛的事情。
「剛剛......」 奶奶聽完我剛剛的事後,撩起我的衣袖,看到我手臂烏黑的印記時,臉色異常的平靜,甚至沒有一絲驚訝「沒事,沒事,奶奶帶你去個地方......」 「因果?」
我疑惑地看向奶奶,開口詢問。
奶奶沒回答,拉着我出去院子外面,說進柴房取個東西給我後再說。
今晚是十五,但是夜空被漫天烏雲籠罩着,沒有一絲月光灑下來,院子里的東西也只能看到微弱的輪廓。
奶奶也沒開燈,就這樣拉着我走向柴房的方向。
我沒在意,低着頭疑惑着剛剛的事情,奶奶所說的因果,跟剛剛的女人,不,女鬼有什麼關係呢?
「為什麼她會叫我逃?」
我抬頭問向前面的奶奶。
奶奶沒回我,突然就停住了腳步。
此時突然外面院子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我下意識得問了一句,是爺爺回來了?
我望向黑洞洞的院門,但外面並沒有立即回復,我有些疑惑,這時奶奶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不二,是奶奶,我沒帶鑰匙,開下門。」
而奶奶明顯就在我的面前。
聽到這個聲音我的第一想法就是我還在夢裡?
我掐了掐大腿,劇烈的痛感明確的告訴我這不是夢。
鬼敲門!
我瞬間冒起渾身冷汗,我急忙詢問奶奶外面是誰?
但是奶奶沒說話,就這樣定定地站着, 我頓時感覺有些不對勁了,連忙用力地甩出奶奶牽着我的右手,但是怎麼用力都甩不開,而且她的力氣越來越大,我的手腕一陣發疼。
奶奶一個七十多的老人了,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我一個十八歲小伙都掙脫不了,我背後升起一股涼意。
「奶奶,快放開我!」
我另一隻手也開始上手掰,但是還是掰不動,忍不住着急大吼道。
「不二,你咋了?
開門啊!」
院外的聲音再次催促起來,敲門聲也變得格外焦急。
我沒空回復外面的話,因為月下的陰雲散開,我面前的奶奶在這一縷月光照耀下,正在緩緩轉頭看向我,是那種身子沒動,頭部一百八十度大旋轉的轉頭。
「鬼啊!」
我驚得大叫。
人在極端環境下被刺激會爆發巨大的潛力,而我此時就是這樣的情況。
被這驚了一下,我用盡渾身力氣一抽,終於掙脫了那「奶奶」束縛,直直衝向院門。
可外面敲門的就一定是我奶奶嗎?
我沒有百分百把握,院門口的確是唯一的生路了。
但是就在我猶豫之際,「奶奶」突然高高地躍起,直直地撲向了我。
來不及躲閃的我,直接被「奶奶」重重地壓倒在地,而她那張慈祥的臉,早已變得猙獰無比,血口大張,向我咬來。
我急忙抬起雙手,狠狠抵住她的下巴,但是對方的力氣實在太大,血口還是慢慢地向我靠了過來。
這時院門「嘭」地打開了,而那門後的確實是奶奶,她背着個小包,雙手顫抖,眼裡透露着焦急關切的神色,那是偽裝不了的。
但奶奶看到院子里的情況後,臉色大變,隨後從身上掏出一張黃符與一把糯米。
隨即把黃符跟糯米扔了出去「孽畜!
休傷我孫子!」
隨着奶奶一聲怒吼,空中黃紙憑空燃起,而糯米全撒在了我身上那「奶奶」的身上,接着她開始發出一陣惡臭,在我震驚的目光下漸漸化作一陣黑煙消散了。
我心中充滿震撼,原來不止爺爺會倒騰這些神秘的東西,奶奶平時不顯山不露水地藏那麼深。
還沒等我發問,奶奶便臉色凝重地把門給掩了起來,貼了一張黃符在上面,然後轉頭問我「不二,沒受傷吧?
你怎麼把這東西招惹來了?」
我一陣委屈,撩起袖子就跟奶奶解釋起剛才的事情。
奶奶聽到我說那女鬼的模樣時,也是眉頭皺成一塊,直接上前抓起我的手就查看起來。
我直接往後推了一步,這個場景太熟悉了,我仍然心有餘悸。
「真奶奶都不認得,臭小子!」
奶奶直接呵斥我,扯着我進堂屋裏面,在柜子裏面翻出一些草藥。
奶奶這熟悉的罵聲,讓我感覺又溫馨又有些尷尬,居然一開始居然認鬼做奶奶,也是夠笨。
為了避開尷尬,我拿起藥水邊塗邊問奶奶「奶奶為啥那鬼要害我,還叫我逃?」
奶奶聽到這話神色慌張了一下,但是又很快平息了,然後轉身翻起了,嘴裏念叨着「不二啊,有時候這鬼可比人善啊。」
我點了點頭,但是想起剛剛被撲倒時的恐懼又搖了搖頭,剛剛可是差點要生吞了我,怎麼會好心呢。
「咚咚咚」 這時院門又響起了敲門聲。
「是爺爺嗎?」

《與陰陽打交道的生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