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在他深情中隕落
在他深情中隕落 連載中

在他深情中隕落

來源:外網 作者:浮生三千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浮生三千 都市言情

新婚夜,蘇卿遭繼母陷害被調包嫁給毀容腿瘸的陸大少,逃婚後卻陰差陽錯跟自己的未婚夫談起了戀愛。陸大少以網約車司機身份寵女友。直到有天蘇卿發現了男友的秘密。蘇卿冷笑:「身價千億的網約車司機?」陸大少:「……」蘇卿咬牙:「不是腿瘸嗎?我看你挺活蹦亂跳的。」陸大少:「……」蘇卿怒:「不是毀容沒幾年能活了?」陸大少:「夫人,...展開

《在他深情中隕落》章節試讀:

「天逸,天逸。」

她必須得要一個解釋。

楚家人不是說楚天逸度蜜月了嗎?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卿在酒吧門口才攔住楚天逸,急切的解釋昨晚的事「天逸,這一切都是秦素琴跟蘇雪設下的局,是她給我下藥,調換新娘,你跟我一起去找你爸媽解釋,把人換回來。」

楚天逸面無表情地看着蘇卿「晚了。」

蘇卿呆住「什麼意思?天逸,你怎麼了?」

蘇卿已經有不好的預感,秦素琴能給她下藥,這麼大的膽子調包新娘,肯定還會有別的算計。

否則楚天逸不會沒有找她。

楚天逸看了一眼四周,像是在確定什麼,隨後拉着蘇卿到一處無人的地方。

「卿卿。」楚天逸一把抱住蘇卿,避重就輕的說「聽說你被嫁去了陸家,我擔心了一夜,你沒事吧?」

蘇卿想起昨夜的瘋狂,心裏十分愧疚「天逸,我…」

紙包不住火,蘇卿知道,她的那些秘密,楚天逸遲早會知道,她正想着要怎麼解釋,卻聽楚天逸說「卿卿,委屈你了,等我拿到了楚家繼承權,徹底掌管了楚家,我一定跟你結婚。」

「天逸,你什麼意思?」蘇卿有點懵。

「卿卿,昨晚等我發現新娘不是你時,已經晚了。」楚天逸愧疚地說「蘇雪答應幫我奪繼承人的位置,你放心,只要我掌管了楚家,我一定跟蘇雪離婚,娶你做我的老婆。」

那一瞬間,蘇卿覺得眼前的男人陌生極了。

她不是個傻子。

楚天逸只是楚家的私生子,根本沒有資格競爭楚家繼承人的位置。

原來,蘇雪竟然答應幫楚天逸奪權。

蘇卿不想去想為什麼楚天逸篤定蘇雪能幫他,看着楚天逸的臉,她心如刀絞。

「為了繼承人的地位,這就是你拋棄我的理由嗎?」

「卿卿,怎麼是拋棄,我也是為了我們以後打算,我想給你最好的,你要知道,我一直都是愛你的,可誰讓你幫不了我,蘇雪能幫我。」楚天逸握住蘇卿的肩膀,說「你給我一年,不,半年的時間,我一定會娶你。」

蘇卿心痛極了,這就是她愛了一年的男人,為了權勢地位,捨棄了她。

蘇卿拿開楚天逸的手,神情與語氣都很冷「不必了,楚天逸,我真是瞎眼了,這一年,我看錯人了。」

哪怕蘇卿早就做好了被拋棄的心理準備,可當知道被拋棄的理由竟然是她幫不了他,她還是難以承受。

「卿卿……」楚天逸想要再次哄蘇卿,卻看到蘇雪來了,連忙拉開兩人的距離,態度一百八十度轉彎「我跟小雪已經是夫妻,蘇卿,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勾引自己妹妹的男人。」

