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這筆橫財我無福消受
這筆橫財我無福消受 連載中

這筆橫財我無福消受

來源:google 作者:苗紫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望舒 柯索菈 現代言情

我在沙漠里撿到一條人魚,姿色絕倫他奄奄一息向我討水,我強買強賣當場加價,要他以身相抵沒辦法,誰讓他又碰到乙女游戲裏的大奸商呢?我用手指擦過他桀驁的尖牙,「怎麼?哭不出珍珠嗎?那就先把自己押在我這吧展開

《這筆橫財我無福消受》章節試讀:

魚。
他確實是尤物,鞭子不輕不重的落在他身上,就會開出艷麗似花般的紅痕。
就是性子陰鬱不羈,連名姓也不肯說,「骯髒的人類,你不配得到人魚的忠誠。」
我知道,人魚只會向認定終身的愛人託付姓名,結為連理。
我也知道,他的名字叫諾厄斯·利維塞,會在不久的將來向他的女主獻上自己的名姓與忠誠。
而我,則會淪為女皇的廢棋,在他們的手中喪命。
「既然不說,那也無所謂,你只是我的搖錢樹而已。
搖錢樹需要在乎什麼名字嗎?
好吧,大概是需要的,為了討個好彩頭,就叫你招財好了。」
「你!
有本事弄掉我身上的鎖鏈、眼罩。」
呵,一旦摘下那些東西,他就會誘惑所有接近他的人。
他用力拍濺水花,攪得馬車搖搖晃晃,還好是在隊伍末尾,不然太惹眼了。
我真不想又被造什麼謠言,惹上風流債。
「你想殺了女皇。
不然也不會不遠萬里來這。」
他聽着我篤定的語氣,安靜片刻後反問道,「你想怎樣?」
…我合上賬本,一手支頤,心腹安德斯趁機為我遞上煙斗,「由里大人,您知道熬鷹嗎?」
見他不解,深吸一口,久違的煙/草令人清醒,吐氣繼續道,「我遊歷八方時,曾見一游牧民族為了讓兇猛的鷹隼臣服他們,往往會在捉住它們後,蒙住雙眼,不給吃喝,使其困頓不堪,磨滅野性,徹底馴化。
您也知道的,人魚性情兇猛,倘若直接獻給女皇,我怕他會危害女皇人身安全。
傷害貴族的罪名是要掉腦袋的。
我想,只有一個腦袋的你我都擔待不起吧。
大人,我會把他**好,交由您親自獻給女皇。」
由里原本緊皺的眉頭在聽到我會將寶貝拱手相讓時舒展,「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商人誠信為本,怎會失言?
更何況,珍寶隨處可有,但能與大人結交的機會不多。
我真的需要大人多多替我在女皇面前美言幾句。」
「你能識相就好。」
由里前腳剛離開,後腳商隊里負責引路的柏柏爾人冒失地闖進營帳,焦慮道,「魔鬼風暴快要來了。
望舒大人,我們必須要在明天傍晚前趕到最近的生命綠洲。
不然,我們都將不受神明保佑…」魔鬼風暴,是莫爾沙漠里最特別的自然災害。
它的出沒很有規律,只要前一日圓月當升,第二天必然會出現魔鬼風暴。
很不巧,明日就是月圓之日。
風暴捲起的滿天黃沙,明明是可怖的景觀,但幾乎所有見過它的人都會不由自主地走向它,深陷進去。
極少數倖存者透露裏面存在着無數魔鬼,它們會引誘你出賣靈魂,獻祭肉身。
不過,我覺得那只是因為他們精神崩潰,神志不清的胡言罷了。
我更情願相信,魔鬼風暴裏面有珍寶,比如落單的東方少女。
而我,正要去碰碰運氣。
我揮手打斷,「知道了,吩咐下去,卸掉一半乾糧,將/的快馬與沙駱分給貨隊。」
柏柏爾人放心離開後,我想再抽一口煙,卻被安德斯奪走,「大人,我們約好三日一抽,現在不能再抽了。」
我側頭與他碧璽般的眼眸對視。
安德斯生得並不出眾,不過眉眼深邃堅毅,看着同他本人一樣,做事沉穩可靠。
但我知道他真的固執極了…就比如,抽煙這件事,還有他那卑微的態度。
被我盯久了,他垂眸解釋道,「這會加重您身上的毒。」
過去女皇總是試探我的忠心,為了贏得她的信任,我在她面前親口服用了皇室秘葯。
那是一種紮根身體,汲取生命力的慢性毒。
女皇又何嘗不是在把我當牲畜一樣「熬」掉野性呢?
上輩子,上上輩子,每一場游戲裏,我都沒有得到解藥。
我不想想那些雜七雜八的事了。
我只想糾正安德斯過於卑微的態度,順便再抽一口,便彎彎眉眼,「親愛的,我頭疼。」
安德斯躬身開口,清冽的氣息撓在耳旁,「大人,撒嬌是沒用的,哪有頭疼的人看起來那麼開心?」
「還有,」他擔心道,「我們這次花在沙漠上的時間比往常足足多了一倍。
您…」是刻意的。
連孤身去找那條人魚也是。
我伸出食指貼向他的唇,「噓,不給抽就不給抽。
不要岔開話題。」
「我會等您,但您不能犯險…」「我困了,我要睡了。」
明天,有人會遇到他的摯愛。
(0)(四處探頭,會有人喜歡這種風格的文咩?
求求支持一下啦!
QAQ)...

《這筆橫財我無福消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