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只好王妃這口
只好王妃這口 連載中

只好王妃這口

來源:google 作者:明夏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戰北寒 穿越重生 蕭令月

蕭令月的惡名聲,遠近聞名,這個女人不僅人蠢,心腸還非常壞,作為蕭家大小姐作威作福展開

《只好王妃這口》章節試讀:

「新娘子自殺了!
!」
北秦國,帝京,華燈初上。
紅妝十里的長街上,驟然響起一聲尖叫!
喜慶的樂聲頓時被打斷,迎親的隊伍亂成一團,嬤嬤丫鬟驚慌失措的尖叫着,無數百姓驚訝地看着隊伍中間,那一頂八人抬的龍鳳花轎。
此刻,花轎底部正滴滴答答滲着血。
血跡一路蜿蜒,觸目驚心!
「快來人,把新娘子扶出來!」
喜嬤嬤大喊着,幾個丫鬟趕緊衝上前,從花轎里拖出了一個鳳冠霞帔、矇著喜帕的女子。
只見她手腕處赫然是一道深深刀口,鮮血噴涌而出,一把帶血的匕首掉在地上。
「先扶進去,叫太醫過來!」
王府管家皺着眉,眼底滿是厭惡。
痛…… 蕭令月昏昏沉沉之間,只覺得劇痛襲來,有人粗暴地拖拽着她的身體,昏沉的神志逐漸清醒。
她睫毛微動了動,聽到四周傳來的嘲諷議論聲。
「看吶,這蕭家大小姐割腕自殺了!」
「要尋死也不早點死,等花轎抬到翊王府門口了才死,她這是存心噁心我們翊王爺吧?」
「她用卑鄙手段算計翊王,逼得王爺娶她為正妃,現在眼看就要達成目的了,竟然在花轎里割腕自殺,這女人腦子是進了水吧?」
「那可未必,誰不知道翊王厭惡她至深,她若是真嫁進翊王府,那也是守寡一輩子的命!
還不如現在死了,到死都佔著一個王妃的名頭,這女人心思惡毒着呢!」
「……」 蕭令月一時茫然 蕭家大小姐……是誰?
忽然,腦海刺痛一閃,大量陌生的記憶噴涌而出。
蕭令月愣住了,她竟然重生了?
幾個丫鬟將她扶進新房,往喜床上一丟就不管了,匆匆忙跑出去。
蕭令月頭暈眼花地坐起身,一把掀開礙事的喜帕,就看到手腕上猙獰的傷口,鮮血還在汩汩往外冒。
割得這麼深,明顯是不想活了。
蕭令月咬着牙扣緊手腕穴位,緊急止血,用嘴咬着喜帕,撕下布條,將傷口緊緊包紮。
她忙着處理傷口,一時沒注意,過量失血導致的身體異樣不斷傳來。
蕭令月感覺自己喘不上氣,一種異樣的難受感從體內升起,整個人就像進了蒸籠里,汗水順着冷白的側臉滑落下來。
等等…… 她忽然意識到不對,這不是失血反應!
她中藥了!
這具身體的原主人被人下了葯!
割腕不是為了自殺,而是為了放血,減輕藥效…… 蕭令月頓時意識到不好,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大出血剛剛止住,體內的藥效瞬間開始洶湧。
她扶着床沿想要起身去找水,雙腿卻一陣陣發軟,差點摔在地上。
偏偏就在這時,屋外又傳來雜亂的人聲。
「王爺,您息怒……」 「滾開,本王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幹什麼?
!」
一道冷冽震怒的聲音響起,大步匆匆,徑直踹開新房門。
「砰——」 巨響聲嚇得人心裏一顫。
王府管家、侍衛、丫鬟驚恐跪了一地「王爺息怒!」
蕭令月半跪在床邊,勉強抬起頭,模糊的視野里,只看到一道修長冷冽的墨色身影站在門前。
那就是,翊王戰北寒!
「都給本王待在門外,沒我的命令,誰都不許進來!」
男子冷冽如雪的聲音響起。
「砰!」
新房大門猛然甩上。
緊接着,腳步聲聲逼近,如同催命一樣。
「呃!」
蕭令月痛苦地皺緊眉頭,纖白脖頸被男人一把掐住,重重按在大紅的喜床上,五指狠戾的收緊。
缺氧的痛苦,失血的虛弱,以及體內叫囂的藥性不斷翻湧。
蕭令月本能地掙扎「放……放手!」
鋪滿整個喜床的花生、桂圓等吉祥物件,被她掙扎的動作掃下床鋪,稀里嘩啦灑落一地。
「王爺……」屋外的管家等人聽到動靜,驚慌開口。
「閉嘴,都給我滾!」
戰北寒戾氣的怒吼道。
屋外瞬間安靜下來,人都走了。
偌大的喜房裡,只剩下一對還沒來得及拜堂的新人。
新郎官掐着新娘子的脖子,眼含殺氣,狠戾不留情「蕭令月,你竟敢在本王的花轎上自殺!
這麼想死,本王現在就成全你!」
「唔……」 蕭令月被掐得喘不上氣,眼前一陣陣發黑,完全說不出話來。
男人的五指仍然在收緊。
這個混蛋……他當真要活活掐死她!
蕭令月憋住一口氣,手指摸索着抓住男人的肩膀,順勢掃過頸部,在戰北寒還未來得及反應之前,找准穴位,猛然用力一擊!
戰北寒猛地渾身一僵,身體瞬間被點了穴,僵硬地倒下來。
「咳咳咳!」
蕭令月這才費力地掙脫他的手,歪倒在一側,捂着脖子拚命咳嗽。
差點就憋死了。
「蕭令月,你敢偷襲本王?
!」
怒火中燒的聲音響起,字字磨牙。
蕭令月轉過頭,看到戰北寒一張俊臉,黑得可怕。
她惱怒又好笑「你要殺我,我為什麼不敢偷襲你?」
因為差點被活活掐死,她嗓子受了傷,音色低柔沙啞,莫名撩人。
「你!」
戰北寒氣得咬牙,「你一個廢物大小姐,從哪學來的點穴之法?」
這點穴法極為精妙罕見,他用盡全身功力衝擊,竟然都沖不開,反而隱隱有經脈脹痛、內功反噬的感覺。
「我勸你,還是省點力氣吧,這點穴法沒我解開,你這輩子都想沖開……呃!」
蕭令月話還沒說完,聲音一變,眉頭緊緊皺起。
該死…… 這具身體沒有內力,她快壓不住體內的藥性了!
她所中的這種虎狼之葯,要解藥不難,難的是她手邊沒有藥材,如果遲遲不解的話,說不定就有性命之憂。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辦法,就是…… 蕭令月目光幽幽地望向戰北寒,眼神有些詭異。
「你想幹什麼?」
戰北寒被她盯得渾身發毛。
「你,睡過女人沒?」
蕭令月突然湊上前,水潤朦朧的烏眸盯着他,冷不丁問了一句。

《只好王妃這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