蘇卿一愣,旋即,她也看見了蘇雪,就什麼都明白了。

她笑了,是冷笑,也是自嘲。

她蘇卿真是眼瞎啊。

「天逸,原來你在這啊。」夏雪趾高氣揚地走過來,自然而親昵地挽住楚天逸的手臂,無形中向蘇卿挑釁「哎呀,姐姐,你也在這啊,怎麼喝這麼多酒。」

蘇卿壓根沒看蘇雪,滿眼失望地看着楚天逸。

楚天逸不敢正眼看蘇卿,將臉別過去了。

蘇卿痛心地看着楚天逸,譏笑道「妹夫,我祝你得償所願。」

蘇卿的目光讓楚天逸臉上像是被打了一耳光,火辣辣的。

「夠了,蘇卿,你還要鬧到什麼時候。」楚天逸失去了耐心,吼了一聲「幸虧沒有娶你,否則我要後悔死,我楚天逸的妻子怎麼會是你這樣一個滿身酒味的潑婦,請你記住,我現在是小雪的丈夫,你別再犯賤了。」

丟下這句話,楚天逸轉身就走了。

蘇卿盯着楚天逸離開的背影,眼睛酸澀的很,還是不爭氣地流了一滴淚。

她蘇卿也只會流這一滴,權當是祭奠那一年的錯付。

從今以後,她再也不會為楚天逸掉一滴眼淚。

蘇雪看着蘇卿慘白的臉笑了「跟我搶男人,蘇卿,你也配嗎?你哪裡配得上楚家少奶奶的身份,你只配那個又瘸又丑的短命鬼,真是可惜,陸家竟然這麼容易就放過你了。」

「蘇雪。」蘇卿咬牙切齒地喊了一聲「在我面前,你哪裡來的驕傲?我才是蘇家堂堂正正的千金,你不過是小三生的而已,你媽是小三,你也是小三,對了,楚天逸也是個私生子,私生女配私生子,你們還真是天生一對。」

以前的蘇卿哪怕再生氣也不會說這麼難聽的話。

蘇雪氣得臉色鐵青「蘇卿,你再給我說一句試試,你媽才是小三,爸爸最先愛上的是我媽,是你媽橫刀奪愛,你跟你媽都是賤人,你更不要臉,跟我搶男人。」

蘇雪氣的動手去撕打蘇卿。

蘇卿也豁出去了,她在蘇家受了十幾年的委屈也虐待,現在又被這對母女算計,心中的憤怒早已經壓不住了。

蘇卿擼起袖子不甘示弱地打回去。

蘇卿並不知道,這一幕,正好落在不遠處一輛車裡的男人眼裡。

陸容淵看着騎在蘇雪身上猛打的蘇卿,嘴角上揚。

他這位老婆,不是吃素的啊。

……

蘇卿打了個痛痛快快,打架那可是她的強項,嬌滴滴的蘇雪哪是她的對手。

蘇卿打累了,從蘇雪身上起來,放鬆放鬆手腳,居高臨下地盯着地上的蘇雪,嗤笑一聲「我看你這楚少夫人也坐得不是很穩,楚天逸也沒把你當回事,蘇雪,算計來的東西,我倒要看看你接得住嗎?」

蘇雪鼻青臉腫,頭髮散亂的跟瘋婆子一樣,毫無形象,衣服也被扯亂。

反觀蘇卿連頭髮絲都沒有亂。

蘇雪氣瘋了,憤怒的大叫一聲「蘇卿,你這瘋子,我跟你沒完。」

「那我等着。」蘇卿整理了一下衣服,挺直了脊樑。

她跟蘇雪十幾年的恩怨了,也不差搶男人這一樁。

這一架打得倒是心裏痛快了不少。

秦素琴跟蘇雪的算計並不是讓蘇卿最難受的。

昨晚失身於一個陌生男人,也沒讓她多氣憤,她心裏最難受的是楚天逸的真實嘴臉。

她滿心歡喜想要嫁的人,轉眼成了自己的妹夫,更露出醜陋嘴臉,為了權勢,拋棄了她。

她看重的感情,在楚天逸眼裡,是可以被捨棄的。

酒精上腦,蘇卿跌跌撞撞地晃蕩着,的士太貴,她平常都是坐公交地鐵,或者是坐網約車。

蘇卿腦袋昏昏沉沉,坐在地上用手機叫車。

沒一會兒,一輛車子停在她身邊。

蘇卿早就喝懵了,以為是自己叫的車,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師傅,花滿庭小區,謝謝。」

說完,蘇卿躺在座椅上就睡著了。

陸容淵看了眼后座的蘇卿,深邃的眼眸里竟湧出一抹難得的寵溺。

《在他深情中隕落》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