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真千金她真不想爭寵
真千金她真不想爭寵 連載中

真千金她真不想爭寵

來源:google 作者:鍾慧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許靜柔 鍾慧蘭

時修摸了摸鼻子,端着兄長的架子說:「小簡,算了,也不是什麼大事靜柔就是好奇,想去第五家看看,不影響咱們今天的事咱們還是先出發吧,不然時間就來不及了」時老太太微微沉着臉,不悅的看着時簡,「現在不是...展開

《真千金她真不想爭寵》章節試讀:

時簡沒有在梁浩天家多待,背後的人已經動手,暫時不會再做什麼,畢竟還要利用梁浩天這件事達到自己的目的。
梁浩天到底是什麼問題,她當然能查出來。只是現在還沒有必要。
反正有她的定魂符在,他一時半會的也死不了,先把罪魁禍首揪出來再說!
不然時不時的來一下,還要不要考大學了?
壞了她的計劃,她讓那人吃不了兜着走!
等梁浩天幾個考上大學的話,她應該就能收集到一筆不小的功德了!
蕭姨說的事應該是真的,那梁浩天可就是天選之人了。她幫他渡過難關,改變了他的命運——或者該說她將他帶領回到了原本該待的軌道上,避免了很多事情的發生,這功德可不會少!
想到這,坐在汽車后座上的時簡就覺得美滋滋的!
功德不好掙啊!
她看着窗外的景色搖着頭。
咦?
「停!」
阿二立刻踩下了剎車。
時簡已經打開車門走了下去,「阿二,你先找個地方停車,我看到熟人了。」
阿二點了點頭去停車了。
時簡下車後飛快的走上了道路旁的人行通道,又穿過一家露天的咖啡廳,很快就走到了熟人身邊。
「可欣姐!」
正被人纏着無可奈何的杜可欣聽到有人叫,反射性的一轉頭,看到時簡眼睛頓時一亮,「小簡!」
時簡走到她身邊笑了笑,然後視線就落在了杜可欣對面的男人身上,將他隱晦的一陣打量。
嗯嗯,才想着功德難掙,機會就送上門來了!今天運氣不錯!
先是梁浩天那邊進展不錯,接着又來了掙功德的機會。
嘻嘻,回去給菩薩上炷香!
「可欣姐這是……」時簡佯裝不解的看看這個,看看那個。
杜可欣扯出了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沒事,一點小麻煩。」
她是這麼說,但她面前的男子卻哀求道:「杜小姐,求你幫幫我,我也知道我這樣的請求很無理,但我也是沒辦法了!現在只有你能幫到我了!你也是那天的受害者,你應該能理解我的心情不是嗎?」
杜可欣嘆了一口氣,無奈的看着他:「章先生,我確實能理解你的心情,你的遭遇我也感同身受。如果可以,我也想幫你,但我真的無能為力。除非能證明那個人沒有精神病,否則的話你沒有辦法為你的未婚妻討回公道。但……你知道的,那人確實有精神病。」
時簡挑了挑眉,大概已經明白了。
眼前這個男人想來是那天大街上精神病傷人事件中的受害者了。是他的未婚妻出事了?受了重傷還是……
因為那天的事她還獲得了一個見義勇為獎章呢!
不過她要求警方保密,不要透露她的身份信息,所以倒是沒人知道她就是那天制服了精神病兇手的人。是有現場的人拍攝了視頻,但對她來說,消掉一個小小的視頻再簡單不過了。
時簡腦筋轉了轉,大概也猜到了這個男人來找杜可欣的原因。
她笑眯眯的,「兩位,不如咱們找個地方坐下來慢慢聊,或許我能幫到你們。」
杜可欣和章姓男人聞言同時將視線落在了她身上,杜可欣是滿眼不解,男人是滿眼驚喜和希望。杜可欣沉吟了一下說道:「到前面的茶室吧,那是我朋友開的。」
她領着時簡和章姓男人來到了朋友開的茶室,茶室設計得非常高雅幽靜,走進茶室就給人一種寧靜平和之感,連心情都放平緩了。入口涓涓流水聲叮咚叮咚的,令人心曠神怡,神清氣爽,似在山林之間一樣。
杜可欣要了個雅間,相對坐下之後她才問道:「小簡,你剛才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有什麼辦法?」
說完想起男人應該還不知道小簡就是那天救了大家的人,她又介紹了一番。
誰知道男人聽完她的話眼眶一下子就紅了,看着時簡的眼神憂傷又遺憾。
杜可欣的心情也非常難受,張了張嘴低聲道:「章先生的未婚妻……那天被重傷,後來……沒救回來。原本再過兩個月他們就要結婚了……」
結果因為一場人為的意外,恩愛的倆人永遠天人永隔了。
時簡:「……節哀。」
章先生突然用雙手捂住了臉,哀痛的聲音從指縫間溢了出來:「為什麼曉曉沒能遇到你……」
如果那天遇到她的人是曉曉,或者曉曉走的不是那段路,跟杜小姐一樣,那曉曉就能逃過一劫了!就差了一點,就差了那麼一點而已!兩段路相隔不過百來米,命運卻天差地別!
他無數次後悔自己那天為什麼沒有攔着曉曉,不讓她出街,如果那天沒有出門就不會遇到一個瘋子,曉曉就不會無辜枉死,最後卻連公道都無法討回來!
憑什麼精神病殺人就不用負責任?是,精神病在殺人的時候或許是沒有行為能力,所以被殺的人就活該嗎?死了就死了是嗎?不能為了一個已經死了的人讓一個活着的人填命是嗎?
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章先生心中恨意翻湧,生怕自己扭曲的面孔會嚇到別人,所以連頭都不敢抬,等心緒稍稍平穩下來了他才抹了一把臉抬起了頭,眼角還有未乾的淚痕。
「抱歉,我失態了。」
杜可欣看着他其實心裏很愧疚的。
這件事說到底因她而起。是杜家的人想要她死,所以才想出了這麼一個惡毒的法子,牽連了無辜的人。
如果可以,她真的願意傾盡全力去幫那幾個在這場意外中無辜被牽連的人。但她也的確是無能為力。
她是查到了杜家的人策划了這一切,但是她沒有直接證據證實這場意外是人為的。雖然她將事情捅到了網絡上,引起了極大的輿論,相關部門也向公眾承諾會徹查這件事。
但最樂觀的就是查到有人和那個精神病的家人聯繫過。可這又如何呢?只要這個精神病的家人矢口否認,根本沒人能證明有人教唆過這個精神病去殺人!
最關鍵的還是那個精神病人!無法對他審訊,即便審訊,審訊出來的內容也沒人能確定那是真是假!
這就是杜家人最惡毒最陰險的地方,利用了一個精神病人!
「章先生我很抱歉,如果我能幫到你,我真的願意竭盡全力!但是現在哪怕證實了有人教唆了那個精神病,恐怕最後的結果也無法如你所願,你應該明白的。」
「我不明白!」章先生搖着頭,「我只知道殺人就應該償命!更別說他殺的不只一個人!」
杜可欣沉默了一下,「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公平。」
殺人償命只不過是四個聽起來很公平的字而已,扯到實踐,往往只是失望。
每個人考量的都不一樣,對受害者而已,給自己討回公道才是最重要的,可對於制定法律法規的人來說,他們要考慮的是整個社會,是更深遠的影響。
章先生愣怔着,半晌後突然冷冷一笑,「如果這個世界無法給我公平,那我就自己要!」
杜可欣眉心一蹙,想要勸說他,時簡在一旁卻突然問:「你想替你的未婚妻報仇是嗎?那為了替你未婚妻報仇,你願意付出什麼?」
章先生毫不猶豫的道:「我願意付出一切!哪怕是我的生命!」
這話讓時簡不禁笑了出來,語氣帶着一絲譏諷的說道:「現在你對你未婚妻的感情正濃,愛得正深,你當然會這麼說了。可當時間流逝,傷口癒合,疼痛漸遠,你恐怕就會漸漸忘記你的未婚妻,轉而愛上其他的女子,對其他的女子也能說出同樣的話,到時候又該如何?」
世間男子皆薄倖,始亂終棄,三心兩意,見異思遷……這些例子她在枉死城見多了!甚至有不少女子還是死於自己愛人手下!
當然,並不是說世間所有男子都是這樣,也不乏深情專一的男人,可歌可泣的愛情也比比皆是。也有女人心狠手辣,三心兩意,為了情人害死自己老公的。
只是相對而言,似乎男人天生就比女人薄情。
特別是當代社會,分手,離婚司空見慣,感情似乎也變得不是那麼的神聖,反而變得兒戲,似乎隨手便能丟棄。
誰又能保證眼前這個男人過段時間心裏是不是還一樣惦記着自己死去的未婚妻呢?畢竟死者已矣,生者如斯。活着的人總要往前看,不能沉浸在過去。
只是……枉死的人還不能投胎轉世,在枉死城會看到人世間的一切。
若是眼前的男人只是一時情緒激憤,不能放下,等平靜下來又後悔,不但連累自己,也會讓身在枉死城的未婚妻靈魂不得安寧。
若是這男人不久後重新找了戀人,而他的未婚妻又恰好是那種嫉妒心強又自私的人,一旦生出怨氣,後果不堪設想。
章先生先是憤怒,接着又苦笑了起來,搖着頭,「你還小,你根本不懂。」
有些感情轉瞬即逝,有些感情卻刻骨銘心。
他不敢說自己會因此獨身一輩子,但他心底永遠不會忘記未婚妻,哪怕將來他娶妻生子!她是他年少是生命里最絢爛的一筆,他忘記不了!
「我可以幫你達成所願,但是你要想好了,你是不是真的能為此付出一切。你要是答應了我,最後卻沒有做到,那是要受到懲罰的!」時簡看着他說得意味深長。
章先生沒有絲毫遲疑,「我能!」
如果她真的能幫他,他還有什麼不可以犧牲?他都已經想好了,杜小姐不能幫他的話,那他就去殺了那個精神病!
他實在是咽不下這口氣!讓他眼睜睜的看着殺人的人逃脫了懲罰,甚至將來還能善始善終,他一顆心就跟被火燒一樣!
曉曉……曉曉她已經懷孕了啊!
時簡注意到了他眼底一閃而過的濃烈恨意,覺得事情或許沒有這麼簡單。
「好,我幫你!」
「你閉上眼睛,在心裏默想着這件事,還有你剛才說的話,你能付出一切代價完成這件事。」
章先生不疑有他,閉上了眼睛照做。
半晌後時簡滿意的收到了契約書。
這種用靈魂之力簽定的契約書比書面簽的契約書力量更強。一旦事後他反悔,那是要受到反噬的!
「你等我的消息吧!不會讓你失望的!」
今天的更新完畢!

《真千金她真不想爭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