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枳枳吻你小說
枳枳吻你小說 連載中

枳枳吻你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岑枳盛郁時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岑枳盛郁時 科幻小說

岑枳拉着岑母坐在了沙發上:「不是一個人,我有位學長叫宋知寒,他也會跟我一起去。」岑母愣了一下:「宋知寒?是你男朋友?」岑枳搖了搖頭:「不是,我還沒有喜歡的人。」這句話落,她下意識收緊了掌心。...展開

《枳枳吻你小說》章節試讀:

「媽,我想去國外做交換生。」岑母一頓,有些不解:「怎麼突然想去國外了?你從小到大就沒離開過我們身邊,一個人能照顧好自己嗎?」... 「媽,我想去國外做交換生。」 岑母一頓,有些不解:「怎麼突然想去國外了?你從小到大就沒離開過我們身邊,一個人能照顧好自己嗎?」 岑枳拉着岑母坐在了沙發上:「不是一個人,我有位學長叫宋知寒,他也會跟我一起去。」 岑母愣了一下:「宋知寒?是你男朋友?」 岑枳搖了搖頭:「不是,我還沒有喜歡的人。」 這句話落,她下意識收緊了掌心。 下一秒卻聽她媽又問:「那郁時呢?」 岑枳一哽,嘴裏泛着苦:「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但知女莫若母,岑母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她在撒謊。 可她沒有拆穿,而是伸手抱了抱岑枳:「想去就去吧,不管你做出什麼決定,媽都支持你。 " 岑枳靠在岑母懷裡,一瞬紅了眼眶。 和母親聊完,岑枳回到了房間。 她找到了宋知寒的電話,發了條短訊:「學長,出國的事情有決定了,我去! " 不多時,便收到了回信:「好,周一早上九點出發,我在校門口等你。」 岑枳看着消息,按滅了手機,然後拿出一個行李箱,裝上自己的換洗衣服和證件。 直到起身看到柜子上那本《小王子》,她手頓了一下,慢慢翻開。 岑枳看着裏面便簽上寫的無數個 '盛郁時,心裏觸了一下。 盛郁時小時候,盛父盛母就離了婚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丟下小小的他獨自生活。 岑盛兩家是世交,從小起她就被灌輸照顧盛郁時的想法。 她曾答應過盛郁時,以後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不會離開他。 但怎麼也沒想到,會走到今天這個地步…… 噬心的疼慢慢從四肢百骸傳來,岑枳動了動發僵的手,撫過紙上盛郁時的名字,在最末尾添上了一句話:「我喜歡你。」 這一句藏在心裏斟酌了十多年的話,她竟只在放棄的這一天,才敢寫出來。 而這個秘密永遠也不會被盛郁時發現….… 離開的這一天來的很快。 周一。 岑枳準時抵達校門口,就看見了在等她的宋知寒。 宋知寒走過來,自然的接過她手中的行李箱,語氣帶着些調侃: 「這次跟我走了,就不能再反悔了。」 岑枳抿了抿唇,回頭看了一眼校園。 微風暖陽,一片恬靜的教學樓。 沒有自己,一切不會有什麼改變,盛郁時也會過的更好。 她慢慢收回視線:「嗯。」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上車。 不多時,巴士緩緩啟盛,前往了機場.….… ――― 粵城,北川大學的旅途巴士上。 岑枳偷瞄着坐在自己身邊的男人,身體不動聲色的緊繃起來,坐直。 今天,是她和青梅竹馬盛郁時大學開學的第一天。 高中備考三年,她終於得償所願,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學! 車窗外的光暈為盛郁時深邃的側臉鍍上一層金光,看起來萬般的溫柔。 岑枳神情微晃了瞬,蜷着手心。 似是察覺到了她熾熱的目光,盛郁時偏頭看來「怎麼了?」 岑枳小心收斂情緒,笑着搖了搖頭 「沒什麼,只是很高興,我們又在同一所大學,同一個班。」 盛郁時平靜地看着她「我們哪次沒有在一起?」 岑枳眼睫一動。 是啊,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十多年過去了,他們依舊形影不離。 似是感覺到了什麼,她壓着嗓音又問「你會覺得膩嗎?」 盛郁時沉默了瞬,淡聲「不會。」 說罷,他視線轉向窗外掠過的風景。 氣氛又一次沉寂。 岑枳微微垂眸,看着兩人隨着車輛顛簸,不斷擦過的手臂,壓下加速的心跳。 盛郁時不知道,她當初選擇這所大學,不是巧合,而是喜歡。 她喜歡盛郁時近十年。 可這個秘密她只能藏在心底,永遠不能說出口。 因為自己是盛郁時唯一允許留在身邊,當做朋友的人,所以她不敢嘗試越界,生怕連這個資格都失去。 半個小時後,大巴車在北川大學的校門口停下。 所有入校新生紛紛趕往學校大禮堂。 至此,岑枳和盛郁時才分別前往自己的位置。 岑枳被室友拉着坐在了前面,往後眺望才能看見盛郁時。 禮堂內冷氣很足,卻壓不下學生的躁動。 岑枳才剛坐下,室友便湊到了她身邊小聲問 「枳枳,剛剛那個跟你一起進來的男生是誰啊?好帥哦!是你男朋友嗎?」 聽到最後那幾個字,岑枳不禁苦笑。 她有多希望自己真的是盛郁時的女朋友,可惜……不是。 咽下喉嚨湧上來的苦澀感,岑枳拾起笑意 「他叫盛郁時,我們是……朋友。」 落下最後兩個字,她手心不由得攥緊。 「原來是這樣,那真是怪可惜的,怎麼看你們都很像情侶。」 室友一臉認真的評價。 岑枳目光不自覺落在盛郁時的臉上。 直到台上逐漸傳來演講聲,她才將視線收回,看向前方舞台。 …… 兩小時後,盛大的開學典禮落下帷幕,禮堂的人群散去。 岑枳告別了室友,起身剛要去找盛郁時,卻看見他坐在位置上沒動,只有視線彷彿在追逐着些什麼。 她順着盛郁時的目光看去,只瞧見朝着禮堂門外涌去的人群背影。 岑枳收回視線,走到盛郁時身邊「你在看什麼?」 紛雜間,盛郁時一字一句清晰的聲音傳到她耳畔。 「枳枳,我想談一場戀愛。」 岑枳心頭猛地一跳,有些沒反應過來「什麼?」 盛郁時目光向她看來,帶着些迷茫,卻又篤定 「我好像對一個人一見鍾情了。」 。

《枳枳吻你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