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娘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娘 連載中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娘

來源:google 作者:葉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司徒玦 夜煜城 武俠修真

十六歲那年,她對他一見鍾情,不惜鬧到與家人決裂的地步與他定了親,可同時,他卻暗地裡對另外一個女人郎情妾意十七歲那年,她為他隨口所說的一句靈芝,翻山越嶺,甚至摔下山崖斷了腿,他卻扭頭送給了心上人,只為心上人養的那條愛犬治傷十八歲這年,他遭仇人追殺,是她奮不顧身替他擋了一劍,在床上昏迷了整整一個月,而同時,他卻在外和她遊山玩水結果,換來的卻是他的背叛,以慘死收場重活一世,她絕不會再讓自己變成一場笑話只是……這渣男的乾爹為何會纏上她?展開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娘》章節試讀:

司徒玦立刻收起眼底的恨意,在轉過身的一瞬間,那張清冷絕美的臉上勾起一抹淺淺的笑意。

「沒什麼,只是看到如此美景有些晃神罷了。」

司徒玦話音剛落,前方桃林處傳來一道蒼老慈祥的聲音。

「你這臭小子,終於知道過來探望探望我老人家了?」

夜煜城面上依舊是一副冷漠淡定的神色,他沒有說話。司徒玦轉過頭,朝着聲音來源處望去,只見桃林小道之間走出一道略微有些佝僂的身影,一襲白衣頭髮花白,那張蒼老的臉上卻十分有精氣神,頗有幾分世外老人的味道。

待老人走近,夜煜城這才沉聲喚了一句。「爺爺。」

老人目光只是從夜煜城身上掃過,緊接着目光便落在了司徒玦身上,盯着她從上到下細細打量起來。

「爺爺。」司徒玦站在夜煜城身側,禮貌乖巧地打了個招呼。

老爺子並未立刻回答,目光一直盯着她仔細打量着。片刻之後,老爺子面上多了幾分驚喜,意味深長地說道「你這小子終於開竅了,這姑娘不錯,老夫看着就心生喜歡。」

司徒玦還在狀況之外,片刻之後她才回過神來,想必老爺子是誤會了她和夜煜城的關係。

司徒玦趕緊擺了擺手,想要解釋。「爺爺,您誤會了,我和他不是……」

不等司徒玦說完,夜煜城開口打斷了她的話。「她給您帶了兩壇酒,醉風樓新釀的桃花釀。」

聞言,老爺子立刻睜大了雙眼。

「不錯,這丫頭真是深得我心。」老爺子目光再次落在了司徒玦身上,看向她的眼神之中多了幾分讚許。「這丫頭真是有心了,還知道老夫喜歡什麼。快快,快進屋去歇歇……」

「爺爺,您誤會了……」

司徒玦還想要開口解釋,老爺子快步走了過來,輕輕推着兩人往前方的宅院走去。

無奈,司徒玦只得將嘴邊的話咽了回去,等到了合適的時候再向老爺子解釋她和夜煜城的關係。

穿過桃林小道,桃林深處藏着一處僻靜的宅院,宅院四周都被桃花林包圍着。宅院不算很大,裏面卻別有洞天,就連院里的走廊都是用上等紅木搭建的,精緻的雕花一看就是出自大師之手。

「丫頭,過來這一路累壞了吧?快進屋歇會兒,我讓廚房給你們備些吃食,我這裡的桃花糕可是別有一番滋味兒。」

老爺子說完便離開了,肅風帶領一隊手下候在門外,屋內只剩下兩人。

司徒玦坐在椅子上,端起手邊的茶杯喝了一口,這才抬起頭偷瞄了一眼坐在旁邊的男人。

猶豫了片刻,她試探性開口道「那個……爺爺好像誤會了我們的關係,一會兒我向爺爺解釋一下吧。」

「不必解釋。」男人那張冷峻的臉上,依舊是一貫的冷漠,看不出任何情緒變化。

「不必解釋?」

夜煜城微微側過頭,幽深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臉上。「司徒姑娘不是說……有任何需要你的地方,都可以嗎?」

一時之間,司徒玦沒有明白他的意思。

夜煜城從她臉上收回了目光,淡淡解釋道「老爺子一直催我早些成婚。」

「不、不行,婚姻大事豈能兒戲?我是欠王爺一個人情,我是說過日後會報答你的,但是……」

「但是也不能以身相許啊!」

「誰說要你以身相許將?」夜煜城輕輕皺了皺眉頭,看向她的眼神彷彿看傻子一般。

她沒有看錯的話,這男人的眼神之中……

似乎還帶着一絲絲嫌棄?

「不過是讓你在老爺子面前做做戲罷了,本王對你沒興趣。」

說完,男人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輕落在了茶杯上,修長的手指端起瓷杯送到唇邊輕抿了一口。

司徒玦心裏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被催婚這種事情,其實我也能理解。」司徒玦認真思索了片刻,點了點頭答應道「好吧,我可以配合你演戲,但就這一次。」

老爺子還沒有回來,屋內再次陷入一陣安靜的氣氛。

司徒玦抬眸打量着周圍環境,不由咋舌。不知道這男人到底是有多豪,屋內隨便一件傢具都是價值不菲,就連角落裡的桌墊都是嵌着金絲的。

一定是個貪官王爺!

否則,就憑王爺那一點點俸祿,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錢?

想到這裡,司徒玦不由偷偷打量起了旁邊的男人。雖然與他同乘馬車,一路上她還沒有好好觀察過這個男人,不得不說……

這張臉生得的確好看!

從她的角度看向男人的側臉,輪廓分明眼眸深邃,就像是漫畫里的完美比例人物一般。這麼近的距離,居然也找不到一絲缺陷,不得不說女媧娘娘還真是偏心極了。

給了他這麼完美的一張臉,又給了他身份地位和權勢。

不過……

這男人似乎不會笑?

好像也不太愛說話,離開北嶽到桃林這一路上,這男人說過的話加起來也不過十句。

「好看么?」男人似乎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突然開口問了一句。

「好……」司徒玦差點脫口而出,還好及時回過神來,她迅速收回了目光若無其事地反問道「王爺在說什麼?是在說桌子上這支桃花嗎?」

氣氛有些尷尬,司徒玦隨口轉移了話題。「對了!」

她一隻手撐着下巴,光明正大地盯着他問道「今日在丞相府,我聽到黎崇璋喚你乾爹,你們到底是何關係?」

「沒有關係。」夜煜城淡淡回了一句。

「沒有關係?乾爹這個稱謂可不是白叫的,不過……恕我冒昧,王爺多大年紀?能當黎崇璋的乾爹,算算起碼得四十多歲了吧?」

說完,司徒玦眨了眨眼睛盯着男人的臉仔細打量了一番。「王爺,你是不是有什麼保養秘方?這麼大的年紀,你臉上居然一點兒皺紋都沒有唉,看起來還挺年輕的。」

夜煜城「……」

男人那半隱衣袖下的手,慢慢收緊握緊了拳頭。

司徒玦並沒有察覺到男人的異樣,她還在盯着男人那張冷峻觀察着。他臉上不僅沒有皺紋,皮膚還十分光滑細膩,就像是做了拉皮和光子嫩膚一般,她一個女人都自愧不如。

這古代就有拉皮技術了?

《重生後我成了渣男他娘》章節目錄: