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都市言情›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連載中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

來源:外網 作者:雲夢牽玄蒼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雲夢牽玄蒼 都市言情

她是上將軍唯一嫡女,卻活得不如狗。 她以父親為榮,卻沒想到在父親心裏,她只是一味能治癒庶姐的血葯。 而他,是萬人敬仰的漠北戰神——玄蒼。 彼時,他是質子,她被人設計和他一夜荒唐。 可也是他,親手割破了她的手腕,為了救他心愛的嬌嬌。 見識了最惡毒的人心,她以為死不過如此。 卻沒想到,他率領大軍攻破城門,射下了懸吊在城門上她的屍體。 也是他身後綁着她的屍體,帶着她殺得血流成河,將生前欺辱過她的人一一手刃。 「小糖人兒,今日大婚,我們再也不分開!」 滾開! 重生後,這位出了名的草包美人,穿着張揚的衣裙,在眾目睽睽之下狠狠吻住他—— 「不想讓她死?娶我!」 從此,生死血仇,我要親自去報,至於愛情? 呵呵,遲來的深情比草賤!展開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章節試讀:

熟悉的床榻上,羅寄風奄奄一息,她的手中握着一把匕首,正朝着自己隆起的腹部划去,聽見聲音,她緩緩地轉過臉來,望向雲夢牽。

「母親……我來了,女兒來了……」

雲夢牽衝過去,一把奪下母親手裡的匕首,急道,

「母親,您這是要做什麼?」

羅寄風朝着她勉強勾出一抹笑,聲音虛弱的幾乎聽不見

「母親、母親不想就這麼走了,弟弟妹妹可以留下來陪你,不、不能讓你孤單……」

雲夢牽的淚水瞬間如決堤的洪水,卻隱忍道

「母親,我誰也不要,我只要你,只要你!」

她將母親的手貼在自己的臉頰上,卻是一片冰涼。

「姑娘,快讓我看看吧。」

身後,婦人跟了進來,那男子將門關上,守在了門外。

婦人先是為她把了脈,又查看了她的生產情況,最後手在她隆起的腹部上按了按。

雲夢牽急切地問道

「怎麼樣了?」

婦人面露難色

「孩子還活着,只是太大,夫人體力又消耗過多,以目前情況來看,生不下來。」

「生不下來?那結果會怎麼樣?」

雲夢牽急道。

「結果會……」

婦人不忍地看了一眼床榻上的羅寄風,

「一屍兩命。」

「不,求求你,救救我母親,一定要救救她。」

雲夢牽抓着婦人的手,「撲通」一聲跪了下來,聲淚俱下,

「我只有她,只有她!無論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

床榻上的羅寄風似是已經預料到這種情況,她吃力地扯住了床邊雲夢牽的衣袖,卻是朝着婦人道

「幫我……幫我生下來,我要這個孩子……」

「不……」

雲夢牽哭喊着,跪在母親身邊,緊緊握住她的手,

「母親,我不要什麼孩子,我只要你,我不能沒有娘……」

「牽牽……」

淚從眼角滑落,羅寄風虛弱得已經快發不出聲音,卻還是堅持着,

「你聽娘說,娘自己知道,娘撐不住了。人總是要死的,就算娘活着,也陪不了你多久……可是弟弟妹妹就不一樣了,他們能一直陪着你,給你送終……你便不用承擔失去親人的痛……」

「我不要,我不要……可是我更不能承受失去娘親的痛啊……我要娘,我只要娘……」

「牽牽……」

「什麼都別再說了……」

雲夢牽撒開母親的手,轉身對婦人堅定地說,

「救我娘,孩子我不要!」

婦人為母女倆的感情動容

「這位姑娘,我只是略懂醫術,只能試試。」

「好,我相信你。」

雲夢牽退到一邊,只見婦人拿出銀針,在母親的幾個穴位上施了針。

又拿出一粒藥丸,給母親服下。

最後拿出剪刀,在火上烤了烤。

「夫人,忍住疼。」

羅寄風點了點頭,便覺身下一陣痛楚。

此刻剪刀剪開皮肉的痛,與女人生產時的陣痛相比,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夫人,剛剛我給你服了回肌丸,現下可感覺有些力氣了?」

羅寄風試着握了握拳,點頭。

「那好,我說用力,夫人就用力。」

婦人表情堅毅,

「一二三,用力……一二三,用力……」

如此反覆了幾次,不知道在婦人第幾次喊話的時候,母親最後使出了一股大力,之後頓覺身體舒暢了。

隨後,一聲清脆而響亮的嬰兒啼哭,響徹傾顏園。

「夫人,是個男孩,看這樣子,怕是足足有九斤重!」

婦人將男孩抱到羅寄風面前,臉上終是現了笑容。

羅寄風長舒一口氣,卻是轉臉望向雲夢牽

「我的寶貝女兒,有人陪你,娘心安了。」

雲夢牽一把抱住母親,喜極而泣

「娘,我有娘親就夠了……不過還是要恭喜娘,添了一個兒子。」

母女倆相擁而泣之際,婦人已經將孩子包裹好,只是她端詳了半天,眉頭卻緊緊擰在了一起。

感覺到婦人的異樣,雲夢牽起身問道

「怎麼了嗎?」

婦人沉吟片刻,終是搖了搖頭,將孩子放到了羅寄風身側,道

「無事,我只是擔心夫人的身子……」

她欲言又止,轉而從藥箱里拿出一顆藥丸,給羅寄風服下,

「這是固元丹,有補血益氣之效,夫人剛剛失血過多,眼下血雖是止住了,但夫人被這孩子拖得太久,日後定要好好調理才行。」

羅寄風想起身向婦人道謝,卻被婦人按住了,

「夫人不必多禮,這盒固元丹夫人拿着,接下來的幾天,定要日日服用才行。」

雲夢牽連忙跪下來叩謝恩人

「小女多謝夫人出手相救,今夜,是夫人與公子將母親從鬼門關拉了回來,夫人和公子的大恩大德,小女沒齒難忘……」

她想了想,從頭上拔下綰髮的金釵,高舉到婦人面前,

「這是小女身上最值錢的物件兒,送於夫人,就當是個信物,日後不管夫人與公子有何難處,只要小女能幫上忙的,一定在所不辭。」

婦人看着眼前的姑娘,十四、五歲的模樣,衣裳還濕着,沾滿了泥漿。

雖然狼狽,卻無法遮掩那絕世的容顏,尤其一雙眼睛,清澈而明亮,動人心弦。

她忙扶起雲夢牽,笑道

「姑娘不必掛懷,我雖學藝不精,但學習醫術本就是為了救人,本分而已。」

她將金釵往雲夢牽手裡推了推,又道,

「這金釵姑娘留着,日後如若有事,我便來這上將軍府尋你,可好?」

上將軍府……雲夢牽環視着熟悉的房間,搖頭

「日後……」

雲夢牽想到了前世,母親去世之後的兩日,便是她與定南王的大婚之日。

父親怕婚事有變,執意讓她先大婚,第二天才為母親發喪。

可既然讓她重生,她還會嫁給定南王那個惡魔嗎?

答案是否定的。

母親活下來了,她還有了弟弟,她必須留下來保護母親和弟弟。

否則,以母親那不爭不搶的性子,柳姨娘必然不會讓母親好過。

「夫人拿着吧,這是小女的一片心意。夫人若不收,小女恐怕會夜不能寐。」

雲夢牽沒有說日後會如何,因為重生而來,她還沒想好,日後要如何。

婦人見她堅持,便也沒再推拒,打趣道

「好吧,為了能讓你睡個安穩覺,我收下你的這片心意。」

「夫人,不知小女有沒有這個榮幸,敢問您的名諱……」

話音未落,門外傳來一陣響動……

《重生後,她逼婚了漠北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