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科幻小說›重生後顧太太馬甲遍地
重生後顧太太馬甲遍地 連載中

重生後顧太太馬甲遍地

來源:外網 作者:安伶韻顧銘爵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安伶韻顧銘爵 科幻小說

前世的安伶韻心盲眼瞎,錯信了渣男賤女導致家破人亡,烈火焚身的悲慘下場。老天有眼,讓她重活一世,本着「做人低調,做事高調」的原則,她身披眾多馬甲強勢回歸,手撕渣男,臉踩白蓮。深夜,boss顧銘爵將她強抱入懷,指着一地馬甲。神醫,車神,畫家,設計師,廚師……質問道:「這麼多馬甲,到底哪一件最貼心?」女人毫不猶豫:「當然是顧太太嘍。」展開

《重生後顧太太馬甲遍地》章節試讀:

哎。

安伶韻長嘆了一口氣。

看樣子,定是昨晚的那些話傷透了他的心,所以他才會買醉來麻痹自己,折磨自己。

「太太,醒酒湯熬好了。」說話的功夫,王嫂端着醒酒湯進了屋。

安伶韻讓王嫂扶着顧銘爵,自己拿着湯勺一點一點的喂到顧銘爵嘴巴里,因為擔心燙,每一口她都會輕吹幾下。

一碗醒酒湯,硬是餵了半個鐘頭才全部喂下去。

「太太,少爺的臉好像很紅,是不是發燒了?」王嫂突然察覺到不對勁。

卧室里的燈光偏暗,又拉着窗帘,不仔細瞧還真瞧不出來。

安伶韻放下湯碗,探手摸了摸顧銘爵的額頭,一摸嚇了一跳,太燙了。

她立馬伸手抓起顧銘爵的手腕為他診脈。

片刻後,安伶韻眉心微蹙,語調急切「王嫂,您先照看着,我去拿些東西過來。」

「顧總怎麼了,要不要叫醫生?」一旁的邢浩拿出手機,翻出來一個號碼,就差撥過去了。

「不用,急性胃炎而已,應該是喝了太多酒沒有吃東西導致的,我幫他催個吐,吐過之後應該就會好了。」安伶韻說著,人已經離開卧室下樓去了。

幫顧總催吐,她嗎?到底行不行?

邢浩遲疑了幾秒,最後還是默默收起了手機。

顧總,您吉人自有天相……

樓下,安伶韻在一個不起眼的櫥櫃角落裡找到了那套塵封許久的銀針。

三年前父親得知她偷偷向爺爺學習醫術,找到爺爺大吵了一架,那一架之後,爺爺被氣的住了半個多月的院。為此,父親也嚴令禁止她再用醫術,甚至用父女關係做威脅。

安伶韻不曉得父親和爺爺為什麼爭吵,事後她偷偷問過爺爺,爺爺只是嘆息,隻字不提,但直覺告訴安伶韻,這是一件不堪回首的往事。

取了銀針,消過毒,安伶韻立馬回房為顧銘爵扎針。

雖久不動手,但安伶韻的手法仍舊嫻熟,認穴扎針,又穩又准。

「哇!」

針紮下去,顧銘爵立馬吐了起來,好在早有準備,倒沒弄的滿地狼藉。

吐過之後,顧銘爵面上的紅潤明顯退卻許多,再伸手探摸,竟已經離奇的不燒了。

「太太,您這是仙術嗎?」王嫂直覺驚奇,一根針竟然能治病,厲害了。

安伶韻淡淡一笑「王嫂真會開玩笑,只是尋常的中醫針灸罷了。」頓了頓,「王嫂,麻煩您收拾一下,我留下來照顧他。」

「好。」王嫂立馬忙活起來。

一旁的邢浩見狀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他看了看手機,對安伶韻道「太太,顧總這一醉耽擱了不少事情,我怕是要去處理一下,稍後若是顧總醒來,直接找我便好。」

「知道了。」安伶韻點頭表示明白,很快,邢浩便離開了。

沒一會兒,整個房間里便只剩下了顧銘爵與安伶韻兩人。

前世,兩個人雖然共處一室,卻同床異夢,感情貌合神離,哪怕面對面,安伶韻都不肯多看顧銘爵一眼。

如今重生歸來,再見到顧銘爵,安伶韻此時此刻滿心滿眼的都是他。

「顧銘爵,我回來了,上輩子,我處心積慮的想要逃開你,你不肯,這輩子,哪怕你打斷我的腿,我也決然不會離開你的。」

許是昨晚沒休息好,加之剛才又耗費了些許精力,安伶韻陪護了沒一會兒眼皮便開始打架,最後着實忍不住,伏在床邊打起了盹。

不知過了多久,昏睡中的顧銘爵悠悠的睜開眼。

頭疼的厲害,視線也有些模糊,渾身輕飄飄的沒有一絲力氣,整個人好似在夢裡一樣。

他試着起床,視線不經意瞥見床邊一抹嬌小的身影,身子一僵,心臟仿若跳露了半拍。

是她嘛?

顧銘爵用力的閉了閉眼,再睜開,視線稍稍清晰,他微微側頭,直勾勾地盯着女孩漂亮精緻的側臉。

竟然真的是她!

顧銘爵面上露出難以置信,這個整日試圖逃離,與他作對,眼裡心裏從未有過他的女孩,卻奇蹟般的出現在床邊。

一定是夢吧……

短暫的震驚和遲疑之後,頭又開始痛了,顧銘爵的視線再次歸於模糊,有一種強烈想要昏睡過去的感覺。

是夢要醒了嗎?

不要,他不想醒來,他寧願一輩子都活在這樣的夢裡。

顧銘爵忍着頭疼,忍着無力,掙扎着探出手來,顫巍巍又小心翼翼的去輕觸她的臉頰。

她的臉好滑,好暖,他真的很想狠狠的親上一口。

該死,可是他根本做不到。

他越急,頭疼的就越厲害,視線就越發的模糊,夢境似乎真的快要消失了。

該死!

顧銘爵心底狠狠的咒罵。

「阿爵,你醒了嗎?」恍惚間,顧銘爵聽到女孩天籟般的嗓音。

安伶韻睡的不沉,顧銘爵的手指輕觸到她的面頰,猶如暖風拂面,帶着熟悉令人安心的味道,她緩緩睜開眼睛。

看到顧銘爵,遲疑一秒,才輕聲開口。

「伶韻!」聽到她的聲音,顧銘爵忍着睡意,藉著最後一絲的清醒,霸道且卑微的說道,「不準走!」

「我不走,阿爵,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你的。」安伶韻抓着他的手,緊緊的握住。

感受到她手掌傳來的溫暖和真誠,顧銘爵露出一抹心滿意足的笑意,再次昏睡過去。

即便是夢,也是個絕好的美夢哈。

望着轉瞬便昏睡過去的顧銘爵,安伶韻着實慌了,忙伸手去幫他診脈,待確定只是醉酒原因導致的間歇性昏睡後,暗鬆了一口氣。

這個男人,哪怕在渾渾噩噩神志不清的時候,心心念念的也全是她。

哎,她上輩子也不知哪修來這麼大的福分。

將顧銘爵的手塞回被褥,又輕輕在他額頭印下一個吻,安伶韻伏在他的耳邊,一字一頓鄭重的承諾。

「顧銘爵,我認定你了,這輩子無論發生什麼,我也不會離開你的。」

仍在昏睡中的顧銘爵,嘴角再次彎起幸福的弧度。

這一睡,便是足足五六個鐘頭,安伶韻一直在床邊陪護着,王嫂幾次要求替換,都被她拒絕了。

直到五點多鐘,安伶韻琢磨着顧銘爵快要醒了,想着他從早到晚一點東西都沒吃,胃肯定受不了,打算親自下廚做點飯菜。

,co

te

t_

um

《重生後顧太太馬甲遍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